由前海梦创出品的探访纪实类纪录片《超级爷爷创游记》于北京时间18日晚8点正式上线。知名媒体人、历史学者曹景行将带领观众深入以色列高校、初创企业与政府机构等部门,探秘以色列创新创业,解剖“创业国度”的创业生态。

这部10集的中文纪录片以以色列创新创业为主题,准备制作过程历时超过一年。摄制组在8天的拍摄期间走访了特拉维夫大学以色列理工学院魏玆曼科学三家所高校、以色列股权众筹平台OurCrowd、外骨骼器械制造商Rewallk等11家知名企业、两家政府机构与五家创业园区,力求将人们对以色列的碎片化认识整理成对以色列历史、文化与社会的系统理解逻辑。

“虽然很多人在谈以色列,也去到以色列,但他们回国后并没有把他们的经历分享出来,或者理解仍然较为片面,因此市面上依然缺乏对以色列解读相对完整的作品。这也是我们想要拍摄这部纪录片的原因。”前海梦创CEO丁千解释称。而在纪录片筹备与拍摄过程中,他前后共赴以色列三次进行调研与协调。

立足以色列“创新”核心,摄制组重点选择了“教育”这一话题进行阐释,在三所高校走访并展开了详细了解。

2016年6月,曹景行与魏玆曼科学院中国留学生对话。(图片来源:前海梦创供图)

2016年6月,曹景行与魏玆曼科学院中国留学生对话。(图片来源:前海梦创供图)

“选取这一角度的目的是解读以色列高校如何培养人才、推动创新产业发展或与境外跨国企业联动。”丁千说道,“此外纪录片探访的机构种类也涵盖了投资企业、高校、商会及孵化器等不同的创新机制平台。”

“整部片子看起来更像专题纪录片,而非现在流行的新形态纪录片。”《超级爷爷创游记》总导演史帆在接受采访时评价道,“它坚持了深度开掘的创作思路,坚持了从创新现象看到创新本质的创作理念,也坚持了能让针对性的目标受众和高端观众群有所思考和收获的创作目标。”

除系列以色列知名机构作为内容支撑外,纪录片的最大亮点当属其主持人、知名媒体人曹景行。有着历史专业背景的他已三度前往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有着与众不同的执念;而他对以色列的观察与解构也保持着更宏观的视角,从历史、社会等层面另辟蹊径地综合深入挖掘以色列创新生态的背后逻辑。

“以色列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地方。” 曹景行在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评价道,“你可以说以色列特别多元化,也可以说它特别复杂。我们尽量将对高科技、历史、巴以冲突、文化与宗教等角度的理解综合在一起进行呈现……希望拍出的是厚重的感觉,而非就科技谈科技这类比较表面的、就事论事的内容。”

谈及以色列创新创业繁荣原因,他毫不犹豫地夸赞了以色列教育,称“人才聚集是创新中最主要的因素”。

“以色列创新创业的最成功之处在于其可以吸引人才。以色列人很重视教育,思辨能力强。”他说道,“创新是要一大群有创新想法的人聚集在一起,互相激励,互相合作,互相配合。他们不需要行政力量教导他们如何去做,而是需要一个可以待下来的、甚至能将世界各地的人才都吸引过来的环境。”

教育与科技转化做支撑

在接受采访时,“生存”、“危机感”等这一类词频频出现在各主创人员的言词中。

“如果让我用一句话形容以色列,那就是‘为了生存而创新’。”丁千总结道,“这已经融入了以色列人的血液中,整个国家的人都充满了危机意识。”

而此行也让史帆对于以色列创新创业这个相对陌生的领域充满了感叹。

“从苦难中被逼迫出来的创新,与中华民族何其相似?中国人的智慧何尝不是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中的夹缝中迸发出来的? 现实现在,中国人对待创新的态度如果能像以色列那样“扎实”,而不是“取巧”,或许对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善莫大焉。”他感慨道。

2016年6月,摄制组在Rewalk公司录制片段。(图片来源:前海梦创供图)

2016年6月,摄制组在Rewalk公司录制片段。(图片来源:前海梦创供图)

而另一个被所有主创成员提及的核心词语便是为人才供给提供支持的教育因素。

“教育是支撑创新的一个支柱,也是以色列创新的方法论路径和根源。而这一根源再往下挖掘便是宗教因素,因为以色列的教育融合了犹太教及其典籍千百年来沉淀的智慧精华。”丁千解释道。他同时表示这一点在参观魏玆曼科学院时也给他带来了震撼。

“这里编写数学等垂直领域里基础教程的人都是以色列学术界里算得上全球最顶尖的‘脑袋’!他们的目的是帮助小学生甚至幼儿园的小朋友从零开始构建并理解知识体系,这种传递效率将会非常高!”丁千感叹道。

教育资源的高效率流动也使得以色列高校内的科研成果转化效率相对较高。“以色列大学本身也是初创企业的直接孵化器。他们开展科研创新的目的就是进行转换,学校也很积极地对专利分享等程序进行支持,并且形成了一套规则,推动了校内创新并获得了收益。”曹景行对此评论道。此外,科技成果的高效落地也有赖于其科技的应用方向。

“以色列的科技从发展的第一天起便在‘落地’,而且以色列创新的产出也基本是围绕已知问题来解决的,往往位500强企业等大型公司进行定向技术研发。”丁千解释道,“因而在中以合作中,以色列技术有着很强的问题解决能力,将极大地帮助解决中国的许多实际问题。”

与时间赛跑

《超级爷爷创游记》总导演史帆直言,由于以色列社会的复杂性与团队实践的操作局限性,对纪录片预设的主题、叙述基调和角度的确立经历了一个漫长而纠结的过程。

“我们只有两个月的筹备时间,而且是出国拍摄,准备时间可以说非常急促。”史帆回忆称,“如果从这个国家的历史、民族、人文、社会、教育、金融、甚至是外交、国防等更为深邃的角度去拍摄,更像是一个具有强大政府资源背景的庞大摄制团队筹备和摄制一两年才能干的事情,而我们这种由商业机构(主办方)进行视频化尝试、仅有五六个人的小型创作团队似乎连想都不应该想。所以我们一度放弃了这个主题方向。”

然而在与曹景行沟通后,史帆坚定地坚持了自己的想法:“当然,我也选择了一个最为艰难的方向。”

2016年6月,《超级爷爷创游记》导演史帆在以色列拍摄期间。(图片来源:前海梦创供图)

2016年6月,《超级爷爷创游记》导演史帆在以色列拍摄期间。(图片来源:前海梦创供图)

“曹景行老师作为探访人,需要以他的视角去看待以色列的创新。你听他讲完一段以色列的历史、文化特征和民族特性之后会觉得,如果只呈现他去一个公司体验新产品、新的技术的内容……就失去了曹老师的魅力了。有曹景行在,不怕做深度的东西,他足以支撑主创关于深度挖掘的设想。”

由于拍摄时间紧张,又由于安全限制等客观原因无法随意拍摄,摄制组只能争分夺秒,许多内容也不得不舍弃。史帆与摄制组利用声画对位、声画错位等基本原理,将内容扩展画面以外的空间,通过画外解说的方式增强了内容的厚度。用他自己的话说,整个片子看起来是有“嚼劲的”,是值得“咀嚼的”。

有趣的是,由于安全原因,摄制组拍摄期间还经历了“惊险时刻”:一位负责航拍的摄像师在大卫塔博物馆外使用飞行器拍摄,敏感的以色列军警看到便赶来制止,险些引起了警方的误会。

“这哥们儿还以为以色列警察跟中国警察一样,对老百姓以吓唬为主,也没在意,还想多拍几个镜头。直到警察把枪举起来,采取爆头的瞄准姿势,他才让航拍器降落。”史帆解释道,“不过到我们听闻赶来时,摄像师已然在和金发碧眼的高挑美丽女警亲切合影了。说真的,以色列人对中国人还是比较友好的。”

史帆给这部在时间和条件客观限制下成型的以色列创新纪录片打出了100分的高分,却依然感觉留下了很多遗憾,仅给自己打出了60分。

“如果还有机会,我想跟拍几位典型以色列人一年或几年的生活;也想花几年时间跟拍一位以色列青年创业的过程。”

《以色列时报》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

相关阅读:

专访 | 行者曹景行与他眼中的多面以色列

Cukierman投资主席顾克文:以色列技术可以实现“垂直流动”

专访内塔尼亚胡:中以创新合作伙伴关系赋予以色列独特地位

中国女孩程丹蕊:中以教育与商业合作的亲历者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