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的一名高级官员本周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表示,因以色列政府没能与周边达成永久和平协议,以色列经济正为此付出代价。

世界银行集团发展经济学部门高级顾问奥古斯托·洛佩斯-克拉罗斯(Augusto Lopez-Claros)在耶路撒冷参加商务会议期间表示:“未解决的安全问题带来了代价。如果能够永久解决安全问题,那么地区贸易与投资的增加就会为(以色列)经济增长注入潜在动力。”

他表示,由于以色列所处的地区市场潜力巨大,对以色列技术、农业与天然气有很高的需求,因此永久解决安全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促进地区贸易与投资。而目前这种潜力仍未被考虑。

世界各国都倾向于与周边国家或地区进行贸易与投资。洛佩斯-克拉罗斯表示:“(这里的)潜力还有待发掘与利用。地缘仍然非常重要,不能被完全忽略。各国一旦分隔分隔开来,就像一座孤岛。”

由于与阿拉伯邻国缺乏和平且与巴勒斯坦地区存在冲突,以色列目前主要的贸易伙伴是美国、欧盟与亚洲。

2017年6月21日,美国白宫首席中东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左)在以色列总理办公室与内塔尼亚胡会面。(图片来源:Amos Ben Gershom摄)

2017年6月21日,美国白宫首席中东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左)在以色列总理办公室与内塔尼亚胡会面。(图片来源:Amos Ben Gershom摄)

洛佩斯克拉罗斯发表上述言论的原因是美国正敦促巴以和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女婿、首席中东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被特朗普委以了推动和谈的使命,于本周先后会见了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尝试再次推进双方对话。

2016年以色列经济增长了4%,主要得益于消费支出、出口与投资的上涨。即便如此,以色列的生产力仍处于OECD国家中的最低水平,高科技领域也不再是其经济增长的引擎。

本周,政策制定者与商界领导人士聚集在耶路撒冷的艾里-赫维茨(Eli Hurvitz)经济与社会会议,共同探讨创新经济与传统经济这两大使以色列90%人口得到就业的分支。与会者们表示,工资水平分化所导致的收入不平等问题必须得到解决,其关键做法之一就是要加强教育与职业培训。

2017年6月19日,以色列政策制定者与商界人士参加艾里-赫维茨(Eli Hurvitz)经济与社会会议。(图片来源:索珊娜·所罗门/以色列时报)

2017年6月19日,以色列政策制定者与商界人士参加艾里-赫维茨(Eli Hurvitz)经济与社会会议。(图片来源:索珊娜·所罗门/以色列时报)

“如果我们能够永久地解决安全问题,那么地区贸易与投资的增加就会为(以色列)经济增长注入潜在动力。”在世界银行任职达6年的洛佩斯-克拉罗斯表示,“这并不意味着(以色列)与欧洲、亚洲或美国的贸易(应该)减少,它们仍是我们的重要贸易市场。但我们在中东地区可以做得更多,这一点不容忽视。”

以色列还能做得更多

“与20至25年前相比,以色列已经做得不错了,成为了一个比以前繁荣得多的国家,其基础设施也得到了改善,也成为了技术强国。但以色列还能做些什么呢?我认为,未解决的安全问题拖累了以色列的发展。”

他表示,和平可以减少国防开支,节省下来的资金可被用于发展教育。在数字化与自动化的时代下,各国政府必须为教育分配更多资金。

“大学所教授的内容与实际需求是有差距的,这是全球性的问题。” 他表示,“北欧国家在这点上做得比较好。以色列也做得不错,但仍有提升的空间。”

大学与产业之间必须建立更多合作与反馈,这样学生们才能获得跳槽所需的技能。“以色列学生们在经历各阶段的教育时,应该每个暑假都在企业内实习,这样他们就能近距离了解职场的必备技能。”洛佩斯-克拉罗斯表示,虽然以色列已经开始如此实践,但这些努力远远不够。

令人失望的排名

洛佩斯-克拉罗斯表示,以色列还应该减少监管。世界银行发布的2017经商环境报告称,以色列在19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在第52位。

“对于一个在其它领域都做得不错的高收入国家来说,这是一点小小的遗憾。” 他表示。位居前列的新西兰、新加坡、瑞典与挪威和以色列一样,经济发达,有顶级大学,也是科技强国。“人们期待着以色列排在第10至15位,这似乎也不是难事。那么产生差距的原因何在呢?”

“原因之一是缺乏鼓励创业的监管环境。” 洛佩斯-克拉罗斯解释道,“创业者会选择在更为友善、不太官僚、成本不高的环境里进行创业,而以色列没有对商业监管给予应有的重视,力度也不及其它国家。”

————————

相关阅读:

以色列劳动生产率较经合组织平均值低14%

经合组织:以色列生活成本高贫富差距严重

世界银行:企业在以色列经商难度加大

世行:以色列营商便利度排名第40位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