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日,两万多名非洲庇护寻求者和以色利人在特拉维夫南部新中央汽车站旁举行抗议活动,意在抗议政府即将于三月开始的庇护寻求者遣返计划。

来自苏丹达尔富尔(Darfur)的一名庇护寻求者陶格德·奥马尔(Togod Omer)面对数千名抗议人士发表演讲说:“我们来到特拉维夫南部是因为我们没有选择。他们(以色列政府)并没有在西奈(Sinai)沙漠分发Levinsky街的地图。我们到了这里后,他们只给了我们一张到新中心汽车站(游行)的单程票。”

2018年2月21日,非洲庇护寻求者和人权活动人士在特拉维夫抗议遣返决定。(图片来源Tomer Neuberg/Flash90)

提到生活在特拉维夫南部社区的居民,奥马尔说,“对此,无论是庇护寻求者还是以色列退役军人,我们都是受害者。我们都生活在一起,他们(政府)却总是试图让我们憎恨彼此”。

数千人聚在Levinsky街高呼“人民要求停止遣返计划”,他们手举的标语引用了要热爱陌生人的犹太引言。

内政部表示,以色列约有3.8万来自非洲的庇护寻求者,其中约72%来自厄尔特利亚,另有20%来自苏丹。大部分人于2006年至2012年来到以色列。去年十二月,以色列议会通过的一项法案,批准内政部于三月起遣返庇护寻求者到卢旺达和乌干达。

今年24岁的厄尔特利亚庇护寻求者萨利赫(Saleh)与一帮朋友从海法赶到特拉维夫参加抗议活动。他并表示:“很高兴看到这么多人前来,知道有这么多人正在帮助我们。我和这里的每个人一样,都出自同一个上帝”。

许多抗议者表示,尽管到场人数太多以至于十字路口和周边街道都挤满了人,场面一度难以控制,但他们很高兴此次抗议活动可以在特拉维夫南部举行。

2018年2月24日,抗议者在特拉维夫南部抗议以色列政府的遣返计划。(图片来源:Miriam Herschlag/ Times of Israel)

在特拉维夫南部生活了三十年的居民加比·多伦(Gabi Doron)表示,特拉维夫市中心罗斯柴尔德大道旁的抗议者数量更多。他说:“很高兴可以看到黑色和白色面孔的人一起抗议。他们像东欧犹太人一样在Habimah剧院抗议,有一种同舟共济的感觉”。

现年37岁的艾维特·艾希伯(Awet Asheber)是一名厄尔特利亚庇护寻求者,已来到以色列十年。他说:“如今,看到这么多以色列人也在反对遣返计划,我不再担心未来会怎样。”一群曾被拘留在Holot拘留中心的庇护寻求者组成了Holot剧组,艾希伯是其中一员。现在,他正和其他Holot剧组成员一起参加抗议活动。如今,他们在全国巡演,讲述庇护寻求者的故事,以及他们被遣返后将遭遇的种种不幸。艾希伯说:“这儿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名难民,而不是政府所说的渗透者或经济移民。”

罗娜(Rona)是一名以色列籍荷兰人,她和其他抗议参与者坐满了三辆汽车从海法前来参加此次抗议活动。她说:“ 二十年前,我从荷兰来到以色列,很高兴看到来自全球的不同面孔。为什么这里不能真正地收容流亡者呢?”

主要抗议点一个街区之外,约一百五十名反抗议者被封锁在该区域。他们举着写有“骗子,滚回家”的标语,标语上配有飞机的图案——意指遣返计划。

律师鲁文·米拉耶夫(Reuven Mirayev)说,“我出生并生活在沙皮拉(Shapira)街区,我们多年来一直遭受着折磨。我晚上不敢出门,天一黑我女儿就得回家”。

2018年2月21日,以色列右翼抗议者举行支持遣返计划的抗议活动。 (图片来源:Tomer Neuberg/Flash90)

周六抗议活动开始前,以色列警方表示他们拘留了两名男子,其中一名携带武器,据称他们此前曾在网上发表威胁扰乱抗议活动的帖子。

据称,两名男子“已被拘留并接受审讯”。此前两人在脸书发帖,呼吁发起暴力反抗议活动。

警方发表的一份声明还原了帖子内容:“朋友,事情——将渗透者赶出去的战役——正在发生。是时候发起暴乱捍卫我们的家园了。”

警方表示,两人中一人在脸书回帖写道“我会武装起来”。

警方声明补充说:“以色列警方立刻定位两名嫌犯,将他们拘留以进行审讯,并最终收缴了一名嫌犯的武器。”

警方全力出动,表示不会容忍公众骚乱。

以色列警方认为,近四万非洲移民中的绝大多数来以都是为了寻找工作,并表示以色列没有法律义务保护他们。以色列官员通常称他们为“渗透者”。

这些非洲移民几乎全部来自独裁的厄尔特利亚和饱受战争摧残的苏丹。他们表示,回国意味着生命威胁和其它新的危险。

庇护申请正在处理中的申请人在申请结果出来前不会被遣返。因而,妇女和儿童没有被遣返出境的危险。

2018年2月22日,来自Holot拘留中心的非洲移民前往监禁寻求庇护着的Saharonim监狱。(图片来源:AFP / MENAHEM KAHANA)

最近数周,以色列飞行员,医生,作家,前大使和大屠杀幸存者等各行各业的人均呼吁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终止不道德的遣返计划,称其会对以色列的国家形象造成严重的损害。

一些美国犹太团体亦呼吁以色列重新考虑该计划。以色列大屠杀纪念馆亦加入该请愿行动。尽管纪念馆拒绝将移民的困境类比于大屠杀受难者,但其表示这仍是一个“需要同情、慈悲和怜悯的国家和国际挑战”。

本月早些时候,内塔尼亚胡说:“真正的难民及其家人可以留在以色列。我们没有义务让并非难民的非法劳工留在这里。”

以色列民主研究所最新民调显示,三分之二的犹太公众赞成遣返计划。非洲移民最大的希望可能是以色列政府缺乏准备——监狱机构不确定其能否管理新增的约一万五千到两万监禁者。

2012年,特拉维夫有近一千人参加了一次反移民活动。该活动最终演化为攻击非洲人经营的商店的暴力活动。

周六的抗议活动由Neve Shaanan的以色列居民发起,但组织者称他们希望以色列各地的人都可以前来表示支持。

周三,在以色列南部的一个拘留中心,数百名庇护寻求者发起了无限期绝食抗议。此前拘留中心有几名庇护寻求者因拒绝离开以色列而被转移到了内盖夫沙漠的监狱。

《以色列时报》对该报道亦有贡献。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