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在中国还是以色列,女性权益都已成为社会范围内的热门话题与诉求出发点,而两国的女权进步也已有目共睹。不过,当职业发展遇上商业与科技,女性又扮演着何种角色?

本周,以色列多位女性企业家与女性组织与同深圳市女企业家商会共同进行了多项女性讨论活动,共同探讨商业女性的职业成就与挑战,建立中以“她力量”纽带。

4月26日上午,中以女性会议在特拉维夫南部的Nes Tziona的Powerball办公室举行。深圳市女企业家商会约20位女性企业家与以色列商业女性论坛成员等商界人士共同就女性与事业发展等话题进行了交流。

“中以商业女性的这次会面为双方寻找商业合作基础提供了帮助。”Powerball负责人加迪·达尔曼(Gadi Dalman)总结称。

26日晚,商会一行在太库以色列中国创新中心举办参加了由以色列女性组织SheWorx、知以文化等机构共同举办的“Guan She”中以女性企业家分享会,以色列女性失败故事分享机构Fuckup Nights、科技女性指导组织Leadwith与Woman2Woman的创始人向中国女性企业家及中以各界女性介绍了以色列科技行业女性所面临的挑战及其各自成就,并分享了各自事业经历与成长心得。值得一提的是,三位以色列分享者的平均年龄仅为30岁。

“这一活动的想法是通过中国的‘关系’概念将以色列与中国的事业女性连接起来,分享事业发展心得并寻求合作机会。”SheWorx特拉维夫管理负责人诺亚·穆扎菲(Noa Muzzafi)解释道,“这次进行分享的几家以色列组织之间并行业内的非竞争关系,而是合作伙伴,目的是共同致力于让更多人关注这个时常被忽视的领域,进而推动女性的事业发展。”

2017年4月26日晚,中以女性企业组织代表在中以女性交流活动上进行主题讨论。(图片来源:Shlomi Kosakovski via Noa Muzzafi)

2017年4月26日晚,中以女性企业组织代表在中以女性交流活动上进行主题讨论。(图片来源:Shlomi Kosakovski via Noa Muzzafi)

活动发起人之一、IGI咨询公司创始人安蓓(Inbar Grebler)曾在以色列驻上海领事馆商务处工作两年时间,对中以女性异同有着深入见解:“中国和以色列女性都很勤奋、渴望成功、充满韧性。不过区别在于:由于兵役制度,以色列女性往往在27岁大学毕业开始工作时已经需要同时开始考虑成家的问题,而在中国,27岁的女性已经获得了硕士学历和一份工作经验,她们也将更早地面临工作与家庭生活的矛盾。”

深圳市女企业家商会常务副会长胡萍此次已为第三次访问以色列,而此行数天参访时了解到的中以色列女性科技创业者现状也让她印象深刻。她表示,中国女性企业家正处在比以色列女性更加平等的管理环境中。

“以色列女性顾家、爱学习,同时也由于当兵的经历更有野心,更能面对挑战。不过以色列女性与男性管理者的比例仅为15:85,这是让人出乎意料的。或许与以色列女性生育率高、家庭负担重这一特点有关。而相比之下,中国的二胎政策刚刚起步,女性在家庭与养育子女方面投入的精力更少,由此男性在家庭中对女性创业的支持意愿也更加强烈。”胡萍评价道。

“如今管理领域的工作已不再是力气活儿,而女性则有着更强的韧性,对与外界关系有着更强的感知力和同理心,更懂得倾诉,可以营造良好的工作环境,男性在工作也会有着更高的配合意愿。”她解释道,“因此,女性在社会中越来越重要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

发展急需社会支持

尽管如此,中以女性目前依然面临着来自各领域的挑战,其中既有来自社会与传统思维的压力,亦有来自女性个人内心力量的挑战。

“如何更好地自我成长、接纳自己是中国女性企业家面临的重要内心障碍。”胡萍解释道,“社会变换越来越快,企业家也需要更快地适应社会以领导企业发展。而女性对外界关系感知力强、更加敏感等优势可能会转化成对快速变化的恐惧心理,难以适应母亲-社会人-管理者的转变,不容易接纳自己,与自己和解。”

而对以色列女性企业家而言,最大的压力与障碍则来自社会环境。以色列商业女性论坛主席、奥莉·阿弗拉哈米(Orly Avrahami)在接受采访时称,尽管以色列女性事业发展的社会氛围已更加友好,使其顺利获得成功的上升渠道依然有限,因此女性企业家在以色列企业家中比例仅为14%。为此,她表示政府需要在女性接受幼儿教育起便对其未来事业发展轨迹进行一定的扶持,让她们形成创业与企业家思维,具备女性的企业家意识。

2017年4月26日晚,中以女性组织成员及相关领域女性在活动现场。(图片来源:Shlomi Kosakovski via Noa Muzzafi)

2017年4月26日晚,中以女性组织成员及相关领域女性在活动现场。(图片来源:Shlomi Kosakovski via Noa Muzzafi)

“如今以色列政府已经开设了种类众多的课程,对女性做出指导,但是这远远不够。我们需要从她们的幼年时期培养企业家精神和领导力。” 阿弗拉哈米补充道。

科技行业的技术女性则面临着更为严格的考验。“我们(女性)在科技企业里是少数,有时整个团队中只有自己一个女性,这就使得女性的意见显得不那么重要。而且这种情况下女性有时自己也会退缩。” 科技女性指导组织Leadwith联合创始人、以色列微软项目经理希拉·维恩伯格(Shira Weinberg)解释道。Leadwith通过项目内的课程为女性成员解答事业与生活疑惑,为其提供实用的人生发展与生活平衡技巧。

“解决科技女性劣势一方面需要丈夫在家庭中承担更多的责任,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吸引更多的普通男性参加我们的活动,了解女性世界,从而真正地让更多人切实参与这一过程。”女性科技项目组织安卓学院(Android Academy)兼全球女性科技社群活动组织特拉维夫负责人布里特·巴拉克(Britt Barak)解释道,“现在已经有男性开始加入我们,这是好事。不过我们需要更多时间。”

————————

相关阅读:

以色列女性团结一致,争取在科技领域实现同工同酬

“她”力量:女性在技术领域的潜力不容小觑

职业发展与意识觉醒:超正统犹太女性的高科技之路

特拉维夫大学:职场“老好人”收入偏低 女性尤甚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