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河西岸伯利恒——周日,伯利恒的圣诞庆祝活动在巴勒斯坦童子军的鼓声和风笛声中拉开了帷幕。但由于美国政府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后的紧张局势,今年伯利恒的圣诞节游客人数较少。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就耶路撒冷而作出的争议性宣告引发了示威游行和冲突,西岸城市伯利恒内亦是如此。不过当天,基督教徒们依旧在这里进行了午夜弥撒,纪念耶稣诞生。

在伯利恒的马槽广场(Manger Square)上,几十名巴勒斯坦人和游客冒着寒冷兴奋地聚集在巨型耶稣诞生图和圣诞树旁,观看一年一度的童子军游行。

2017年12月24日,巴勒斯坦基督教徒在圣诞教堂外的马槽广场上表演。(图片来源:法新社/HAZEM BADER)

他们不时地拍着照片。童子军们经过广场朝着圣诞教堂(Church of the Nativity)前进,有的还演奏着风笛。基督教传统认为,玛利亚正是在此地诞下了耶稣,圣诞教堂也是在此遗址上修建的。

周日晚间,教堂里午夜弥撒的举行将庆祝活动推向了高潮。

往年的平安夜当天,马槽广场上都会挤满了游客。但由于过去几周内巴勒斯坦示威者和以色列军方间冲突不断,今年游客数量也较少。

2017年12月24日,罗马天主教执事和牧师在伯利恒圣诞教堂前列队游行。(图片:法新社/Musa AL SHAER)

一位名为纳西尔·巴努拉(Nahil Banura)的女性是来自伯利恒附近城镇贝特萨哈(Beit Sahur)的基督徒。她表示,特朗普的决定让圣诞节来临前的这些日子变得“痛苦不堪”。

“人们只是出来发泄一下。”67岁的巴努拉说道。她的孙女戴着一顶圣诞帽,手里拿着一个粉色的气球。

2017年12月23日,伯利恒主入口处一名打扮成圣诞老人的巴勒斯坦抗议者在示威游行中与一名以色列边防警察发生冲突。(图片来源:法新社/Musa AL SHAER)

约旦河西岸地区和东耶路撒冷地区约有五万名巴勒斯坦基督徒,仅占总人口数的2%。其余大多数为穆斯林。

部署额外警力

耶路撒冷拉丁礼宗主教区宗座署理皮耶尔巴蒂斯塔·皮扎巴拉(Pierbattista Pizzaballa)表示,“数十名”外国游客在特朗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后取消了其圣诞行程。

但以色列旅游部称,圣诞节的准备活动并未受到影响,且今年基督教朝圣者的数量预计将较2016年增加20%。

2017年12月24日,耶路撒冷拉丁礼宗主教区宗座署理皮耶尔巴蒂斯塔·皮扎巴拉在经过伯利恒圣诞教堂前一棵大型圣诞树时做手势表示对人们的祝福。(图片来源:法新社/Musa AL SHAER)

以色列旅游部还提供了免费班车,帮助游客往返耶路撒冷和伯利恒参加弥撒。

以色列警方一位发言人表示,耶路撒冷和伯利恒间的过境点将部署额外的警力,为“数千名游客”的旅行和过境提供服务。

在12月6日的白宫讲话中,特朗普不顾来自世界各地的警告坚称,在经历了实现和平的反复失败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只是姗姗来迟的一项新举措,也仅仅是基于实际情况而作出的决定。

特朗普此举受到了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等大多数以色列政界人士的赞同,但也遭到了巴勒斯坦、阿拉伯世界和穆斯林国家的谴责。特朗普强调称,他并未明确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主权边界,而是呼吁各方不要改变耶路撒冷城中各圣址的现状。

以色列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Six Day War)中实际控制了东耶路撒冷,并视其为以色列领土。但此举从未得到国际社会广泛承认。

巴勒斯坦将耶路撒冷视为未来国家的首都,认为特朗普的声明否定了其在东耶路撒冷建都的权力,但美国对此表示否认。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在圣诞节前发布的声明中表示,特朗普的决定“鼓励了对圣城伯利恒和耶路撒冷的非法分割。自基督教诞生以来的两千多年内,这两座城市首次被分开”。

阿巴斯呼吁“全世界的基督徒倾听来自圣地本土基督徒发出的真实声音……强烈反对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他们是耶稣的第一批追随者的后代,是巴勒斯坦人民不可分割的部分。”阿巴斯说道,并称巴勒斯坦本地的基督教徒是“我们社会中固有的一部分”。

《以色列时报》工作人员对本文亦有贡献。

————————

相关阅读:

以色列旅游部圣诞夜免费提供耶路撒冷-伯利恒接驳服务

落笔绘诚心 伯利恒圣像中心吸引多国基督徒

圣诞节—一墙之隔的耶路撒冷与伯利恒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