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约旦巴勒斯坦难民营的一个小工作坊里,哈莉玛·阿尔-安卡苏里(Halima al-Ankassuri)正在一条蓝色披肩上绣着传统的图案。这条披肩将在巴黎、伦敦或迪拜的高端精品店出售。

安卡苏里今年54岁,有七个孩子。她形容自己的作品是“闪耀着各种颜色的现代产品,并且装饰有巴勒斯坦和伊斯兰的刺绣图案。”

“看到欧洲人穿戴着我们在这里制作的产品,还有高端时尚杂志也对我们的产品感兴趣,我感到非常自豪。” 戴着红色面纱的安卡苏里笑得很开心。她说的“高端时尚杂志”指的是德国的网络版《Vogue》。

安卡苏里居住在约旦北部的杰拉什(Jerash)难民营。该难民营收容了1967年六日战争(Six Day War)中逃离加沙地带的11000名巴勒斯坦人,因此也被称作“加沙营”。

2013年,曾在投行工作的意大利人罗伯塔·文图拉(Roberta Ventura)参观了难民营后,决定建立一个社会项目来帮助难民营的妇女,让她们的精巧手艺不至于被埋没。

文图拉在写给法新社的信息中提到,SEP Jordan(SEP是social enterprise project的首字母缩写)致力于“逐渐改变数百名,也可能是数千名女性的生活,而不只是几十人”。

在工作坊的桌子上放着传统的阿拉伯格子花女性头巾,上面装饰有不同颜色的文字,还有开司米围巾和手提袋。

一位巴勒斯坦妇女与她的正在刺绣作品(图片来源:(AFP/ KHALIL MAZRAAWI)

“项目刚开始时只有10名女性参与,如今已达到300名。”项目主管纳瓦尔·阿拉代(Nawal Aradah)说,“我们根据订单制作披肩、手提袋、毛巾、床单和各种家居饰品。”

每隔两个月,11至14个装着190至270千克(合420至600磅)商品的纸箱会被发往巴黎、伦敦或迪拜的商店。

项目区域经理穆罕默德·阿尔-哈吉(Mahmoud al-Haj)表示,这些产品也会在巴勒斯坦领土内销售,比如西岸城市伯利恒(Bethlehem)。

在安曼一家大型酒店的商店内,哈吉表示,这些商品的定价从20到300第纳尔不等(合30至430美元),“大多数顾客是外国游客。”

对工作坊的女性而言,刺绣是重要的收入来源。

“我们都饱受贫困之苦,”安卡苏里说道,“这项工作帮助我们改善了生活,即便我们每个人都是以低价(15至20第纳尔)出售自己的产品。”

安卡苏里完成每件刺绣作品都需要花费至少一个星期的时间。

安卡苏里说尽管自己双手酸痛,但她喜欢和其他妇女一起在工作坊工作。

文图拉表示这些女性的“独特才艺”获得了“来自全世界的赞誉”。

安卡苏里和同事们从自己的母亲和祖母那里学会了刺绣技术。在历史悠久的巴勒斯坦,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独特的刺绣图案和花样。

除了向更多人展示巴勒斯坦的历史和文化,他们制作的工艺品“改善了人民的生活。”阿拉代自豪地说。

 

“这项工作让她们能送孩子上学,更换家里的家具,改善生活条件,特别是在很多丈夫都不工作的情况下。”

希巴·阿尔-胡代里(Hiba al-Hudari)正在编织一个装饰有伊斯兰文字的蓝色手提袋,她说工作坊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

37岁的胡代里有6个孩子,每个月能挣到约150第纳尔。她说,“我的丈夫是一名机修工,有了这些钱,我就能帮助他一起供养家庭。”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