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达沃斯——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周三表示,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与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于达沃斯论坛期间会面,并就难民驱逐问题的意见达成了基本一致。

“内塔尼亚胡同意卡加梅总统的意见。后者明确表示,只接受完全符合国际法的处理过程。”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在声明中写道。

声明称,内塔尼亚胡赞同了卡加梅的主张,并就扩大合作的议题进行了讨论。声明中未提及以色列对3.8万余名非洲移民的安排决定,也未提及卢旺达因合作而获得的回报。

卢旺达本周二否认曾与以色列签署过“秘密协议”。周三当天的声明似乎也证实,卢旺达不会接受被强行驱逐的移民,这反映了卢旺达方面对敏感议题的不安。

卡加梅在推特账号上表示,他与内塔尼亚胡等领导人的会晤“非常有成效”,但未就会谈发表任何其他声明。

以色列内政部的资料显示,以境内约有3.8万名非洲移民和寻求庇护者,其中厄立特里亚人约占72%,苏丹占20%。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于2006年至2012年期间抵达以色列,许多住在特拉维夫南部。由于近年来该地区的治安每况日下,因而部分以色列居民和社会活动人士指责此类移民中的犯罪率上升,并游说政府将其驱逐出境。

2017年1月26日,非洲寻求庇护者在耶路撒冷最高法院附近抗议以色列政府出台的新政策。(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上个月,以色列议会批准修改了所谓的《渗透法》,要求关闭Holot拘留设施,并从3月份起将厄立特里亚和苏丹移民和寻求庇护者强制驱逐出境。以色列人口和移民管理局告知此类移民称,他们自今年1月1日起必须返回原国家,亦有报道称他们需前往卢旺达或乌干达,否则将被送往监狱,并被驱逐出境。

卢旺达外交部长路易斯·穆希基瓦沃(Louise Mushikiwabo)去年11月曾表示,该国可以接受来自以色列的约一万名庇护寻求者。有报道称,以色列将就每个被驱逐的移民向卢旺达政府支付5000美元。此外有报道称,以色列政府的计划显示,选择在3月31日前离开以色列的移民将获得3500美元的补助金、免费机票等资助。

以色列官员称,这些难民的祖国或他们将前往的第三世界国家的安全形势已通过外交渠道得到了保障。

此前,卢旺达和乌干达接受了约4000名来自以色列的、已签署“自愿离境”协议的移民和庇护寻求者。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些国家还没有接受任何被驱逐出境的庇护寻求者。

乌干达也否认与以色列就此达成了协议。

内塔尼亚胡驳斥了对移民遣返计划的争议,称他认为被遣返的人不是真正的难民。

内塔尼亚胡上周日称,他“听到了很多说法”,但是政府的移民安排“保证了离开以色列之人的人身安全。他们被准许融入(将抵达的)国家并在那里生活和工作。如果他们愿意,他们也可以回到自己的国家。他们正从以色列获得重要的资金资助。”

民众抗议

在两国领导人会面前,以色列已出现多次抗议活动。包括大屠杀幸存者、犹太拉比、医生和飞行员在内的以色列人近来纷纷表示,他们将努力阻止政府驱逐数千名非洲移民的计划,即使这意味他们要将移民接入自己家中。

最近加入抗议的是医生和护理人员。上周日,他们致信以色列人口和移民管理局(Population and Immigration Authority)负责人,要求政府停止驱逐计划。

2018年1月24日,Ha’kibbutzim研讨会的师生在特拉维夫抗议驱逐非洲移民。(图片来源:Tomer Neuberg/ FLASH90)

信上写道,作为“有责任‘拯救人们于所有邪恶和不公之中’的人,我们被吓坏了。我们没有吸收那些逃离了种族清洗、折磨、暴力和强奸的受害者,却在谴责他们并给他们施加更多伤害”。

在这封信上签名的400名医护人员中,约300人为医生。

反对驱逐计划的活动人士呼吁以色列国际航班飞行员拒载被驱逐移民。作为回应,以色列航空公司(El Al)的三名飞行员在脸书上宣布他们将拒载这些非洲移民。然而这一举措的象征性意味更强,因为以航并没有直飞卢旺达或乌干达的航班。

支持非洲难民的人表示,这些难民回国后将面临抢劫、绑架或者更糟的情况。

以色列人口和移民管理局的报告显示,2016年有一小部分难民进入了以色列,随后以色列南部边境便修建了一道隔离墙,这使得2017年的这一数字为零。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