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基苏菲姆——以色列国防军于2017年10月炸毁了一条从加沙地带延伸至以色列境内的地下隧道。这条隧道十分狭窄,其入口位于地下5米深处,最远伸至以色列境内约200米。这一事件一度加剧了加沙地带周边的紧张局势,迫击炮和火箭弹袭击事件亦增加。加沙地带边界处的安全围栏附近也频频发生的暴动。

上周四,以色列军方允许记者探访这条由伊斯兰圣战组织(Islamic Jihad)修建的隧道和以色列的两个防护工地。在施工现场,工人们正在地下深处钻孔,修建配备了传感器的加固混凝土墙。他们最终将建成一座环绕加沙地带的大型地下屏障,从而一劳永逸地消除来自地下的威胁。

以色列军方预测,未来几个月内他们可能还会发现并破坏摧毁从加沙地带进入以色列境内的地下攻击隧道。隧道袭击被很多人视为哈马斯、伊斯兰圣战组织和其他加沙地带袭击组织的唯一战略武器。

不过一名官员表示:“他们发现这一点只是时间问题。”。

这条由伊斯兰圣战组织修建的隧道始于距以色列边境仅1公里有余的加沙城市汗尤尼斯(Khan Younis)。以色列国防军官员称,当时该组织的工人们轮班工作,每天挖掘10到20米,最深处可达28米。

被炸毁的伊斯兰圣战组织隧道内景。(图片来源:Jack Guez/法新社/POOL)

隧道本身并无多少可看之处。地面上到处扔着空的苏打水瓶和曾被用来装土的塑料袋。锯齿状的钢筋从墙上伸了出来。身高180厘米的记者头顶已经能碰到隧道顶部。对于距离这里仅约两公里的Kissufim基布兹的居民来说,这条隧道可谓灾难。

实际上,这些隧道目前只能用于偷袭或绑架以色列士兵。

2017年10月30日,以色列国防军炸毁了这条隧道,彼时正在隧道内挖掘的五名伊斯兰圣战组织成员当场死亡。另有九人因抢救无效身亡,其中包括两名圣战组织高级指挥官员和两名哈马斯成员。

彼时,由伊朗支持的伊斯兰圣战组织誓称进行报复,也的确在随后几个月内发动了几次袭击,加沙地带的其他小型激进组织亦有参与。

在此轮袭击发生前,2017年本是加沙地带袭击势头最平静的一年之一,曾连续几个月未发生事端。然而之后几周内,向以色列发射的火箭弹和迫击炮数量就达到了前两年的总和。

2017年12月初,以色列国防军发现并破坏了另一条由汗尤尼斯延伸进以色列境内的隧道,这条隧道则由哈马斯挖掘。上周六晚,以色列军方破坏了第三条隧道。该隧道始于加沙城市拉法(Rafah),经凯里姆-沙洛姆(Kerem Shalom)过境点下进入以色列。一般情况下,几乎所有被送往加沙的人道主义援助都会经由凯里姆-沙洛姆输送。

一位以色列国防军高级官员对此称,当前以色列和哈马斯对冲突均不感兴趣。但他同时警告称,未来任何时候的任何一次火箭弹袭击都可能引发新的暴力冲突。

他还谈到了加沙地带不断恶化的人道主义局势,称加沙地区的失业率几乎达50%,而且缺乏饮用水和可满足最小需求的电力供应量。

过去六个月里,向加沙运送商品和援助物资的卡车数量减少了近50%。这名官员称,这一结果并非是因为以色列的限制,而是由于哈马斯主要将其资金用于武器配备。

“加沙地带并不缺钱。”他说道。

“不惜任何代价”建成屏障

与此同时,全长65公里、被以色列称为“障碍”(“the obstacle”)的地下屏障修建工程正加紧进行 。

一名以色列军官正走进被炸毁的伊斯兰圣战组织隧道。(图片来源:Jack Guez/法新社/POOL)

以色列国防军主要的担心在于,哈马斯或伊斯兰圣战组织会利用他们挖掘的、尚未被暴露的某一条隧道在以色列境内发动袭击。对此以色列国防军官员多次重申,什么也不能阻止以方完成屏障工程。

一位国防军官员2017年8月曾表示:“以色列将采取任何可能的方式保卫这道屏障。屏障一定会完工,无论工期,也不惜任何代价。”

自2017年夏天正式开工以来,这道屏障已修建了约四公里。此外,以色列军方还必须在当地修建五座水泥厂,并需要做好其他准备工作。

这位以色列国防军高级官员称,按现在的进度来看,这道地下屏障将于2019年末前完工。

他表示,没有了隧道,加沙地区的袭击组织只能采取无人机、海上袭击或更加先进的导弹袭击等其他方式威胁以色列。

以色列军方警告称,哈马斯也正尝试从上述三个方面发动袭击。

这位官员称,在以色列军方准备应对这些新威胁的同时,国防军加沙部门(Gaza Division)正以每周六天、每天24小时的工作速度施工,力求早日完成屏障工程,结束隧道威胁。

如何修建?

以色列军方早在2014年加沙“护刃行动”之后便计划修建屏障,因为在那次冲突中,哈马斯充分运用了其地下隧道网络,将人员送进以色列,并将军需品运入加沙。

以色列军方此前曾披露了被称为“泥浆护壁”(slurry walls)的常见地下屏障修建技术,但直到上周四才首次允许记者前往施工现场近距离观看,且禁止拍照。

国防军官员称,修建该工程的数百名员工来自巴西、印度等世界各地。

2016年9月,以色列施工人员正沿着加沙边境修建混凝土墙。(图片来源:Ynet视频截图)

考虑到哈马斯等组织可能干扰施工,参与修建的员工都必须戴上安全帽并穿上防护背心。但记者在现场参观时发现,许多人并没有穿上防护背心,而且几乎所有人都没戴安全帽。

工人们借助一台名为“水磨”(hydromill)的机器在地下挖出深壕,再以膨润土和水的液态混合物填充,以避免壕坑塌陷。随后他们放入金属网格,为墙体提供支撑力量。最后,他们在壕坑的底部放入了一根管子,用混凝土填满内部空间,并将膨润土混合物排出。

完成一个壕坑后,施工队就继续修建下一个壕坑,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直到完成65公里。

这一过程还能自动发现所有进入以色列的隧道,因为若施工现场附近有隧道,液态的膨润土混合物就会流入其中。

以色列军方并未透露地下屏障的深度。以色列国防军官员只是笑着说,屏障“足够深”。

这道屏障完全在以色列境内建设,距加沙最近处距离为50米,最远处为300米。

所有与加沙边境间的防御工事预计造价将约为30亿谢克尔(约合8.77亿美元),其中24亿谢克尔(约合7亿美元)将被用于修建地下屏障。

除这道地下屏障外,以色列军方还修建了一座高约8米的新金属栅栏,并将在加沙周边的海岸上额外增加防浪堤等保护措施,从而阻止类似2014年加沙冲突期间以色列所面临的海上渗透袭击事件出现。

————————

相关阅读:

以色列国防军炸毁加沙隧道 致7死12伤

以色列国防军加沙边境寻找哈马斯袭击隧道

以色列媒体:至少15条哈马斯隧道通向以色列境内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