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海法地区迦密山(Mount Carmel,又称卡梅尔山)附近洞穴内早前出土的一块人类颌骨时间已确定,有望使人们对人类进化史的了解更进一步。

这块化石由成年人上颌骨的独特残骸和几颗牙齿组成,是非洲以外出土的关于智人历史的最早凭证,于2002年在史前Misliya洞穴的一次挖掘中被发现。经过全球多学科研究团队的15年仔细研究,这一化石的历史被追溯到了17至20万年前。

“这一发现改变了现代人类进化的整体概念。”特拉维夫大学萨克勒医学院(Sackler Faculty of Medicine)解剖学与人类学系教授伊斯雷尔∙赫斯柯维兹(Israel Hershkovitz)说道。该研究结果于本周四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发表。

特拉维夫大学教授伊思雷尔·赫斯柯维兹(左)与海法大学教授米娜∙温斯坦-埃夫隆。(图片来源:供图)

过去50年里,科学家基于在埃塞俄比亚发现的人类化石而认定,现代人类于约16至20万年前起源于非洲。非洲以外人类的最早记录可通过90年前在以色列斯胡尔(Skhul)和卡夫扎(Qafzeh)地区发现的化石而追溯至约9至12万年前。

然而,Misliya洞穴内发现的这一颌骨却重写了人类历史。

“智人进化的整个历史必须至少被追溯至10万至20万年前。”赫斯柯维兹说道。他亦是特拉维夫大学斯坦哈特自然历史博物馆(Steinhardt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人类进化与生物历史研究中心的负责人。

他表示,Misliya出土的化石不仅重新确定了人类进化和迁徙的时间,更令人震惊的是,它同时还表明:现代人类并非独立进化,而是与尼安德特人等其他古人群体一同进化的。

Misliya洞穴内出土的人类颌骨化石。(图片来源:米娜∙温斯坦-埃夫隆/海法大学)

赫斯柯维兹周四在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表示,一块现代人类化石被追溯至20万年前“意味着我们物种的生物史必须要追溯至50万年前”。“这暗示着,我们的人种并非独立进化……而是长期与其他族群一同进化的。”

“我们的人种是几个族群的基因混合物。”赫斯柯维兹说道。

考古学家在对该洞穴的考古发现中收获了一个约五万年前的现代人类定居地沉积层,因而支持了赫斯柯维兹的“混合”理论。所以,以色列地区的现代人类定居地可被追溯至25万年前。

海法大学辛曼考古研究所(Zinman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的考古学教授米娜∙温斯坦-埃夫隆(Mina Weinstein-Evron)表示, Misliya地区出土的化石是在第一个现代人类定居地迹象后的一层沉积层中发现。(目前没有办法确定化石颌骨的性别。)

温斯坦-埃夫隆在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回忆称,她与赫斯柯维兹在2001年开始挖掘前便制定了计划,目标是寻找现代智人的起源。在迦密山地区发现这一化石是“更令人震惊的东西”。

在10年的挖掘工作中,考古小组亦在Misliya地区发现了约六万个燧石工具,上面依稀还有不同动植物的迹象。

“来自Misliya洞穴的新动物考古数据、尤其是大量含有肉类残余的骨头上的切割痕迹和对壮年猎物的捕猎都表明,早中期旧石器时代的人具备成熟的狩猎能力。因此,现代大型狩猎、动物尸体运输和肉类加工行为早在20多万年前的早中期旧石器时代便已存在了。” 2007年《人类进化》期刊上的一篇文章写道。

“他们的洞穴中有熟食。”温斯坦-埃夫隆称,她在洞穴中发现了野牛、鹿肉,野兔、鸵鸟蛋和野猪等食物。她开玩笑道:“他们晚饭就是火腿和鸡蛋。”

同时她表示,考古小组亦在公共火炉旁发现了世界上第一个有机填充物的使用迹象。

除对骨头进行基因分析外,考古发现亦证明智人“与其他族群的人生活时间比(我们)想象的还长”。她表示,化石记录显示智人是一个非常多样化的群体,且如今看来,智人更有可能是由各种族群组成的。

“我们是研究员,不是‘发现者’。”温斯坦-埃夫隆说道,“我们发现一件东西的那一刻就是研究其他内容的开端。”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