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对现代媒体大肆渲染的饮食方式感到厌倦,想回归人类原始食谱呢?以色列的考古学家发现了一份78万年前的食谱,或许您从中可以找到想要的答案。

此前,考古学家对于早期人类的饮食结构知之甚少,对于史前古人类饮食的了解多来自考古遗址发现的食用骨头残渣,其中动物蛋白明显偏多,因为骨头和壳类经久不腐。而科学家对于古人类食用哪些蔬菜就不太了解了,因为植物体容易分解,难以保存几千年。

但是最近,以色列多个高校的科学家在联合开展新研究的考古遗址处发现了多种食用植物残余,这里曾是5000多年前更新世时期古人类的住处。

本月5号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论文作者表示,在以色列北部Gesher Banot Ya’akov发现的这些植物遗存物是“已知最早的食用植物档案库”,其中包括55种不同水果、种子、坚果、根茎和蔬菜。

此次出土的78万年前的小葡萄籽。(图片来源:Yoel Melamed)

此次出土的78万年前的小葡萄籽。(图片来源:Yoel Melamed)

该遗址可追溯到约78万年前的阿舍利文化时期,食用这些植物的古人类是现代人类的远祖,相隔大约3.9万代。

巴伊兰大学特拉维夫大学海法大学希伯来大学的研究人员研究了10万多份出土的碎片,其中超过2.2万份属于水果和种子。

科学家几十年来致力于研究从史前胡拉湖的前身的湖岸线上出土的碎片,而这次出土是其迄今最为止重要的发现。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胡拉湖水经常泛滥,湖面逐步萎缩,湖中的土壤经过了长年浸泡,有助于保存有机物质的细小残余物。

希伯来大学的纳玛·戈伦-因巴尔(Naama Goren-Inbar)是论文的合著者,他告诉本报记者,科学家在分析了这些植物后发现,人类的祖先(如这次考古中的直立人)可能食用过多个产地的食物,其中许多“跟原产地物种截然不同”。

这些食物残余不过是古人类“庞大的食谱”中的一部分,食谱中可能包括来自“鱼、两栖动物、爬行动物、鸟类、小鹿和大象等哺乳动物,以及各种水生和陆地无脊椎动物的动物蛋白”。此外考古学家还发现了橡子、葡萄、荸荠、扁桃树、梨和覆盆子等植物遗迹。

出土植物中以含淀粉的白色芡实种子为数最多。戈伦-因巴尔说:“芡实可谓水生坚果,营养价值非常高。”以往的研究表明,人们可能像爆玉米一样爆芡实,这种做法在今天的印度依然存在。

直立人和智人离开非洲,穿过地中海东部走廊,即现代的以色列、巴勒斯坦、约旦、叙利亚和黎巴嫩地区,遇见了原产于地中海的植物和动物。

该研究的作者写道:“我们的研究发现改变了以往有关古人类饮食的观念,并揭示了古人类适应新环境、开发不同植物的能力,这些能力促进他们扩散种群、生存并在非洲以外地区殖民。”

戈伦-因巴尔说:“我们已经掌握了古人类的食用、使用并了解这些物种的证据,这意味着他们的适应能力相当强大。”

考古学家在Gesher Benot Ya’aqov被水浸没的史前考古现场进行发掘。(图片来源:Naama Goren-Inbar)

考古学家在Gesher Benot Ya’aqov被水浸没的史前考古现场进行发掘。(图片来源:Naama Goren-Inbar)

此外,考古学家十多年前曾在这一考古遗址发现了古人类掌握火种控制方法的证据,再加上本次发现的这些只有经过加热才能食用或去毒的植物,均表明这些古人类一定烹饪过蔬菜。

戈伦-因巴尔说:“一旦掌握火种控制方法,人类可以食用的植物便更多,因为加热去除了古人类食用的部分植物中所含的所有鞣酸和有毒成分。”

尽管在Gesher Benot Ya’aqov未发现古人类遗骸,但是考古学家也发现了大量的石制工具。

——————

相关阅读:

以色列出土青铜时代泥雕 形似“思想者”

以色列中部出土迦南时期金银珍宝

考古学家发现罗马军队攻陷耶路撒冷前激战遗址

以色列潜水者发现1,600年前的沉船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