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0日为以色列阵亡将士纪念日,当天以色列各地人们举行了各种形式的集会活动,纪念在战争及恐怖袭击中阵亡的将士。

晚上8点整,以色列全国响起警报声,人们纷纷停下手头工作,起身肃立,为在战争或恐怖袭击中去世的将士默哀。这一警报也标志着今年阵亡将士纪念活动的正式开始。

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在当天晚上参加位于老城哭墙前的纪念活动时表示: “我们(获得)的自由是既神圣又艰难的。我们知道,为了生存和自由,我们需要付出代价。而我们怀着敬畏和恐惧之心,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

“我们对未来的承诺也是对纪念这些阵亡的年轻男兵和女兵、对这些英雄、对我们挚爱的承诺。”里夫林在致辞中说道,“国家真正的长久力量来自于我们先辈、我们历史和我们传统中的鲜活记忆。”他同时补充道,以色列应加倍努力,让在各行动中阵亡的士兵的遗体回到以色列。

“我们也没有忘记那些没有从战场上回来的士兵们。将那些埋葬地不明的失踪或阵亡将士带回家是一项尚未完成的任务,而我们对此的承诺仍未改变。” 哈马斯如今仍声称仍留有两名在2014加沙战争中阵亡的国防军士兵的遗体,而遗体的归还谈判及成本至今仍是以色列社会的讨论话题。

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则于当天上午在耶路撒冷Yad Labanim(意为“子女纪念馆”)向失去子女的悲痛的父母们表示了慰问。

2017年4月30日上午,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在耶路撒冷Yad LeBanim的纪念仪式上悼念阵亡士兵。(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

2017年4月30日上午,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在耶路撒冷Yad LeBanim的纪念仪式上悼念阵亡士兵。(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

“我们重视这一将失去亲人的家庭和全国人民紧密连接在一起的历史责任与宿命。我们是一家人,若不是这些儿子和女儿的牺牲,我们完全无法在自己的国土上成为自由的人。” 他说道,“以色列国是一个历史奇迹。”

内塔尼亚胡的哥哥约纳坦(Yonatan)生前曾为以色列国防军军官。1976年他参与了以军在乌干达的“恩德培行动”,在恩德培机场解救被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劫持的以色列平民,却在突袭中不幸遇难。

“我们不示弱,不让武器从手中掉落,因为我们知道这是击退那些拒绝承认我们的邪恶之人的唯一办法,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与那些想要和平的人达成和平。”他补充道。

官方数据显示,自1860年耶路撒冷老城外建立第一个犹太社群起,共有23544人在以色列建国前及保卫以色列国的过程中阵亡。仅去年去世的以色列人数便为97人,其中37人为负有旧伤的残疾老兵。这一数字也包括那些在战斗过程中因车祸、自杀等原因过世的士兵。

周日,在从马拉喀什飞往慕尼黑的汉莎航空飞机上,以色列乘客也在以色列时间晚8点时起立,向阵亡士兵默哀。以色列媒体Ynet报道称,来自佩塔提克瓦的以色列人大卫彼时就在飞机上,周围乘客对他们的行为十分不解。但在听到解释后,同行乘客均表示对此十分敬佩和感动。

乘坐汉莎航空的以色列人起立为阵亡将士默哀。(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乘坐汉莎航空的以色列人起立为阵亡将士默哀。(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5月1日上午11点,第二声长达两分钟的警报刺破长空,标志着第二天纪念活动的开始。当天共有约150万名以色列人参加纪念仪式,而纪念在恐怖袭击中去世的3117名以色列人的庆典也于当地时间下午1点举行。

在致阵亡将士家属的信中,以色列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Avigdor Liberman)写道:“任何语言在在你们的巨大损失前都是苍白的。我对这种艰难的感觉、痛苦和渴望感同身受。”

“我想让你们知道,在做出决策的关键时刻,我总能想起你们的亲人,并因此获得了继续前行的动力。”他写道。

2017年4月30日,以色列士兵在老城哭墙前列队,在鸣笛时向阵亡士兵表示哀悼。(图片来源:Hadas Parush/Flash90)

2017年4月30日,以色列士兵在老城哭墙前列队,在鸣笛时向阵亡士兵表示哀悼。(图片来源:Hadas Parush/Flash90)

1951年,时任总理兼国防部长大卫·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设立了阵亡将士纪念日,并将时间确定为以色列独立日前一天。今年的独立日将于5月1日晚间开始。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

————————

相关阅读:

以色列阵亡将士纪念堂将于下月首日部分开放

组图:以色列举行“阵亡将士纪念日”悼念活动

抗战纪念 能否借鉴以色列经验?

以色列举国悼念阵亡将士和恐怖袭击遇难者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