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国家审计长约瑟夫•沙皮拉的一份最新报告发现,以色列警方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来打击复杂的网络犯罪,工作效率不高、缺乏凝聚力,以及缺少获得最新技术与合格人才所需的预算。

报告称:“以色列警方应对技术复杂的网络犯罪的能力还有很大差距。”报告表示,如果警方继续这样下去,面对日益复杂的网络犯罪局势将会更加捉襟见肘。

报告将网络犯罪者定义为那些使用技术来实施犯罪的人。这些犯罪包括黑客攻击、非法侵入数据中心、修改在线数据、在线诈骗、盗窃知识产权或虚拟身份。仇恨犯罪、淫秽作品以及恐怖活动也属于网络犯罪。

报告表示,这些犯罪会产生金钱或机密信息被盗的直接危害,也会产生间接危害,比如公司防御系统被入侵而暴露安全漏洞,导致自身的信用评级下滑、失去客户。

国家审计长办公室研究了2016年3月至8月期间警方是打击复杂网络犯罪活动的方法,分析了警方网络活动的组织结构、预算,以及分配到该领域的专家人数。

报告表示,即便大多数的网络犯罪事件都未被报道,2015年约有23万人遭遇了网络犯罪袭击,2015年警方处理的网络犯罪案数量比2013年翻了一番。网络犯罪活动仅占警方报告总量的9%,而暴力犯罪占到了45%。以色列中央统计局的数据显示,90%抱怨警方处理网络犯罪活动的人都是对警方的行动不满意。

沙皮拉的报告发现,由于至今还在沿用2000年创立的组织结构,以色列警方在处理网络犯罪时过于分散。在这种结构下,各个网络单位独立行动,并且受制于不同的指挥系统。

网络犯罪单位总部的职责本应是建立警方的网络结构,然而面对警方的各种网络单位,“它却并未将自身作为公认的中央机构”来共享知识,导致各单位孤立运作,缺乏协作。

报告指责,警方没有正规、合适的工作流程,各网络部门与总部之间缺乏合作。网络部门与其它调查部门孤立运作,相互之间没有持续定期的信息共享。

报告表示,这种分散结构无法给予警方应对挑战所需的合适反馈。警方的这种做法有待调整,因为这种结构是为应对2000年的犯罪与技术挑战而创立的,然而并未根据近年来的复杂网络技术的特殊特征进行调整。

报告表示,网络系统必须集中化,需要一个统筹所有活动的中央部门。

案件需要根据发生与审理的地区来处理。报告表示,在2015年的一次行动中,恋童癖嫌疑人就住在全国不同的地区。这就需要地区合作,然而这正是警方所缺乏的。

报告还发现,由于工资低,警方难以招募并留住网络部门的员工,导致他们流向了其它公立或私营部门。虽然2013-2015年的网络犯罪案件数量翻了一番,2016年警方网络准备的预算却被削减了三分之一,导致技术与资源短缺。报告表示,大幅提高警方专家工资的提案被搁置了。

沙皮拉建议,警方与公共安全部应该立即研究建立一个集中网络部门的可行性,这将巩固所有与复杂网络犯罪相关的活动,并确保警方的准备能匹配全球最新的研究与专业知识。报告呼吁加大对装备与招聘的资金投入,并表示国家网络管理安全局、警方、财政部以及公共安全部必须合作起来充分发挥警方的全部潜力。

沙皮拉呼吁报告的建议应该立即执行,以调整以色列警方应对未来先进技术与挑战时的准备。

作为回应,以色列警方表示会采纳报告的结论,在罗尼•阿什克(Roni Alsheich)长官的指挥下,警方的工作已按照新的挑战进行了调整。

警方决定建立一个网络与技术总部作为专业机构。

警方表示,报告中所提到的许多与旧项目有关的欠缺已不存在了,而其它的不足还在解决当中。警方还表示,2016年采取了关于人力、流程与培训的措施,促使现有的系统向新型转变。

去年11月,国家审计长发现以色列在应对民用网络威胁方面准备不足。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