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通讯社——以色列国防军以其“人民军队”的身份而自豪。

以色列国防军不仅是一支军队,还是以色列社会的一支平等力量。不论贫富,每位士兵都应该在服役期间学习如何成为一名成功的以色列人。

“众所周知,以色列是一个‘移民之国’。”以色列国防军几年前曾在其博客上写道,“多数人都认为,融入了以色列国防军,就意味着能够更容易地融入以色列社会。”

但以色列电视台第二频道今年十月下旬播放的一则新闻故事则与这一观点发生着矛盾。该报道称,来自特权阶级的士兵会选择付钱让经济拮据的战友代替他们执勤,且这一现象已越来越普遍。这引发了以色列人的广泛讨论,思索着军队到底可以为士兵们带来什么。

以色列的贫困率在发达国家中最高,为第二大收入不平等国家,仅排在美国之后。大多数犹太年轻人高中毕业后直接入伍。尽管超正统犹太人阿拉伯人这两大以色列最贫困的群体成员可以免服兵役,但军队内依然存在差距。

2016年12月22日,以色列预备役士兵在以色列南部的Baf Lachish基地进行演练。(图片来源:Maor Kinsbursky/Flash90)

第二频道报道称,三位没有透露姓名、亦未露出正脸的以色列士兵表示自己正替战友执勤赚钱。他们一般在夜晚、周末和节假日替战友执勤,从而赚钱养活自己和经济拮据的家庭。同时他们表示,军队的指挥官对此视而不见,让他们在执勤中赚取高于工资的收入。

“Gimmel”为以色列南部基地的一位战斗部队士兵。他称自己此前曾向指挥官请求在休息时间做兼职,但遭到后者拒绝。之后他便开始替战友执勤赚钱。他表示,替战友执勤可以让他赚钱寄回家,但替别人履行国家义务是有损人格的。

“最令人痛苦的是,军队必须是中立和平等的地方,但阶级差距再一次进入了军队。”他评价道,“有钱的士兵回家了。地位低下的士兵则留下来替他们执勤。”

Gimmel还称,长时间的执勤降低了他的工作效率。

“你也许只能睡一小时。你已经筋疲力尽了。”他说道,“你每件事都做不好,总是犯错误。”

Gimmel承认买卖执勤责任“不对”,且应该立即停止。但他也认为责任在于军队,因为军队没能照顾好士兵。

正在睡觉的以色列国防军预备役士兵。(图片来源:Alon供图)

在给以色列电视台第二频道的书面回应中,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称执勤是一项“军事行动”,买卖执勤是被“严格禁止”的。声明称,军方不“认可”这一问题的普遍性,且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士兵应该充分利用现有资源。

在该报道的脸书讨论中,数十名退役士兵称,回溯到20世纪70年代时,买卖执勤任务的行为已经很常见了。

一位名为阿维夫的退役士兵在接受犹太通讯社采访时表示,他在以色列空军服役的十年期间也曾考虑替战友执勤,但他的父母为他提供了足够的经济扶持,所以他没有必要以此挣钱。和许多发表了意见的人一样,Aviv对这一做法的态度较为复杂。

“你看,这种做法绝对为军队体系减轻了负担。需要钱的士兵可以帮战友执勤,在几个小时内便可以挣到半个月的工资。”他说道,“不过另一方面,这确实扰乱了军队管理,因为这些(执勤的)士兵本应该从军队体系中得到帮助。”

玛雅·亚当(Maayan Adam)为以色列文化部长米丽·雷格夫(Miri Regev)的发言人,也是真人秀《幸存者》(Survivor)以色列最近一季的明星人物。她公开表示支持士兵买卖执勤责任,并在脸书上发文称,她服役时为了养活自己曾当服务员并轮执两班。如果她的战友付钱让她代替执勤,她“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确实,这个现象很(让人)痛苦。”亚当写道,“但我必须承认,我若是士兵,绝不希望此举被禁止。即使你们认为这很糟糕,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一线希望。”

亚当认为她不相信军方会解决这个问题,并称“复杂的问题不是总能得到解决的,通常解决方法也很糟糕”。

一位要求匿名的前军队社会工作者在接受犹太通讯社采访时也同意这一做法。她表示,在她服役期间,国防军为贫困士兵及其家人所提供的帮助十分匮乏,这让她感到很失望。但她仍坚信军队不能放弃其团结国家力量的任务。她表示,军队应想办法叫停买卖执勤的做法,同时又要确保士兵基本的生活需要能够得到满足。

“当你穿上军装时,你的确不知道坐在你旁边的人是富是穷。”她评价道,“如果人与人之间的这种平衡被破坏,那将令人十分心痛。”

————————

相关阅读:

经合组织:以色列生活成本高贫富差距严重

以色列国防军部分基地将停售香烟

以色列国防军作战部门士兵数量持续下降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