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世纪初期发展的以色列集体农场——基布兹(Kibbutz)现在也加入了创业潮流,将目光投向了新技术。

“我们现在已足够强大,可以重新开始创业了。”基布兹行业协会(Kibbutz Industry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奥菲拉·利博斯坦(Ofir Libstein)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过去几年我们成功发展了与农业、工业并肩的第三支柱:技术。我们想鼓励基布兹成立自己的初创企业,将技术引入其生产流程,并向初创企业投资。毕竟,我们曾是以色列的首批初创企业。”

基布兹曾在以色列建国之时发挥关键作用,但在20世纪80年代席卷全以色列的一场金融危机中陷入社会和经济困境。许多年轻基布兹成员的幻想被联合经济模式的失败而打破,于是他们离开农场前往城市,此后人们便担心这些所谓的以色列首批初创企业是否会倒闭。不过,基布兹最终通过脱离社会主义根源而东山再起:它们创办了本土产业,实行差别工资,进行一定程度的私有化,使基布兹成员可以转卖农场,且非成员亦可以在农场工作。

如今,以色列270个基布兹的产出约占以色列农业的50%和传统工业的9%。1969年成立于Hatzerim基布兹的滴灌企业耐特菲姆(Netafim)今年被墨西哥化工企业Mexichem以15亿美元收购,堪称基布兹行业的明珠。除耐特菲姆外,基布兹内还有许多成功的企业,比如位于以色列北部Sasa基布兹内的装甲车制造企业Plasan、位于上加利利湖地区Shamir基布兹内的光学透镜制造商Shamir和位于Maagan Michael基布兹内的塑料配件制造商Plasson Industries。

由以色列耐特菲姆提供滴灌和温室技术支持的墨西哥温室番茄项目。(图片来源:耐特菲姆供图)

“自上个世纪80年代的金融危机以来,基布兹为了维持其传统的经济和社会模式,一直处于谋求基本生存的状态。”利博斯坦说道。同时他表示,如今,由于模式转型,农场已经基本实现了稳定。除传统制造业和农业外,基布兹正涉足新技术。

基布兹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基布兹企业的销售额在2017年达到了历史最高的445亿谢克尔(约合128亿美元)。此外,2017年24个基布兹对19家初创企业的投资总额约为7600万谢克尔,较2016年的5200万增加了46%。

“这一趋势预计在未来几年将会增长,并将成为基布兹未来的重要增长引擎之一。”他说道。

以色列基布兹行业协会首席执行官奥菲拉·利博斯坦。(图片来源:供图)

这些技术的应用场景可谓多样:可以鼓励既有的基布兹产业在生产过程中使用更多的技术,鼓励基布兹在合作利益范围内成立自己的太阳能或农业技术等公司,投资利益范围内的初创企业,通过为其提供技术测试场地而指导其发展;或成为初创企业中心,让附近的创业者在牧区农场成立公司,作为公司的租金和/或期权的回报。

事实上,基布兹拥有约200栋未尽其用的公共建筑和餐厅,它们可被作为初创企业和高科技创业者的联合办公场所。本月早些时候,位于Shaar Hanegev地区的Nir Am基布兹便表示,未来几周内它们将在基布兹内的旧公共餐厅处成立一个新的高科技共享办公中心。

该中心将由SouthUp 科技孵化器管理,向斯德洛特(Sderot)市萨丕尔学院(Sapir College)的学生和毕业生、回到基布兹工作的成员子女以及来自周围社区的创业者提供服务。

————————

相关阅读:

医用大麻行业能否振兴以色列基布兹?

以色列有机农业产业的开拓者–基布兹Harduf

当社会主义基布兹遇上资本主义技术孵化器项目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