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维夫大学的一支跨学科团队通过使用改良的家庭数码相机以及多光谱成像新技术,在第一圣殿时期的陶瓷碎片上发现了前所未见的希伯来语文字。此次发现增加了同时期其它“空白”碎片也存在未发现文本的可能性。考古团队目前已制定了扩大范围重新检查所有同时期碎片的计划。

上世纪60年代,死海西部的Tel Arad地区出土了91片写有字迹的陶器碎片,其时间为犹大王国被古巴比伦尼布甲尼撒二世灭亡前夕。过去50年来,这些碎片一直被陈列在以色列博物馆中。此次,这些在一房间地面上被发现的碎片上可辨认的字迹已完全被顶级学者解读了出来。

由于记录了当时军需官的命令与军队供给情况,这些碎片对于研究第一圣殿时期希伯来语、社会与经济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现在,考古学家借助新技术发现了以前“看不见的”文字以及其中一块碎片“空白”背面的句子,这些碎片变得越发重要了。

据预测,这一历史时期的大部分信件与文学作品都被写在可降解的纸莎草纸上,因此现存的大多圣经时代希伯来语文字都是被写在陶器碎片上的。然而,陶片一旦被发掘出来,上面的墨水就会迅速消褪,因此许多曾经被认为是“空白”的碎片都在发掘或人工记录的过程中被处理了。

此次使用的便捷多光谱成像新技术由考古学家伊斯雷尔·芬克斯坦因(Israel Finkelstein)博士以及物理学家伊莱·皮阿塞斯基(Eli Piasetzky)博士共同领导的一支应用数学家、考古学家以及物理学家团队研发。

Tel Arad出土的16号陶器碎片上潜藏的文字信息。(图片来源:特拉维夫大学供图)

Tel Arad出土的16号陶器碎片上潜藏的文字信息。(图片来源:特拉维夫大学供图)

在周三发表于同行评议类科学周刊《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的文章中,该团队描述了使用多光谱成像技术检查Tel Arad出土的16号陶器碎片(以色列文物局编号1967-990,可追溯至公元前600年)的实验。

在多光谱成像技术试验中,此前已被研究的文本清晰度更高,同时研究者还在无意间发现了位于反面的、人眼无法识别的文本。

2016年4月12日,展示在以色列博物馆中的Arad地区陶瓷碎片。(图片来源:美联社/Dan Balilty)

2016年4月12日,展示在以色列博物馆中的Arad地区陶瓷碎片。(图片来源:美联社/Dan Balilty)

这一发现纯属偶然:在给已知的正面文本拍照时,为了以防万一,特拉维夫大学物理与天文学院成像实验室与系统管理员迈克尔·科顿斯基(Michael Cordonsky)萌生了将碎片翻过来的想法,这一举动竟然让他们发现了三行2500年前的、差点被抹去的文字。

特拉维夫大学跨学科团队研发的多光谱成像新技术。(图片来源:特拉维夫大学供图)

特拉维夫大学跨学科团队研发的多光谱成像新技术。(图片来源:特拉维夫大学供图)

数学家巴拉克·索伯(Barak Sober)引用圣经中扫罗寻找父亲走丢的驴子、遇见对他施以膏油的先知撒母耳(Samuel)的故事评价道:“我们以为拥有一项伟大的技术,但实际上我们在寻找母驴的过程中找到了一个王国。”

通过多光谱成像技术,16号陶器碎片上新发现了约45个字母,即约20个单词,占总数的一半。而在反面,新发现的字母多达50余个,组成了17个新单词。

应用数学家阿里·沙斯(Arie Shaus)向《以色列时报》表示,新的改良多光谱成像相机是考古研究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沙斯评价道,“这意味着每个大学或考古发掘点都可以制作这种相机”,从而能够发现之前所忽略的铭文。同时他表示,研究团队将继续对其它第一圣殿时期的陶器碎片进行拍照,预计该项目将于今年底前完成。

新文字的学术意义

希伯来语科学院(Academy of the Hebrew Language)的科研秘书表示,Arad陶器碎片上现存的文字对古希伯来语研究至关重要。

Arad附近出土的2500年前的古希伯来语文字。(图片来源:特拉维夫大学/Michael Cordonsky,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Arad附近出土的2500年前的古希伯来语文字。(图片来源:特拉维夫大学/Michael Cordonsky,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这91片碎片大多是军需官之间往来的信件,且多数写给一位名为艾莱叙夫(Elyashiv)的人。据推断他应该为堡垒中的军需官,果然不出所料,大部分铭文都是关于粮食以及货物订单的。

《公共科学图书馆》的文章表示:“这些铭文包含关于向部队供应货品(葡萄酒、油与面粉)及部队动向的命令,彼时正值犹大国衰亡前夕。铭文包括了犹大军队高级指挥层向Arad堡垒发布的命令,以及其与邻近堡垒之间的通信。”

“虽然许多陶器碎片上记录的内容是关于葡萄酒或其它供应物资的,但还是有其它意义重大的发现。”希伯来语科学院的科研秘书罗尼特·加迪什(Ronit Gadish)表示,“这些碎片展示了当时希伯来语的语法、词汇、写作与拼写的格式与发展。”

加迪什指出,这些碎片也揭示了当时的社会与经济状况。通过供应指令,我们知道了当时以色列的粮食供应类型与所需数量。

“每个字母都是破解文本内涵以及第一圣殿时期历史、经济与语言的机会。” 加迪什补充道,“铭文忽然变得如此易见,很让人惊讶。这是一项非常重大的成果。”

沙斯向《以色列时报》表示,由于多光谱成像技术的成本较为合理,他希望所有的机构与考古发掘点都能将这项技术作为日后研究中必不可少的工具。

“我们想确保人眼不会再忽略任何文字了。” 沙斯表示。

————————

相关阅读:

考古发现:尼安德特人亦可适应户外非穴居环境

以色列考古学家发现2000年前的古道

青铜黑暗时代的新发现:四千年前的加利利巨石墓群

库姆兰附近再现死海古卷新洞穴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