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公共安全部部长吉拉德·埃尔丹(Gilad Erdan)上周四称,计划对针对医用大麻消遣性私用的刑法规定做出大幅调整。此举被认为是大麻合法化的奠基石。

“这意味着今后行政罚款将成为惩治大麻犯罪的主流手段,不到万不得已时不会使用刑事检控。”埃尔丹称。

重点在医用大麻领域的以色列私募股权基金Israel Cannabis(ICAN)联合创始人萨尔·凯叶(Saul Kaye)称,此举将推动医用大麻研究和相关技术的进一步发展。

“此举将从总体上扭转人们对大麻的成见,并让(认为大麻合法化将是大势所趋的)大型制药厂、大麻种植人员及基因研究人员都参与进来。”凯叶称。

2017年1月26日,以色列公共安全部部长吉拉德·埃尔丹宣布解除大麻使用违法的新措施。(图片来源:Tomer Neuberg/Flash90)

2017年1月26日,以色列公共安全部部长吉拉德·埃尔丹宣布解除大麻使用违法的新措施。(图片来源:Tomer Neuberg/Flash90)

埃尔丹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该决定,并表示将接受以色列禁毒管理局(Anti-Drug Authority)提出的采纳“葡萄牙模式”的提案,规定拥有和使用大麻不再属于非法行为,并将在大范围内把大麻的使用纳入医疗保健的范畴。

目前仍需说服内阁接受这一新的方针,但鉴于许多立法者支持大麻合法化,该提案极有可能获得内阁的批准。

以色列一直是放宽医用大麻管控的先行者。去年,以色列卫生部计划放宽对医用大麻的部分管控要求,得到了以色列政府的批准。该计划旨在增加有资格开大麻处方药医生的数量、取消对大麻种植人员数量的限制,并允许获得授权的药店出售医用大麻;如有可能,该计划还希望病人今后无需获得卫生部批准,仅凭医生处方即可购买医用大麻。上周初,以色列农业与农村发展部表示将为医用大麻领域的研究提供资金支持。

“一旦政府加入,整个行业都会跟着参与进来,且可供使用的资金也很充足。” 凯叶表示,“如今以色列该行业的市场规模已达到几亿美元。我认为,未来两年向以色列医用大麻初创企业、研发和技术方面的投资额将达到10亿美元。”

ICAN联合创始人萨尔·凯叶(左)与“医用大麻之父”拉法尔·麦卓兰姆教授。(图片来源:供图)

ICAN联合创始人萨尔·凯叶(左)与“医用大麻之父”拉法尔·麦卓兰姆教授。(图片来源:供图)

纽约数据分析公司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全球大麻产业的融资额在过去4年飞速上升,并于2015年达到高峰,私营公司通过股权融资获得的投资额超过2.2亿美元;2016年该融资额下跌9%至2.05亿美元。在融资额飞速上升的同时,全球对医用大麻的限制也越来越宽松。截至2016年,美国28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均已实现某种形式上的医用大麻合法化,其中9个州还批准了消遣性大麻的使用及某些情况下的销售行为。

“医用大麻合法化将有助于整个行业实现专业化。”位于拉马特甘的Dr. Eyal Bressler律所合伙人兼专利部门负责人乔伊·韦斯(Joe Wyse)称,“这将是实现医用大麻标准化、使其成为常见药的重要一步。临床试验将得到进一步推动,相关研究将从中受益,实证数据的质量也将得以提升;从实验室到医生再到病人的供应链将成为主流并得以规范,来自商界的投资也会越来越多。”

韦斯表示,Dr. Eyal Bressler律所发现,医用大麻创新的专利申请和交易数量每个月都在迅速上升。

“许多利益相关者都希望在这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获得许可证并申请专利。” 韦斯称,“他们已经发现这一领域蕴含着巨大商机。尽管成功的机会越来越多,但竞争也日益激烈。以色列如今占据着优势地位,但这并不会一直持续下去。我们之所以有优势,是因为我们有优质的大学和创业精神,我们的资金也是流动的。但我们必须确保自己保持高度的专业水平,而且我们必须知道,要想在这场新的游戏中一直坚持下去,要尽力获得临床数据来支持我们的产品和专利注册。这需要我们做好规划和投资。”

曾在魏茨曼科学研究所工作、现就职于希伯来大学的拉法尔·麦卓兰姆(Raphael Mechoulam)教授因1964年从大麻中提取出四氢大麻酚(俗称THC)而被誉为“医用大麻之父”。THC是大麻中的活性成分,能让消遣式大麻吸食者产生“愉悦感”。大麻中还含有另一种主要的活性成分—大麻二醇(CBD),该成分具有药用价值,能起到消炎作用。

——————

相关阅读:

农业部:以色列医用大麻价格或将大幅上涨

Teva制药将售医用大麻吸入器 助患者控制大麻剂量

以色列连锁药店与政府推动出售医用大麻

特拉维夫大麻论坛:科技遍地 吸烟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