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央行行长卡尔尼特•弗拉格在日前表示,以色列必须制定一条新的发展路线,提升人力资本、减少法规限制、投资基础设施,以实现以劳动力稳定提升为基础的可持续和包容性增长。

全球调查显示,工人技术的提升是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弗拉格称,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关注重心应落在教育质量,而非数量上,只靠增加受教育年限是不够的。

经合组织还发现,如果以色列的法规能和经合组织其他成员国一样“友好”,以色列的GDP在5年后将增长约3.75%,10年后增长约5.75%。弗拉格称,在这段时间内,以色列GDP的年增长率将增加0.5-0.75个百分点。

在基础设施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4年4月的《世界经济展望》中指出,平均来说,基础设施投资在GDP中的占比每增长1%,4年内GDP的平均增长率就将达到1.5%。

弗拉格在以色列赫兹利亚跨学科研究中心(IDC)举办的亚伦经济政策研究所年度会议上表示:“以以色列这样的基础设施低于平均水平的国家为例,边际产出的下降会使基础设施对GDP的贡献率更高。”。

弗拉格表示,自2007-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由于世界贸易增长速度较过去有所放缓,以色列一些主要贸易伙伴的央行采取了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全球经济环境对以色列经济决策者来说变得“更具挑战性”。

弗拉格说:“不幸的是,即使从长期来看,许多评估都指出,预计全球经济增长,甚至是对以色列出口影响最大的全球贸易的增长都可能不及过去那样强劲。这些对未来全球环境的预测使得以色列在制定经济战略时,更有必要采取行动提高生产力,而其中提升人力资本的质量是重要因素。”

弗拉格说,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析,投资在GDP中占比的下降是导致全球贸易下降75%的原因。

她说:“与此同时,我们也发现推动贸易自由化的政策措施也呈下降趋势,而对国际贸易施加的限制性措施却越来越多。这基本上意味着过去几十年都在发生全球性倒退,而且甚至在最近的政治变化发生之前就发生了。”

所有这一切都导致全球贸易增长进一步放缓,弗拉格表示:“从以色列的角度来说,其影响在于,近年来以色列的出口需求增长比过去要慢得多。”

此外,以色列几个主要贸易伙伴的央行采取了宽松政策,从而对谢克尔产生了“超越基本经济力量导致货币升值”的上行压力。

在此背景下,谢克尔的名义有效汇率大幅上升,自2012年以来几乎上升了20%,过去2年上升了11.5%。弗拉格表示:“升值导致以色列的出口增幅远低于全球贸易增长率。”

弗拉格说:“从长远来看,预计全球环境将保持平稳,尤其是全球贸易,预计增幅不大。劳动生产率是保持国际竞争力的主要因素,也是推动经济增长、缩小以色列与最发达经济体之间人均GDP差距的必要条件。因此,提高劳动生产率的重要性日益突出。”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