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创业文化的传统观点认为,干劲十足、临场应变以及敢于挑战规则与权威等国民性格特征造就了以色列在高科技领域取得的傲人成绩。

2015年,谷歌高管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魏茨曼科学研究所演讲时表示,得益于“你们不墨守成规”,以色列创业界正迎来蓬勃发展。

然而,以色列Shoresh社会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兼高级研究员诺亚姆·格鲁伯(Noam Gruber)表示,这一发展并没有那么快。他在最近发表的《为什么以色列学生的PISA成绩这么低?》研究报告中分析了以色列学生在国际数学测试中表现不佳的原因,并认为埃里克·施密特等人所推崇的学生藐视纪律是主因。

PISA即国际学生评估项目(The 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针对15岁学生进行的数学、科学和阅读能力测试。

格鲁伯告诉《以色列时报》记者:“相对其它发达国家,以色列优势明显。”“优势”意指父母受过良好教育且重视教育的以色列学生占比很高。

但格鲁伯感叹称,当以色列学生进入教育水平较低、没有纪律的教育体系时,这一巨大的潜力被浪费掉了。他表示,以色列旷课和迟到率居高不下,课堂嘈杂,学生调皮捣蛋,这些都说明以色列课堂缺乏纪律性。

“以色列学校的纪律远低于西方的标准水平。”他说道,“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个问题,以色列劳动力的竞争力将难以为继。”

数学成绩的重要性

PISA是国际学生评估项目(The 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的缩写。该项目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针对15岁学生进行的数学、科学和阅读能力测试。其中数学分数往往被认为是预测学生未来发展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

以色列Shoresh社会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兼高级研究员诺亚姆·格鲁伯。(图片来源:Shoresh社会经济研究所)

以色列Shoresh社会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兼高级研究员诺亚姆·格鲁伯。(图片来源:Shoresh社会经济研究所)

格鲁伯调查了经合组织全部34个国家以及新加坡、台湾和香港的学生成绩,发现以色列学生2012年的PISA数学分数排在倒数第五,仅高于墨西哥、智利、土耳其和希腊。他对原来的分数进行了标准化,在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PISA分为500、标准差为100的情况下,5000名参加PISA数学测试的以色列学生平均得分为466分。进一步细化研究显示,采用阿拉伯语进行测试的以色列学生平均得分为388分,而希伯来语学生得分为489分。

为什么这些成绩令人担忧?首先,这反映了犹太学生和阿拉伯学生之间差距太大。即使是在犹太学生内部,PISA测试的得分差距同样悬殊,来自贫困家庭、父母教育程度较低的学生成绩远低于那些家庭条件更为优越的学生。事实上,以色列学生的成绩差距高于参与调查的其它36个国家。

格鲁伯表示,这意味着以色列的学校系统表现平庸,未能促进社会流动。由于家长通常弥补了学校教育的缺失,因此父母受过良好教育的以色列学生在PISA中取得的成绩接近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但他同时说道,如果学生家长本身的教育水平较低,学校教育则不可能为他们的孩子提供成功所需的知识和能力。

PISA2012年平均数学分数图。(图片来源:诺亚姆·格鲁伯)

PISA2012年平均数学分数图。(图片来源:诺亚姆·格鲁伯)

有悖直觉的是,这种成绩差距不仅对在PISA测试中垫底的国家的学生不利,对于高居榜首的国家的学生来说同样不是益事。格鲁伯在研究了爱沙尼亚、加拿大、日本和芬兰等在调查样本中得分最高的十个国家后发现,这些国家的学生成绩差距也较低。换句话说,最高分与最低分差距最小的国家往往也是总体表现最佳的国家。

教育不公平水平分布图。(图片来源:诺亚姆·格鲁伯)

教育不公平水平分布图。(图片来源:诺亚姆·格鲁伯)

遗憾的是,研究显示,哪怕是以色列成绩最好的学生,相比其它发达国家的尖子生也并不出色。

“也许有人认为以色列学生的平均PISA成绩低是因为阿拉伯以色列人和极端正统派犹太人等相对弱势群体拖了后腿。”格鲁伯解释道,“他们认为,我们最优秀的学生当然能与西方国家的尖子生一决高下。”

但事实并非如此。看看用希伯来语参加PISA测试且分数排在第91百分位的学生吧!他们的成绩相比其它经合组织国家同样排位学生的平均分低了13分;而排在第99百分位的以色列学生得分相比经合组织国家同样排位的学生低了39分。

母亲和数学

如果以色列的学校在提高学生PISA成绩方面无所作为,那么成绩相对较好的以色列学生有什么共同点呢?

答案在于母亲受过良好教育,格鲁伯说道。

父母的教育程度对孩子能否取得学业成功具有深远的影响,而母亲的教育水平影响由甚。格鲁伯称这在全世界、尤其是在以色列的犹太人中已然形成共识。在以色列的阿拉伯人中,尽管母亲的受教育程度也与孩子的得分有关,但关联度相比以色列犹太人较弱。因此,如果一名以色列母亲拥有学士及以上学位,其孩子的分数与其它经合组织国家的学生得分相差无几。

以色列母亲与孩子。(图片来源:西蒙娜·维恩格拉斯/以色列时报)

以色列母亲与孩子。(图片来源:西蒙娜·维恩格拉斯/以色列时报)

至于为什么母亲的教育程度是影响孩子学业成功的因素,格鲁伯表示自己只能推测。

“可能是因为母亲与孩子相处的时间更长。此外,如果母亲受过良好教育,父亲也很可能受过良好教育,反之则不成立。因此,母亲受过良好教育往往意味着这个家庭的两名家长都受过良好教育。此外,如果母亲拥有大学学位,该家庭可能更加重视女性的教育。”

而在学校内部,如果高学历家长的比例较高,全体学生的水平都能得到提升。这是家长的直觉意识,因此手头宽裕的父母会尽力在富裕的城市和社区为孩子寻找“好学校”,因为这些学校的学生家长跟他们是一类人。

“这对孩子本身是好的。”格鲁伯表示,“但不利于整个社会,因为会导致两极分化。而理想的教育系统应该帮助每个学生进步,帮助那些成绩较差的学生进入优等生的行列。”

格鲁伯表示,在以色列和其它国家,与学生数学成绩较好相关的其它家庭因素为:家长强调数学的重要性以及为孩子提供课后数学辅导。

2010年5月25日,耶路撒冷Hartman中学学生参加数学升学考试。(图片来源:Yossi Zamir/Flash 90)

2010年5月25日,耶路撒冷Hartman中学学生参加数学升学考试。(图片来源:Yossi Zamir/Flash 90)

令人惊讶的是,以色列满足所有这些条件。在以色列,拥有大学教育程度的母亲比例很高,女性受教育比例为55.7%,仅次于加拿大和芬兰;同时,18%的以色列阿拉伯母亲和46.1%的以色列犹太母亲拥有大学学位。同样,在被问到父母是否认为学习数学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时,超过60%的以色列学生给出了肯定答案,高于其它发达国家。

以色列父母对于数学重要性的强调不仅仅停留在口头上,他们平均每周在课外辅导孩子学习数学上的时间为近1.5个小时。以色列阿拉伯父母在这一点上做得远比犹太父母出色,他们所花时间排在全部发达国家第三位,仅次于新加坡和韩国。

以色列学生为何表现不佳?

如果以色列母亲们的受教育程度高于OECD平均水平,以色列父母们也非常渴望孩子的成功,那么为何以色列青少年的表现依然如此不尽如人意呢?

格鲁伯认为,答案是以色列糟糕的正规教育。他的研究表明,教育糟糕的核心原因在于学校缺乏纪律。

格鲁伯在研究中写道:“一项基于迟到与旷课数据的评估显示,以色列在发达国家中的纪律排名为倒数第三,大班教学使这一问题更为严重。”

以色列教室。(图片来源:Mendy Hechtman/Flash90)

以色列教室。(图片来源:Mendy Hechtman/Flash90)

格鲁伯随后引用了《Ethics of the Fathers》原文称:“礼貌是《托拉》律法的前提。礼貌就是教育孩子要准时上课,集中听讲,不打断课堂,这是学习的基础。当这一基础遭到动摇时,‘托拉’——学问与学业不佳也不足为奇。”

格鲁伯补充道,强大的教育系统应该能强制不守规矩的孩子遵守纪律。然而事实却往往相反,难管教的孩子通常会影响其他的孩子。格鲁伯表示,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以色列的迟到与旷课率更高,这反映出以色列教育系统还不够强大。

“以色列的文化是不正式的,父母、学生与学校之间的权力是失衡的。学生表现不佳时,父母总是会支持他们,而学校则较为软弱,只想试图维持现状,不去烦扰任何人。”

学生迟到情况分布图。(图片来源:诺亚姆·格鲁伯)

学生迟到情况分布图。(图片来源:诺亚姆·格鲁伯)

格鲁伯表示,以色列的阿拉伯学校在迟到与旷课方面的纪律做得要比犹太学校更好,但仍低于于OECD平均水平。不守纪律不仅仅是学校中的问题。

“不守纪律从小就产生了。由于公立幼儿园人手不足,被送去就读的孩子们情况较为混乱,他们要学着照顾自己。他们不会排队等待,也不会在别人说话时保持安静。这些习惯就一直跟随他们就读一年级、十年级乃至入伍、读大学。这也解释了以色列成年人在大街上以及从政时为何有种种表现。”

有趣的是,以色列人对这种不愿遵守规则的倾向引以为傲,很多人认为这正是以色列能够成为“创业国度”的“秘密武器”。

格鲁伯表示:“这种看法有一定道理。世界上的精尖高科技都是破坏性的,需要敢于打破现存事物并取而代之以新事物的人才,因此不过于循规蹈矩、有些疯狂的自信倒是好事。”

格鲁伯还表示,以色列的高科技创业者大多背景条件优越,毕业于好学校。

此外他表示:“在PISA数学得分上遥遥领先的新加坡、韩国、日本与台湾等在PISA分数上领先的国家和地区也在技术成果上有所建树。”

改善教师待遇

格鲁伯表示,负责教书育人的老师也是以色列学生成绩不佳的原因之一。

格鲁伯表示,在学生PISA分数很高的国家里,教师是很受欢迎的职业。芬兰师范院校的初等教育部只招收10%的申请者。在日本这一比例为14%,只有30%-40%的毕业生能够进入公立学校教书。

然而在以色列,教书是最容易从事的工作之一,教育专业学生的心理测试成绩是大学院校中分数最低的。格鲁伯认为,提高以色列新入职教师的薪水以及增强学校纪律水平能让教师们专注于教学,而非监管学生,这样就能吸引那些真正出于使命感而做老师的人才,而非那些不得已而为之的人。

2016年10月19日,以色列教师在位于特拉维夫的教育部门口示威,要求更高工资和更好的工作环境。(图片来源:Tomer Neuberg/Flash90)

2016年10月19日,以色列教师在位于特拉维夫的教育部门口示威,要求更高工资和更好的工作环境。(图片来源:Tomer Neuberg/Flash90)

在被问及以色列社群内是否有PISA分数明显高于其它社群的子群体时,格鲁伯表示,从北美来的以色列移民平均分超过了520分,而以色列人整体的平均分仅为466分;俄罗斯、法国移民以及其他宗教社群学生的分数与以色列平均水平无异。

问及其原因,格鲁伯只能再一次进行猜测。

“以色列的北美移民受教育程度更高,社会经济条件更好,居住在赖阿南纳、莫迪因、耶路撒冷等富裕的城市。”格鲁伯同样推测称,许多在以色列的美国人彼此住得很近,他们之间的社交创造出了一种教育程度更高的子文化。

格鲁伯表示,对以色列社会整体来说,将学校的纪律水平(迟到与旷课)提高至OECD的平均水平至少能让其PISA分数提高20分。

“如果我们现在采取行动,那么未来20年的以色列社会将大为改观。改善后的纪律将吸引到更优秀的教师。世界充满竞争,我们如果还维持现状,将会面临高科技或理工人才紧缺的局面,那将会阻碍以色列经济的发展。”

格鲁伯承认,劝说以色列民众意识到这一紧迫性非常困难。

“当民众本身的注意力范围有限并且有纪律问题时,向他们解释这就是问题的根源并非易事。”

——————

相关阅读:

以色列学生成绩分化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最严重

调查:以色列学生数学与科学排名下滑

以色列教师示威抗议教育部拖欠工资

调查:家长对学校满意,但不满教育制度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