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称,以色列将放松武器与防务产品出口管制,作为以色列国防部国防出口管理局(Defense Export Controls Agency)国防工业改革计划的一部分。

在周一与议会外交与国防委员会的会议上,国防出口管理局负责人介绍了国防出口限制放宽概要,并强调称违反新规定者将被予以严厉处罚。

据以色列财经日报《环球报》报道,此次出口限制修改包括:以色列出口商向世界98个国家出口武器系统的销售许可证要求将被放宽;(以演示为目的)或被用于在国防展上展出的武器可在无出口许可证的情况下被出口;非机密军事产品无需获得销售许可证(从而使武器可以在98个许可证豁免国作为中间方的情况下进行销售),且国防出口管理局将扩大面向出口商的在线服务范围,以缩短出口商的等待时间。

除解释了一系列被放宽的限制外,管理局负责人还表示,严厉处罚将包括制裁、罚款和对违反《国防出口管理法》(Defense Export Control Law)的企业及相关人员予以限制。

2016年12月,监测全球军事工业发展的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以下简称SIPRI)发布数据称,在全球军工业下滑的情况下,以色列主要军工制造商销售额增长了约10%。

数据显示,以色列为世界第七大武器销售国,其主要军工制造商销售额占全球总额的2.1%。美国则位列第一,英国、俄罗斯与法国紧随其后。

以色列Elbit系统为全球第29大武器销售商,销售额为29.5亿美元;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IAI)以27.8亿美元的销售额居全球第32位,Rafael公司以19.8亿美元销售总额位列第43位。上述公司的主要销售产品为武器与武器系统。

SIPRI本周报告称,受中东与亚洲的需求推动,过去五年内全球武器交易已升至冷战以来最高水平。此外,2012年至2016年,亚洲与大洋洲国家的武器进口额已占全球43%,较2007-2011年总额上涨7.7%。

SIPRI 在声明中表示,冷战以来“2012-2016年主要武器的交易(规模)已达过去任何五年的新高”。此外,2007-2011年亚洲与大洋洲国家的国际武器进口比例略有提高(占44%)。

中东及海湾君主制国家(武器进口比例)从17%跃升至29%,远超欧洲(下跌7%至11%)、每周(下跌2.4%至8.6%)及非洲(下跌1.3%至8.1%)。

“过去五年来,多数中东国家转而首先寻求从美国和欧洲购买武器以获得更高级的军事能力。”SIPRI武器与军费开支项目高级研究员皮耶特·魏泽曼(Pieter Wezeman)说道。

“尽管油价较低,中东国家在2016年依然继续购买更多武器,并认为这是应对冲突与地区紧张局势的关键方法。”魏泽曼补充称。

SIPRI表示,过去五年内全球武器进出口已达1950年以来新高。沙特阿拉伯是全球第二大武器进口国(进口规模上涨212%),国内没有军火生产的印度则列第一位。

美国依然是最大的武器出口国,出口额占全球33%(上涨3%),随后为俄罗斯(下降1%至23%)、中国(上涨2.4%至6.2%)、法国(下降0.9%至6%)和德国(下降3.8%至5.6%)。

这五个国家的重型武器出口量占全球总额的近75%。

美国与法国为中东国家的主要武器提供国,俄罗斯与中国则为亚洲国家的主要出口国。

——————

相关阅读:

以色列拟再购17架F-35战斗机 总数将达50架

以色列2015年军事装备销售额达57亿美元

美国防部同意向以出售19亿美元武器

2015年沙特阿拉伯引领中东武器购买量创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