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防空司令兹维卡•海默维奇周一表示,以色列’“大卫弹弓”反导系统将在未来两周内投入运作,令以色列多层次导弹防御系统如虎添翼。他指出,被称为“魔棒”的“大卫弹弓”将填补以色列多层导弹防御系统中间层的空白,提高导弹防御整体能力。

海默维奇并未给出部署系统的确切日期,但他在周一下午表示,约在“两周内”。不过,他强调,即使新的导弹防御系统投入使用,以色列的防御系统仍十分脆弱。

他指出,“大卫弹弓”系统提升以色列国防军的“作战能力和效力,但这永远不够,以色列的防御系统并非固若金汤”。

“铁穹”防御系统位于以色列导弹防御体系的底层,能够拦截短程火箭、小型无人飞行器和来自加沙地带或黎巴嫩南部等地的迫击炮弹。箭-2和箭-3系统位于该体系的顶层,可用于拦截远程弹道导弹。

“大卫弹弓”系统旨在填补这些系统之间的空白。

被誉为“箭式导弹防御系统之父”的专家乌兹•鲁宾(Uzi Rubin)表示:“我们面临的其中一项威胁是重型火箭,不是射程40公里的“喀秋莎”火箭炮或“冰雹”火箭弹,而是射程高达几百公里的火箭弹。”

周一,鲁宾以伊朗“征服者-110”导弹和叙利亚M600为例称:“还有空对地武器这样类似导弹的武器,‘大卫弹弓’也需要拦截这些。”

“征服者-110”和M600射程大约为300公里,可携带半吨重的弹头。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的报告,这两种导弹被认为精确度相当高,但是具体的精确度仍有待考究。

根据美国军方官员的说法,这些导弹在叙利亚内战期间被多次使用。以色列官员表示,自2010年起,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一直向真主党提供M600导弹。

他表示,M600等带来的威胁正好处于“铁穹”防御系统和箭式防御系统之间的空白地带。

据报道,“大卫弹弓”射程为70至300公里,将填补这一空白。

2015年12月,以色列国防部认为该系统已准备就绪。2016年3月,以色列空军开始收到该防御系统的配件并一直在试验武器的性能。今年1月,“大卫弹弓”通过了附加水平测试。

同样在今年1月,以色列空军收到了箭-3系统。箭-3系统是在2000年部署的系统之上加以改良的导弹防御系统。

海默维奇表示,即将部署的“大卫弹弓”系统、箭-3系统以及经过改良的“铁穹”系统组成了以色列庞大的防空体系。

以色列在中东地区与伊朗、叙利亚以及哈马斯、真主党和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等非国家主体展开“军备竞赛”,十分有必要扩大其防御体系。

他表示,“用于军事作战的‘大卫弹弓’、箭-2、箭-3和‘铁穹’将应对这种威胁”,让以色列比敌人“领先一步”。

他指出,军方对于大多数类型的导弹能够提供不同的应对方法,针对每种威胁提供两种解决方案。

根据海默维奇的说法,“大卫弹弓”将保护“我们大部分的家园”。他并未披露该导弹防御系统覆盖的具体区域,也未提及哪些地区容易受到攻击。

———–

相关阅读:

新升级“大卫投石索”通过最新反导测试

“箭-3” 洲际弹道导弹拦截系统交付以色列空军

美国通过6亿美元预算加强对以导弹防务合作

美以联合测试改良“箭-2”导弹拦截系统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