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比·伊弗拉克(Kobi Ifrach)站在英国的健美舞台上,赤裸着上身的他穿着Speedo泳裤,露出身上的金色彩绘,披着以色列国旗。他是刚刚赢得宇宙先生青年健美大赛的以色列第一人。

在伊弗拉克的家乡Zichron Yaakov——一个以色列的北部小镇,他的正统犹太教父母正在为他庆祝。前几天他们还点了安息日蜡烛,祈祷儿子能够获胜。伊弗拉克从小在这个小镇长大,父母是摩洛哥移民。他与8个兄弟姐妹从小在正统犹太教学校读书,他是其中最小的一个。

20岁的伊弗拉克在高中时不再受犹太教条条框框的束缚,转而用健美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每日坚持锻炼数小时,并且严格节食。不过他与家人的关系一直很融洽,他认为自己能够在健美大赛中获胜要归功于宗教教育。

“自小时候起,父母就教育我要严格安排好自己的时间。” 伊弗拉克表示,“我早上起床要祷告、佩戴经文护符匣,这种自律的习惯跟随了我一辈子。做事的时候我仍然会遵循这种条理和自律。”

11岁的时候,伊弗拉克的两个哥哥推荐他去学习举重。在提比利亚的传统犹太教学校里,他把哑铃藏在床下,逃掉祷告仪式去锻炼。在课上,他不好好学习犹太律法,而是涂画着超级英雄和健美运动员。

伊弗拉克表示:“是健美选择了我,而非我选择了它。我非常喜欢男子气概十足的人物,我对他们很感兴趣。”在男子军队预备役服役一段时间后,伊弗拉克辍学回到家中,全身心地投入到健美当中。

“一想到锻炼我就坐立难安,我要遵循内心的渴望。” 伊弗拉克说道,“不过没有宗教的话,我是无法坚持下来的。宗教已深入了我的灵魂。”

伊弗拉克的父母曾极力劝说他继续遵循正统犹太教,他对健美的执着在父母看来毫无意义。伊弗拉克的母亲鲁蒂在准备安息日晚餐时表示:“我当时很焦虑,不知道照这样发展下去会成什么样子。伊弗拉克每次想吃东西的时候就会把厨房弄得一团糟。我半夜醒来的时候总以为厨房着火了。走进厨房,发现他正在吃米饭和鸡肉。”

伊弗拉克37岁的姐姐哈吉特说道:“我们的父母总想让我们像他们那样,一直信奉正统犹太教,男孩在传统犹太学校里念书,女孩成为雅各的女儿。”“雅各”正是典型的正统派犹太教妇女所使用的词语。

伊弗拉克最后与哥哥一同搬进了位于非正统犹太教社区的公寓。伊弗拉克的哥哥26岁,是一名特殊需求教师及业余健身教练,与他们同住的还有一只叫雷维的罗威纳犬。兄弟俩共同经营着一家叫做Kobi Body的健身营养品商店,他们的公寓里满是伊弗拉克的奖杯和奖牌,还有兄弟俩近乎全裸的健身照片。

2016年5月20日,科比·伊弗拉克与他的爱犬雷维在海滩上嬉戏。(图片来源:科比·伊弗拉克)

2016年5月20日,科比·伊弗拉克与他的爱犬雷维在海滩上嬉戏。(图片来源:科比·伊弗拉克)

每天起床后,伊弗拉克都会喝一杯蛋白质奶昔,然后开始在镜子前练习半个小时的健身姿势。一小时后,他会再吃一份金枪鱼和米饭。两小时后,他会练三小时的举重,然后喝第二杯蛋白质奶昔,有时候还要马上进行楼梯练习。他的午餐是一份鸡胸肉和米饭。几个小时后——通常是在营养品商店工作时,他会吃晚饭:用一打鸡蛋做的煎蛋饼,其中9个鸡蛋只保留蛋清。

一天结束后,他会在镜子前再练习30分钟姿势,并给赢得过多次国际大赛的健美教练丹尼·卡冈诺维奇(Dani Kaganovich)发一张自拍。他们会一同调整第二天的养生计划,包括他每餐后的体重。

伊弗拉克的养生安排使得他没有自己的爱好和交友时间,他大部分的空闲时间都是跟哥哥及女友尤瓦尔·阿祖莱(Yuval Azulay)一同度过的。和伊弗拉克恰好相反,阿祖莱来自世俗犹太家庭,后来却成为了正统犹太教徒。

2012年伊弗拉克16岁时,他在海滨城市内坦亚参加了人生中第一次健美比赛——以色列先生青年健美大赛,当时他取得了第二名,不过第二年他就夺得了桂冠。2014年,他又在马耳他赢得了世界先生青年健美大赛,并在巴西再度获此殊荣。

随着伊弗拉克在健美界逐渐有了名气,他的家人和社群也开始支持他。姐姐哈吉特表示:“你们需要理解,我的父亲是社群中一位受人尊重的拉比,大家都会来向他咨询宗教和个人问题。大家第一次看到科比站在舞台上,除了内裤外一丝不挂,很是震惊。不过后来当他获胜时,大家看到我戴着假发、穿着长裙的母亲走上去拥抱并祝福伊弗拉克,大家就都感到理解了。”

在10月赢得宇宙先生青年大赛后,伊弗拉克两个月的修整期如今已度过了一半。明年或者2018年,他将向职业组宇宙先生的桂冠发起挑战,这一奖项在1967年至1970年间连续四年被电影明星、前加州州长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所垄断。

“其它的选手获胜后都沉醉于胜利当中,不够专注于训练,因此他们在第二年的比赛中难以获胜,而我则将胜出。”伊弗拉克表示道。他希望自己能够像施瓦辛格那样成为奥林匹亚先生,这是他所认为的最高的健美殊荣。但现在,他很享受自己的休息时光,他表示这不仅对自己的身心调整很重要,也对他的母亲来说很重要。

伊弗拉克的母亲表示:“至少一年有几个月,他可以吃到我做的摩洛哥鱼。”

——————

相关阅读:

冲破传统束缚 正统犹太舞团正当时

图:正统犹太教徒练忍术 飞檐走壁舞刀弄枪

组图:超正统犹太教小孩庆祝普林节

组图:巴西战舞走进超正统犹太社区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