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新社——摩西·法尔希(Moshe Farchi)曾于以色列军队服役期间研发出治疗精神创伤、预防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非传统方法,而如今他正与其他国家的急救人员分享这一成就。

法尔希表示,以色列几十年的冲突环境为处理心理创伤提供了“很多经验”,使得处理方式更有效,更科学。

担任以色列特尔海学院(Tel-Hai College)压力、创伤与复原研究负责人的法尔希告诉法新社,“我们犯了很多错误,也正在从中学习。”

法尔希的创伤治理模式是在他担任军队心理健康医生期间形成的。他表示,既有的治疗方法存在缺陷,“不能减少(患者的)焦虑感和对事件的创伤感认知”。

身为专业临床社会服务人员的法尔希也利用了其急救机构志愿者的应急经验研发自己的创伤疗法,其方法简单易操作。而对于外行人来说,这一疗法可能是反直觉的。

“人们认为遭受不幸的人应该被关注。”他告诉法新社,但来自外部的情感支持却牺牲了人们大脑内思考和决策区域的能力。

“重置”大脑

思考和做决定是人们为摆脱“无助感”而需要做的事情。

“我们无法阻止威胁的发生,正如火箭已经落下,事情已经出现。” 他说道,“我们能做的就是阻止无助感。”

“无助的反面是有效的行动。这就是我们应该首先‘激活’受伤者、减少无助感的原因。”法尔希解释道。

“激活”包括提出具体和实际的问题,使受伤者有能力做出决定。因此救治者向患者提出的最初问题应该是“是否想喝水”、“是否想休息”等简单句子。

一名目前在以色列军队心理健康部门工作的临床精神医生表示, 法尔希的 “重置”方法可能具有直接和长期的积极作用。

“这一做法的主要目标是快速恢复人体的机能,并减少(未来的)死亡风险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等)更严重的疾病风险。”中校阿里尔·本-耶胡达(Ariel Ben Yehuda)博士。

本-耶胡达表示,心理创伤状态下的人们往往会感到困惑,孤独,呆板或迷失方向,而“法尔希的方法解决了这些问题”。

“这不是精神病治疗,而是非常专注的内容,普通人可以在两分钟内将其完成。这一做法的构想是‘重置’患者。” 本-耶胡达指出。

法尔希的疗法目前已成为士兵医疗培训内容的一部分,只需几个小时的教学时间。

走向以色列之外

法尔希实践其方法的城市之一便是英国曼彻斯特市。5月22日,自杀式炸弹袭击事件在这里造成22人死亡,100余人受伤。

袭击发生时,曾居住于以色列的社会工作者多夫·本亚科夫-库尔茨曼(Dov Benyaacov-Kurtzman)正在曼彻斯特设立压力与创伤应急中心。

本亚科夫-库尔茨曼此前计划于六个月内启动这一名为“Heads Up”的组织,但是恐怖袭袭击使他立即开始工作,并与法尔希联手培训专家和志愿者。

“那时候他们打来电话说,’来吧!’”法尔希回忆道。

法尔希已在德国、菲律宾和阿根廷等国培训了能够进行“文化翻译”的当地专业人士,并准备前往伦敦开展培训。

不过,法尔希培训的关键对象并不在于专业人士。他希望尽可能多地将治疗知识传播给其他人。

2014年在加沙地带的巴以武装冲突成为了一个检测法尔希方法的机会。在遭受加沙火力重击的以色列小镇奥法基姆(Ofakim),居民们接受了法尔希的心理治疗,战后的几个月内无人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

“一个人(经历创伤后)能接触到专业人士的机会非常小,但接触普通非专业人士的几率很高。”法尔希说道。

————————

相关阅读:

海法大学研究称催产素有助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

以色列研究表明大麻有助于抑制创伤后应激障碍

看不见的伤痛如何包扎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