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总检察长阿维海·曼德尔布利特(Avichai Mandelblit)周五正式宣布将以欺诈罪起诉以总理夫人萨拉·内塔尼亚胡(Sara Netanyahu),称其涉嫌挪用36万新谢克尔(10.2万美元)公款作私用,以有意避开个人支出。

总理办公室前副总司长埃兹拉·赛德夫(Ezra Saidoff)亦被列为此案被告,耶路撒冷地区检察官办公室本周五也通知了赛德夫这一消息。

“总检察长在查看了案件材料、听取了相关部门的看法后做出了该决定,国家检察院和耶路撒冷地区检察院均建议正式起诉。”以色列总检察长办公室发表声明道。

对萨拉内塔尼亚胡的起诉草案页。(图片来源:以色列电视台第十频道视频截图)

对萨拉内塔尼亚胡的起诉草案页。(图片来源:以色列电视台第十频道视频截图)

长为16页的指控书称总理官邸的私人餐食开支超过了国家财政允许范围。

声明称,萨拉·内塔尼亚胡和赛徳夫在总理官邸已有全职厨师的情况下故意营造“虚假现象”,称官邸并无官方厨师。此举可以使总理及其家人“回避规定”,以公款在耶路撒冷高级餐厅点餐送至官邸,相关花销每月达2.5万谢克尔(约7000美元)。

“如此一来,他们用欺诈手段从餐厅和外部厨师那里获得了价值约35.9万新谢克尔(10.2万美元)的餐食。”声明说道,同时补充称,检察院认为具体控告罪名应为“情节严重的欺诈罪和背信罪”。

起诉草案中对萨拉内塔尼亚胡开支的记录。(图片来源:以色列电视台第十频道视频截图)

起诉草案中对萨拉内塔尼亚胡开支的记录。(图片来源:以色列电视台第十频道视频截图)

在总检察长宣布这一消息数小时后,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随即在脸书上表示,总检察长对妻子萨拉诈骗罪的起诉计划将会“消失”,并称事件应归咎于曾任总理官邸看管人达两年的曼尼·纳夫塔利(Menny Naftali)。

“国家证人曼尼·纳夫塔利任看管人一职期间,一次性外点的餐食开支剧增,他离开后的开支又急剧下降。”内塔尼亚胡在脸书上写道。

“为何开支在这两年内剧增呢?这些足以喂饱一个足球队的大量外送餐食被谁吃了或拿走了?这当然不是内塔尼亚胡一家所做的。”内塔尼亚胡写道。

“你们应该明白,整个故事是针对总理夫人的。他们怀疑过我们的庭院家具、电工、瓶子、服务人员和保姆,到最后只编出了餐盒这个奇怪又虚构的故事,而大多数餐食都是由曼尼·纳夫塔利点的。”他写道。

前总理官邸看管人曼尼·纳夫塔利。(Flash 90)

前总理官邸看管人曼尼·纳夫塔利。(Flash 90)

纳夫塔利于2011年至2012年在总理官邸任看管人一职,并称在任职期间受到了总理夫人的语言和身体虐待。今年2月,一家劳动法院接受了他的索赔要求,使其获得了17万谢克尔(约43735美元)的国家赔偿金。今年8月有报道称,纳夫塔利将成为莎拉·内塔尼亚胡一案的国家证人,但他本人否认了这一说法,尽管其证词中有一些对莎拉不利的证据。

曼德尔布利特周五表示,他已决定不就其他正在调查的案件起诉萨拉·内塔尼亚胡,这些案件中包括内塔尼亚胡雇佣利库德集团中央委员会成员阿维·法希玛( Avi Fahima)任电工一案。彼时包括总理办公室法律顾问在内的府邸开支监督委员会曾否决雇佣法希玛的提议,但他最终依然被雇佣。

对内塔尼亚胡公款购买家具的怀疑亦不会成为控告。相传耶路撒冷总理官邸的家具被搬到了内塔尼亚胡在凯撒利亚(Caesarea)的私宅中,而私宅的旧家具则被搬到了耶路撒冷官邸。

总理夫人还被怀疑曾利用公款支付其已故父亲的医疗费。

曼德尔布利特表示,目前尚无充分证据证明萨拉在所有事件中对回避个人付款行为是知情的,而赛徳夫还将面临除餐食控告外的其他三项欺诈罪指控。

塔勒测谎仪中心(Tal Polygraph center)表示,萨拉上周私下“主动”接受了测谎仪测试,以“证明她对事件的描述属实”。中心称,萨拉的言论经测试属实,但此类测试并不能在以色列法庭上作为证据。

以色列国家审计长优瑟夫·沙皮拉(Yosef Shapira)曾在2015年的一份报告中详细陈述了内塔尼亚胡一家在耶路撒冷官邸和凯撒利亚私宅的奢侈消费,并对此提出了质疑。之后在国家公诉人的建议下,检察院做出了对内塔尼亚胡开展调查的决定。

《以色列时报》工作人员对本文亦有贡献。

————————

相关阅读:

以色列潜艇受贿案再牵出两名高级官员

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前总司长卷入潜艇受贿案被捕

民调称72%以色列人支持继续调查内塔尼亚胡受贿案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