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打车应用Gett收购纽约初创企业Juno,突显了今年共享出行行业的动作之多、竞争之大,并且这种趋势还将持续下去。

Gett与Juno上周表示,它们将合作向更大的对手Uber与Lyft发起挑战,收购具体条款未被披露,不过据新闻网站TechCrunch报道,Gett以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去年在纽约开展业务的Juno。

以色列风险投资研究中心的首席执行官科比•西玛纳(Koby Simana)表示:“一家发展仅2年的公司能够以2亿美元的价格被收购是非常惊人的。这次收购突显了近年来汽车行业的发展潜力备受关注。”

Gett,原名GetTaxi,将自己定位为一键需求式的打车公司,在伦敦、莫斯科、纽约等全世界80多个城市提供打车服务。而Juno的打车app则只在纽约可用,是由首席执行官塔尔蒙•马尔科(Talmon Marco)于2016年创立的,他也是通讯应用Viber的创始人,Viber在2014年被日本电子商务与互联网公司乐天以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成为当时亚洲公司收购以色列科技公司的最大交易案。

通过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技术进行分析的Zirra.com公司表示,Gett迄今已融资6.4亿美元。其中,有3亿美元是Gett去年从德国大众汽车融得的,Gett要与大众合作成为第一家自动驾驶汽车打车公司,咨询公司MarketandMarkets预计在2020年,该市场规模将为1390亿美元。

现在Gett 联合Juno与Uber一较高下,目前Uber在全世界数百个城市提供打车服务,媒体报道称估值600亿美元,而Lyft则在美国几十个城市提供打车服务。

Uber近几个月深陷各种丑闻和负面新闻,包括办公室性别歧视、Uber司机受不公对待、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对优步司机爆粗口以及各种“惹事生非”的行为,比如有报道称Uber曾派员工在预订Lyft后再取消订单。

尽管优步仍在全球绝大部分市场上占据着主导地位,但Gett收购Juno能帮助两家公司占据更有利的地位,并提升其在纽约市场上与优步竞争的实力。

Juno自成立以来就定位为比Uber更友好的另一选择,后者因给司机的待遇不好而饱受诟病。Juno的宣传口号是“Juno对司机更好,司机也会对你更好。”Juno的官网显示,该公司在以色列、纽约和欧洲设有办事处,为司机和顾客提供全天候支持,其向司机收取的佣金也低于竞争对手,而且该公司还为司机配股。

不过Juno与Gett面临的挑战也不小,包括收购Juno司机与乘客资源的巨大成本,以及收购以后来自Juno司机的敌意。

纽约数据公司CB Insights的高级研究分析员Kerry Wu表示:“一方面,Gett的2亿美元收购额将使公司在美国成为市场老二,另一方面,司机与乘客的巨额收购成本又是令人震惊的。”

他表示,不包括中国市场在内,2016年Uber损失了28亿美元,Lyft损失了6亿美元。正如Uber将中国业务卖给滴滴出行,“跨国经营是十分困难的”。

彭博上周报道,Gett正在准备应对挑战,并寻求7亿的融资以加速扩张。

Zirra的内容负责人阿萨夫•吉拉德(Assaf Gilad)表示:“收购Juno后,Gett要获得更多融资去跟Uber以及最近刚融资的Lyft进行竞争。”吉拉德表示,Gett与富有的沙巴泰家族建立了新的关系,沙巴泰是Juno的低调股东,刚从Viber收购案中赚得5亿美元,这可能将为Gett带来更多投资。

同时,那些被Juno的股票计划吸引过来的出租车司机向Recode网站表示,原本Juno会向每周使用平台30个小时以上的司机奖励股票,但现在却将公司卖给了Gett并且作废了该股票计划,这让他们感到非常气愤。

此外,Juno给予那些从Uber跳槽过来的司机每单90%的提成(Uber为80%),还有公司的股票。

吉拉德表示:“要想获得成功,Juno与Gett将要有效管理自己对司机做出的承诺。”

吉拉德表示,Gett的商业模式比较稳定,而Judo仍然高度依赖对司机的补贴,这将难以盈利。

卢克•特雷斯(Luke Tress)与法新社对本报道有贡献。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