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通讯社—— 亚艾勒明白需要证明自己是犹太人。但是她万万没料到结婚申请演变成对其家庭长达一年的调查。

最终,要求使用化名以保护个人隐私的亚艾勒及其母亲和兄长被禁止在以色列境内结婚。尽管他们很久以前就作为犹太人移民以色列,但其血统并未得到以色列宗教机构的核实。

“举办正式的犹太婚礼对我十分重要 ,”亚艾勒说道,“现在我觉得自己如同二等公民。我非常难过。我的家人也非常难过。”

近年来,控制以色列婚姻制度的正统犹太拉比就婚姻申请者的犹太身份检查愈发严格。越来越多的结婚申请人被要求前往犹太拉比法庭进行血统核实。就在上个月,这些法庭声称宗教机构也将审核结婚申请人的家属。

被审核为非犹太人的结婚申请人将被列入婚姻黑名单,正如亚艾勒和她的家人。

上个月帮助引导民众了解以色列宗教机构服务的非营利组织ITIM的律师代表亚艾勒的母亲和兄长及其他两个被列入黑名单的家庭向耶路撒冷最高犹太法庭提出上诉。ITIM机构的律师表示犹太法庭没有征得当事人同意而判决其犹太血统的行为已超出其司法管辖范围。

由于犹太血统是经母亲传承,因此犹太法庭将结婚申请人的兄弟姐妹及其母亲亲属列入审核对象,其判决适用所有人。专家表示该做法已有长达十年的历史,过去一年半内已按常规进行。

拉比赛思•法尔博(Seth Farber)表示控制以色列大部分犹太生活、监管犹太法庭的首席拉比是在进行一个破坏性的调查。

“犹太拉比是在通过怀疑每个犹太人的身份而质疑锡安主义的支撑体系。”法尔博说,“以色列已成为一个削弱犹太身份的国家,而不是一个欢迎犹太人的国家。”

ITIM机构的法律顾问埃拉德•卡普兰(Elad Caplan)表示犹太法庭每年调查5000人的犹太身份,并发现少于10%的受调查人没有犹太血统。但是卡普兰估计这些人大部分是犹太人,只是没有证据证明。

卡普兰表示在许多案例中以色列要求证明犹太身份的文件都是由挣扎在激烈反犹主义的国家出具,这是“令人无法容忍的”。

“我们真的希望成为制定犹太血统黑名单的犹太国家吗?”卡普兰问道,“从我们的历史中什么教训都没有学到吗?”

去年12月12日,最高犹太法庭驳回ITIM的两起申诉,称犹太法庭是在打击异教婚姻的正当任务下正当执法。法官引用前几日犹太法庭法律修改草案以回应ITIM的上诉。

类似亚艾勒案例的判决还将继续发生。

领导犹太法庭行政事务的律师西蒙•雅克维拉比(Shimon Yaakovi)为最高犹太法庭的判决辩护,称犹太法庭需要捍卫犹太律法。

“我们不能让人随随便便相信自己就是犹太人,他的家人和朋友也不能如此。”雅克维拉比说道,“我理解在以色列人们需要犹太集体身份认同,但是如果违背了这些条例那我们就破坏了犹太律法。犹太教并不靠感情来衡量的。”

亚艾勒表示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以色列犹太人。她用毫无口音的希伯来语解释道,幼时她的家人从白俄罗斯移民至以色列,她读公立学校,守犹太节日,在军队服役。甚至从小听着祖母讲大屠杀幸存的故事长大。她和一个不错的犹太人相爱并最终决定嫁给他。

就在计划于今年夏天举办婚礼前,特拉维夫犹太法庭的判决打破了她的计划。判决称亚艾勒没有犹太血统,并指出她家人的文书不具有一致性。

亚艾勒的祖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遗失了自己的文件,在亚艾勒母亲的出生证明中被列为白俄罗斯人,而非犹太人。亚艾勒的母亲在亚艾勒的出生证明和自己的移民文件中也没有被列为犹太人,而是被列为白俄罗斯人。

亚艾勒的父亲是犹太人,但是这并不符合正统犹太律法。

专家表示首席拉比开始定期审查结婚申请人及其他人的犹太身份,以应对上个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大批来自埃塞俄比亚和前苏联的移民。新移民只有被认为是犹太人方可获得以色列公民分身,而据估算成百上千的非犹太人也在这些移民浪潮中进入以色列。

专家称,几十年来首席犹太拉比对于异教通婚问题的担心也在加剧。2002年,官方出台审查犹太身份政策。

“拉比对移民背景审查的越仔细,他们会越紧张,这样一来拉比审查的更严。”以色列民主机构宗教与国家研究部门负责人舒齐•弗里德曼(Shuki Friedman)表示。

但是弗里德曼表示大部分非犹太移民并不将自己看作犹太人,因此首席拉比没有必要担心。此外,弗里德曼称如果审查犹太身份的目的是避免同化,犹太法庭对结婚申请人及其家人咄咄逼人的审查则具有反作用力,因为“这使得人们远离犹太教”。

虔诚锡安主义拉比大卫•斯达夫(David Stav)同意该观点,称审查犹太身份并不是犹太律法的要求。

“如果犹太法庭发现被审查人员试图隐瞒或是欺骗拉比,我明白法庭会再次核查他们的犹太身份。”斯达夫说道,“就犹太律法来讲,除非这个人十分可疑,一般没有必要审查他们的身世。”

斯达夫的犹太拉比组织Tzohar帮助非正统以色列人申请首席拉比的宗教服务。然而去年在被调查之前,亚艾勒向Tzohar请求帮助,结果却令人失望。该组织帮助前苏联移民寻找自己犹太血统的寻根项目未能证明亚艾勒的犹太身份,并将此报告至首席拉比。

在被犹太法庭判决非犹太人之后,亚艾勒踏上了自己的道路。亚艾勒皈依现代正统犹太教,并与未婚夫举办结婚仪式,虽然这并没有得到首席拉比的同意,因此这仍然违背了以色列法律。但是亚艾勒表示她依旧相信在下一代结婚之前,以色列会认可她的犹太血统和犹太婚姻。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