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政府计划为初创企业担保使其获得银行贷款,以期留在以色列企业。

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以色列创新中心负责人表示,银行贷款使资金紧张的初创企业无需求助海外风险投资基金或投资商便可筹集资金。海外基金或投资商经常对以色列初创企业施压,要求其将活动业务迁往海外。政府此举意在留住以色列企业。

以色列创新中心负责制定国家创新政策。机构负责人阿哈龙·阿哈龙(Aharon Aharon)表示,该计划旨在让创新机构为初创企业担保,助其获得以色列及海外金融机构的贷款。如果初创企业无法偿还贷款,创新机构将代其偿还。

2017年2月接任创新机构的阿哈龙曾是苹果公司以色列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本月早些时候,他在特拉维夫郊区Airport City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此举是为了让企业留在以色列。(担保)计划将避免企业稀释,留住企业。”

随着初创企业的壮大,研发人员为主的小企业逐步发展为涵盖生产、营销和销售新产品的公司,并将逐渐扩大市场范围和发展新顾客。这一阶段需要技能、时间和大量资金,也是公司创始人和股东创造最大价值、为国家创造最多税收的阶段。

一只实验室小白鼠(图片来源:Flash90)

研发药物或医疗设备的生物科技公司在这一阶段面临的挑战更为艰难,成本也更高。生物科技公司需要筹集大量资金招募患者进行临床测试研,也就是第三阶段的测试,以取得国际市场的批准。

这些企业创办人往往面临艰难的选择:为了公司不因资金短缺而倒闭,他们要么出售公司,要么寻求财力丰厚的新东家进行下一阶段的药物研发和产品生产;他们也可以寻找投资者,但向投资者发行新股票将稀释企业创始人的的股权。此外,主要来自美国或中国风投投资者经常要求初创企业将公司迁至投资者来源国。

阿哈龙说:“这两种选择都意味着以色列国内无法创造价值链。”他称创办人的困境为“初创企业的死胡同”。创办人需要发展所需的资金,就意味着无法获得公司的完整所有权。

无论发生哪种情况,他表示:“以色列都是输者。公司在这里创办,知识产权和企业家都来自这里,公司也发展于此,但最终价值却在其他地方(创造)。”

阿哈龙说:“以色列创新中心将为企业提供无需稀释股权便可筹资的选择。这项选择很有吸引力。对初创公司而言,政府担保贷款是最好的选择。“

欧洲投资银行已经接受政府为中小企业担保贷款,银行也担保为向以色列企业贷款的以色列银行。创新中心希望可以成立一个新项目,专门针对高风险、高增长的科技企业,并招募以色列银行参与其中。

创新中心将很快将邀请银行投标担保贷款项目。阿哈龙说:“银行也将参与其中。”

技术员工短缺

采访中,阿哈龙亦谈到以色列科技行业面临的挑战。其中之一便是是能够推进科技繁荣的技术员工短缺。以色列初创企业不得不与海外科技巨头之间的竞争,后者出高价雇用以色列最好的员工,造成工资螺旋式上升。

他说,高科技行业的平均工资为每月2.1万新谢尔克,而以色列平均工资仅为9800新谢尔克。同时,有一年年经验的大学毕业生就可获得2.3万至2.8万新谢尔克的奖金,该数目相当于两个月的工资。

阿哈龙说:“以色列已经成为程序员和工程师工资最高的国家。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以色列的工资比德国高25%,比英国高20%。唯有美国某些地区可以与我们媲美,当然硅谷的工资要更高”。

2017年,创新中心的报告表示,2005年至2015年之间,以色列高科技领域平均工资增加了38%。

创新中心制定了相关政策,希望在未来十年将高科技领域的员工数量翻番,从27万人增加到50万人。

阿哈龙说,有关机构已经出台短期解决方案,包括设立编程训练营来培训编程技能和吸引技术型人才移民以色列。同时,以色列还将继续开发人口资源,比如吸纳在高科技热潮中被边缘化的阿拉伯人、超正统派教徒和女性。培训45岁以上的熟练员工亦是解决方法之一。

阿拉伯人可承担20%的技术岗

他补充说,阿拉伯人上尚未开发的一大人力资源。他们受过高等教育,但没有得到技术工作圈里的足够重视。阿拉伯人约占以色列人口的21%,但仅有1.5%-2%的人工作在研发岗位。阿拉伯人可以占未来技术劳动力的20%。

2016年,创新中心的报告显示,2012年以来,为了促进经济增长,减少收入不平衡,政府已开展一系列项目,帮助阿拉伯人融入劳动力市场和高科技行业。仅5.7%的以色列阿拉伯人受雇于高科技行业,其中研发岗位从业人员更是仅占2%。

企业家和投资者参加Hybrid项目的演示日,该项目旨在培养更多的阿拉伯、德鲁士和贝都因初创企业创办人。(图片来源:供图)

创新中心的数据显示,情况正在逐渐改善。2008年至2015年之间,从事研发工作的以色列阿拉伯人所占比例增长了4倍。

阿哈龙说,如今以色列阿拉伯人在技术领域找工作“更为容易”。更多的雇主愿意雇用他们,可能是因为劳工短缺,也可能是因为行业内有更来越多的典型案例。旨在弥合差距的非营利性组织和项目也发挥了一定作用。

阿哈龙预测将来以色列阿拉伯人可能占据20%的以色列技术岗位。他解释道:“我认为(人口的)潜力无限。我相信虽然这不能一蹴而就,但是这一措施有无限的潜力。”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