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生完孩子并进行母乳喂养的妈妈们一定知道随时满足婴儿喝奶的需求有多难。很多妈妈使用吸乳器吸出乳汁并储存在奶瓶里,这样其他家人就可以用奶瓶喂婴儿,妈妈也因此有时间重新工作或休息一会儿。

然而,吸奶的过程并不有趣:吸乳器噪音大,妈妈也可能对机器触感不适,且往往吸不出所有可吸的乳汁。归根结底,吸乳器总归只是机器,不是婴儿。

以色列人玛莎·沃尔伯格(Masha Waldberg)与丈夫塞尼亚·沃尔伯格(Senia Waldberg)和工程师罗恩·埃德尔曼(Ron Edelman)共同成立了安娜贝拉(Anabella)公司,并研发了一款新型吸乳器,通过人工模仿婴儿的吸奶动作来解决吸奶问题。

玛莎·沃尔伯格是特拉维夫的一名考前辅导老师,安娜贝拉则是她和塞尼亚大女儿的名字。

“吸乳器又吵又无用。安妮亚(Ania,Anabella的昵称)刚吃完奶,吸乳器就不起作用了。但我知道我还有可吸的乳汁,因为我用手指按压乳房时会有乳汁流出来。”玛莎·沃尔伯格在Anabella的众筹页面上讲述了公司成立背后的故事。她表示,她当时所使用的是市面上最昂贵、最高级的吸乳器之一。

玛莎花了几个小时浏览以色列和全球的妈妈论坛,寻找吸乳器的替代品。并向丈夫塞尼亚抱怨了吸乳器的缺点。身为网络营销人士的塞尼亚看到了商机,委托埃德尔曼研发出样品,后者也因此成了该项目的合作伙伴。该项目初期投资已达约1万美元。

该样品的创新之处在于:它力图模拟真正吸奶时的动作、力度、触感甚至婴儿舌头的动作,追求更真实的吸奶体验,同时又能比当前市场上的吸乳器吸出更多乳汁。该产品目前已众筹到3万多美元。

男人们往往不理解这一产品的必要性,但是女人立刻就能理解,赛尼亚·沃尔伯格在电话采访中说。

了解痛苦

“女人了解那种痛苦。而男人往往不了解,除非他们的妻子告诉他们。” 赛尼亚说。

埃德尔曼研发样品时,玛莎·沃尔伯格亲自进行了试验。

“她经历了每个环节,她是完美主义者。”塞尼亚说道。

他解释道,之前也有人尝试研发升级版吸乳器,其中包括与安娜贝拉同步研发的一款,但并没有人成功研发出样品。团队希望在未来五到六个月内研发出可操作的测试模型,接受重要的安全性测试和市场演示,并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

阿里拉·都伯温(Ariella Dubrowin)在耶路撒冷拥有并经营一家名为Hanaka Tova的商店及网站,主营包括各种吸乳器在内的母婴产品。她也认为现有的吸乳器存在设计问题。

“母乳喂养典型的错误姿势就是让婴儿只把乳头放在嘴里。”都伯温解释说,“而目前吸奶器的用法却恰是如此。”

安娜贝拉项目在网上收到了大量反馈。赛尼亚称其团队已收到“数千”网页与视频评论和电子邮件,而且几乎全部来自女性。一些人感谢他们研发这款有迫切需求的产品,还有一些人担心产品可能含有乳胶。为此赛尼亚回应且给出了否定答案。

都伯温则表示,吸奶问题不能仅靠改进设计解决。

“我的经验是,妈妈和婴儿不在一起时,很难维持供奶量。”都伯温说, “(妈妈)身体对婴儿的反应与对其他任何产品都不同”。

尽管安娜贝拉团队当前仅着眼于美国和以色列市场,但他们的长期目标更远大。

“新加坡有十个人想成为我们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独家零售商。”赛尼亚·沃尔伯格说道,“我们会努力将市场扩展到全球。”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