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移居以色列的犹太人考虑定居点时眼里只有特拉维夫或耶路撒冷。

无论是特拉维夫的初创企业、阳光明媚的海滩和开放兼容的文化,还是耶路撒冷的历史和宗教生活,都让新移民希望积极融入。但是这两座城市的生活成本都不便宜。特拉维夫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城市之一,耶路撒冷也不甘落后,这两座城市正变得越发拥挤。过去的数十年里,特拉维夫的房价涨幅比全球任何一个城市都要大。

上周,有近400名来自北美的新移民,其中大部分是虔诚的宗教人士,参加了一场位于耶路撒冷的会议,希望可以探索以色列更多的定居点。40个地区代表各显神通,展示了不同的优惠政策。犹太移民促进会Nefesh B’Nefes想要通过这场社区博览会表达“在非中心城市,生活可以更美好”的观点。

Nefesh B’Nefesh的移民专家雷切尔•伯杰(Rachel Berger)表示“我们希望通过这次活动向新移民展示以色列社会充满了机会,以色列提供的机会远超过人们的认知。”

去年,她帮助的移民有76%定居在离特拉维夫和耶路撒冷很近的以色列中部地区,有24%的移民定居到了偏北和偏南的地区。

伯杰说:“这些非中心城市,住房更便宜,绿化程度也更高,新移民也会更有归属感。”

上周一,在耶路撒冷一家酒店的大堂里,参会人员来往于以色列各地社区代表的展台,诉说作为新移民在以色列的故事。许多参会人员的第一站是耶路撒冷或特拉维夫这样的大城市,他们正在寻找更能负担得起的地方,开始或扩大家庭。

这次会议是Go Beyond项目活动之一,该项目是在Nefesh B’Nefesh组织和以色列犹太人国家基金会(Israel’s Jewish National Fund)联合倡议下成立的,旨在推广位于耶路撒冷及其周边的犹太人定居点。

以色列南部城市阿拉德的住宅小区,位于内盖夫沙漠。(图片来源: FLASH90)

凯蒂(Katie)和乔(Joe)是一对北美出生的夫妇,20多岁的他们几年前在以色列相遇后步入婚姻。他们打算养育孩子,但是却不想孩子出生在城市狭窄的公寓里。

乔说:“我们刚对耶路撒冷有些许归属感,有和我们经历类似的朋友圈,但是我们都知道这里的生活并不能长久,每对夫妻都挤在只有两间卧室的公寓里。”乔和妻子并不愿意透露他们的姓氏。“没有人愿意这样的环境里度过余生。”

凯蒂补充说:“我认识的人里没谁在特拉维夫或者耶路撒冷买得起房子。即使租房,想租房子的人太多,实在太难了”

在特拉维夫,四室公寓售价近100万美元,而且在过去的十年里房价翻了一番。

以色列的生活成本已经是35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家的平均水平的1.5倍之多,想要买一处四室的公寓需要中等收入家庭12年的收入。

但是,在中心城市之外,尤其是国家的南北两端,物价要低得多。

Nefesh B’Nefesh表示,位于戈兰高地的卡茨林(Katzrin)小镇,或者内盖夫首府博舍巴(Beersheba)附近的小城阿拉德(Arad),房价仅是特拉维夫的五分之一,耶路撒冷的价四分之一。Nefesh B’Nefesh组织和政府也向愿意赞助前往非中心地区居住的人口。

这些社区代表很多也是移民出身,他们用自身经历说明包括费用低等其他诸多住在小城镇的好处。

出生在蒙特利尔的阿维贾尔·布奇(Avigail Buki)是本次活动卡茨林镇(Katzrin)的代表。她和丈夫仅花了40多万美元就买下了超过140平方米(1500平方英尺)的房子,房子后院还可以俯瞰加利利海。但她说社区真正吸引人的是浓厚的宗教气氛、优美的自然环境和正统的犹太教学校。

她说:“如果过去我们就知道可以离开中心城市,我们一定会搬走的。卡茨林(Katzrin)才是我们真正理想的选择。在这里,人们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布奇的丈夫亚戎(Yaron)也坦承小镇的生活也有不如意之处。他解释道,通勤时间可能会长达数小时,毕竟中心城市有更好的就业机会,当地人很少讲英语。他也提醒到,卡茨林(Katzrin)是以色列为数不多人可能被野生动物袭击致死的地方。

他开玩笑说:“只有在卡茨林,你才有被野猪刺死的机会。”

以色列家庭欣赏戈兰高地城镇Katzrin附近的瀑布景色。(图片来源:大卫·西尔弗曼/盖蒂图片)

但他承认,非中心地区发展很快、机会很多、政府投资力度大。讲英语在社区中是少见的技能,因而大受欢迎。他的妻子就是当地一所高中的英语老师。

问及戈兰高地的地位尚未被国际社会认同是否对生活有影响时,布基表示:“戈兰高地和中心城市一样,都在以色列。“

实际上,出席这次会议的许多社区都位于以色列国际公认的边界之外,比如戈兰高地、东耶路撒冷和西岸地区。

尽管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人口最多的城市、新移民的第二选择,但也饱受争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声称耶路撒冷是其国家首都,东耶路撒冷有大量阿拉伯人口。

但凯蒂和乔则表示,他们认为自己的家园在无可争议的领地上。南部城市凯尔耶特盖特(Kiryat Gat)邻近的新定居点,正试图引进像他们这样的说英语的正统犹太人。110平方米(1200平方英尺)的新建四居室公寓只要30多万美元。如果住在这里,乔到特拉维夫的初创公司只需坐半个小时火车,比从耶路撒冷出发还要快半个多小时。

凯蒂表示他们和背景相似的人住在一个能够反映以色列多样性的城市,这件事本身就令人兴奋。正当她说话时,一名房地产经纪人打断她说,他代理的宗教定居点Kochav Yaakov位于约旦河西岸,正在寻找年轻夫妇定居。

他说:“如果在寻找好的社区,考虑一下我们。我们的社区非常多元。虽然教派各不相同,但是大家都很虔诚。”

礼貌地听完经纪人的讲话,凯蒂还是不以为然。

她说:“这个社区一定很可爱,我很乐意在那里过安息日。但是我希望我的孩子看到的不仅是我们的生活方式,还有社区里不同的人有着各自不同的生活方式。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