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以色列的主要酒精产品是红酒和啤酒,现在各种威士忌、杜松子酒、阿拉克酒和白兰地开始兴起。

数十年里,以色列人才建立起第一家单一麦芽威士忌蒸馏酒厂。现在,本地的酒厂正在酿造充满当地风味的佳酿,以色列温暖的气候使威士忌比苏格兰威士忌更快入味。

目前,以色列共有3家精酿酒厂,分别是特拉维夫的Milk & Honey,戈兰高地的佩尔特酒厂(Pelter)和Katzrin的戈兰高地酒厂(Golan Heights Distillery)。戈兰高地酒厂分公司——耶路撒冷酿酒公司(Jerusalem Distilling Company)正在众筹阶段。

近期,Pardes Hanna市一名酿酒人宣布计划在北部社区合并一家啤酒厂和酿酒厂,但该处尚未开始酿造工作。

五年前,以色列还未有任何酒厂,转眼现已经拥有许多精酿酒厂。精品葡萄酒业取得巨大成功后,以色列先是出现了小啤酒厂,现在威士忌爱好者决定建立酿酒厂。

以色列威士忌博主和狂热爱好者盖尔·格拉诺夫期待以色列酿造自己的威士忌。(图片来源:Gal Granov)

“以色列威士忌”博客博主、威士忌狂热爱好者盖尔·拉格诺夫(Gal Granov)说:“以色列已经有很多不错的微型啤酒厂,现在我们需要更多威士忌酒厂。人们想买当地的威士忌,想要带有当地风味的威士忌。”

充满当地风味的以色列烈酒

Milk & Honey首席执行官埃坦·阿提尔(Eitan Atir)表示,酒厂的实验系列拥有橙子、橡木和杏仁蛋白的芳香。该系列由首席酿酒师托马尔·戈伦(Tomer Goren)和吉姆·斯旺博士开创。斯旺博士是大师级酿酒师和咨询师,他把经验从印度带到特拉维夫,可惜他已于去年去世。

Milk & Honey亦酿造带有杜松子、柠檬和海索草芳香的Levantine Gin,单一麦芽新酒New Make和拥有四个版本的单一麦芽威士忌Cask系列。

戈兰高地酒厂的大卫·泽贝尔(David Zibel)用当归、漆木粉、橄榄叶、圆佛手柑、杏仁粉酿造杜松子酒,用突尼斯干无花果酿造突尼斯烈酒boukha。

佩尔特酒厂的塔勒·佩尔特(Tal Pelter)和尼尔·佩尔特(Nir Pelter)兄弟俩与酒类专家约西·波兹纳(Yossi Boznah)和塔勒·乔蒂纳(Tal Chotiner)合作,在白兰地中加入新鲜的红枣,在杜松子酒中加入粉红女士苹果(Pink Lady apples)。他们一直使用以色列啤酒商亚历山大的麦芽酱来酿造他们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如今这批威士忌窖藏刚满3年。

来自戈兰酿酒厂的佩尔特精选烈酒(图片来源:Pelter)

佩尔特酒厂是一家小酒厂,产量为2万升。当前,该酒厂仅生产少量威士忌,且其中大部分作为众筹项目一部分已被预定。

拉格诺夫在其博客中描写佩尔特酒厂,写道:“通常我不愿品尝仅有三年熟成的威士忌,因那些酒通常成色新、口感涩。你永远不知道你将会尝到什么,但佩尔特的酒显然不是如此。”

明显,酿造和品尝以色列酿造的烈酒是一次冒险,但这些酒厂建立的原因不外是对烈酒的热爱。

2018年2月20日,特拉维夫的Milk & Honey酒厂(图片来源:Luke Tress/Times of Israel)

目前,以色列最大的酒厂Milk & Honey于2015年开始酿酒,由6个朋友成立于2013年。。酒厂所有者成了,在科技初创公司挣到钱后,他们投资100万美元成立了该酒厂。

阿提尔说,酿酒厂的发酵罐年产量约70万升(可产近100万瓶酒)。现在,酒厂每年生产20万升酒, 2019年年起将销售单一麦芽威士忌。

该厂设有游客中心,提供参观和品酒服务。

Milk & Honey是以色列最大的精酿酒厂,戈兰酒厂规模位居第二。兹贝尔(Zibel)于2014年建立戈兰酒厂。兹贝尔是蒙特利尔人,后携妻儿迁至Katzrin,并将所有退休金投入酒厂,他也由此实现了一系列梦想。目前,戈兰酒厂的库存价值约400万新谢尔克(约115万美元)。

他说:“这样做是有点疯狂。”

戈兰酒厂的威士忌(图片来源:Golan Heights Distillery)

兹贝尔对威士忌的热爱来自和祈福式(kiddush)点心相配的小杯威士忌。无论是调和,还是单一麦芽,他都十分喜爱。祈福式点心是犹太教堂在安息日祈祷后提供的小吃。读了一本朋友送的酿酒书后,他决定亲自酿酒。

兹贝尔说,戈兰酒厂目前生产两种威士忌:“口味柔软,适合初次饮酒者”的双麦Golani和口感更浓厚、有类似麦芽甜味和橡木味道的单一麦芽威士忌。

相比印度威士忌,他表示炎热的气候会使得以色列威士忌发酵过程有所不同。

目前,兹贝尔在戈兰高地酒厂的月产能约为5.4万升,每月销量达5000瓶。

Milk & Honey的首席执行官埃坦·阿提尔(图片来源:Luke Tress/Times of Israel)

阿提尔威士忌制造行业可以出台更多监管措施,例如指定威士忌酿造的必备原料,规定威士忌最短酿造时间等。但他也明白该项工作仍需更多时间去完善。

他说:“不仅是M&H,我们希望以色列全国都可以生产出最好的威士忌。以色列的威士忌需以质量取胜,而非依赖品牌。当下,以色列的市场还有很大空间”。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