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柔道运动员塔勒·弗里克(Tal Flicker)在本周四的阿布扎比柔道大满贯比赛中夺得金牌,但他只能自行演唱以色列国歌《希望》,因阿拉伯主办方拒绝播放以色列国歌。

此外,他也只能在国际柔道联合会会旗之下庆祝冠军荣誉,因为阿联酋方面禁止悬挂以色列标志。

在弗里克获得男子66公斤级柔道比赛金牌并站上领奖台期间,主办方没有播放以色列国歌。弗里克便在国际柔道联合会会歌的背景下身戴金牌,自己演唱了《希望》。

2017年10月26日以色列柔道运动员塔勒·弗里克获金牌后的升旗仪式上,以色列国旗的位置被国际柔道联合会会旗代替。(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2017年10月26日以色列柔道运动员塔勒·弗里克获金牌后的升旗仪式上,以色列国旗的位置被国际柔道联合会会旗代替。(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女性运动员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吉里·科恩(Gili Cohen)赢得了52公斤级女子柔道铜牌,但以色列国旗也没有因为她飘扬在比赛现场。

整个以色列代表队均被主办方要求在没有任何以色列标志的情况下参加比赛,并在比赛前被告知,阿联酋不会被承认以色列。这也是一项仅针对犹太国家参赛者的特殊政策。因此,以色列参赛者的队服上没有以色列标志,他们也被视作国际柔道联合会代表队。

弗里克赛后表示,得到金牌的那一刻,他就决定要自己在领奖台上唱响国歌。

“以色列是我的国家,我也为成为以色列人而自豪。”他在酒店房间里告诉以色列电视台第二频道,“他们播放的世界联合会会歌只是背景杂音,我的心里当时正在唱着《希望》。”

“我为我的国家感到自豪。”他再次强调,“全世界都知道我们来自以色列,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代表的是哪个国家。他们藏起我们的国旗,这只是我们国旗上的一个补丁。”

在被问及他与其他运动员是否因以色列身份不被认可而保留了实力时,弗里克表示自己只在乎得奖与否。现在他做到了,“我非常开心”。

在本周一比赛开始前,弗里克在个人脸书账号上写道,即使没有国旗,“全世界的人也都知道我们来自哪里,我们代表哪个国家”。

“当一名以色列人是最值得自豪的事。”他补充道。

尽管国际柔道联合会在赛前要求阿联酋平等对待以色列运动员,但针对以色列的禁令依然存在。

国际柔道联合会在致阿联酋柔道联合会会长的信中写道:“包括以色列代表团在内的所有代表团都应该在各方面被绝对平等地对待,没有例外。”

信中强调了其核心理念:“每个人都必须有获得体育运动的机会,不能有任何形式的歧视。”

这封信寄给了代表着100多个犹太团体的世界犹太人大会(World Jewish Congress),并要求国际柔道联合会干涉并“保护以色列国际柔道代表队的权利,保持体育精神不掺杂任何歧视”。

未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的阿联酋截至周三尚未发表任何评论。

各穆斯林与阿拉伯国家或运动员经常联合抵制以色列参赛者。在去年的里约奥运会中,埃及一名柔道选手便拒绝与其以色列对手握手;在2013年一场比赛中,突尼斯网球联合会也勒令其顶尖选手退出与以色列人的比赛。

以色列文化与体育部长米里·雷盖夫(Miri Regev)称,以色列运动员在国际比赛中展示国旗及奏唱国歌是至关重要的事情。她表示,联合抵制该比赛只会“落入那些拒绝承认我们的人的圈套中”,并将阻碍以色列未来的体育运动成就。

早在2015年,以色列柔道运动员也被禁止在于阿布扎比举行的比赛中展示任何以色列标志。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