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梯瓦制药工业有限公司本周一任命凯尔·舒尔茨(Kåre Schultz)为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其任务为制定公司发展战略,剥离资产,削减债务并恢复投资者信心。

该消息发布后,梯瓦制药股价于当日上午11时01分在特拉维夫证券交易所上涨了7%。

现年56岁的舒尔茨在全球制药和医疗保健企业从业近30年,此前曾担任丹麦灵北制药(H. Lundbeck A/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重组了该公司,并实施了转轨战略。

梯瓦制药在声明中表示,舒尔茨在灵北制药工作前曾任丹麦诺和诺德制药(Novo Nordisk)首席运营官,彼时其任务为将该公司打造成世界最佳制药公司之一,为此他采取了以指标测量为主的运营方法。

舒尔茨将前往以色列,在位于佩塔蒂科瓦(Petah Tikva)的梯瓦制药总部工作,接替梯瓦临时CEO伊扎克·皮特伯格(Yizhak Peterburg)。在此之前皮特伯格将继续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此外,梯瓦制药表示舒瓦茨将尽快掌管公司。

“凯尔拥有全球制药业经验,曾成功实行企业转轨战略。他可以以低增量成本推动企业发展和全球扩张,履行对股东的承诺,同时遵守企业文化。因此他是带领梯瓦制药走向下一阶段的正确人选。”梯瓦制药董事会主席索尔·巴尔(Sol Barer)说道。

“凯尔对于全球制药产业见解深刻,精通非专利药物市场。”索尔·巴尔表示,“他众所周知的战略、金融和运营能力及其致力于公司发展的承诺将提升股东的资产价值,提高梯瓦制药的地位,并能实现长期成功。”

同时他表示,舒尔茨追求卓越的教养与承诺“使其在职业和文化上完全能够融入我们公司”。

梯瓦制药前首席执行官埃雷兹·威戈德曼(Erez Vigodman)于今年二月辞职,此后该公司一直在寻找新任首席执行官,

三年前,威戈德曼被任命为梯瓦首席执行官,试图扭转企业收益。此前,梯瓦制药一直是以色列的自豪,也有着规整的投资计划。但随后该公司由于所谓的频繁失策而发展受阻,其中最重要的是以400亿美元收购了Actavis Generics。然而这一意在对抗与Actavis Generics多发性硬化重磅专利药品竞争的策略以失败告终。此外,在其Copaxone药物专利到期后,梯瓦未能找到替代性的其他药品以获得盈利。

梯瓦制药声明称,舒尔茨的首要和主要任务之一将是监督和完成梯瓦制药与Actavis Generics的并购案,该交易预计到2019年底将创造约14亿美元的协同效益和节税额。

舒尔茨的加入对梯瓦制药长期战略方向的影响尚不明了,但他的短期首要任务可能将专注于解决梯瓦制药膨胀的成本基础;而对Actavis的收购结束之后,这一现象或有机会实现合理化。花旗分析人士利亚夫·亚伯拉罕(Liav Abraham)周一写道:“我们相信梯瓦制药董事将授权舒尔茨先生改变运营方式,为公司创造长期价值。”

“我期待和梯瓦制药整个团队紧密合作,一起为公司和其股东打造成功的未来。”舒尔茨在声明中写道。

梯瓦制药的负债额已超过300亿美元,为该公司当前市值的两倍。为降低成本,临时CEO皮特伯格曾出售资产,宣布关闭工厂并裁员约7000人。

梯瓦制药过去12个月的股价在特拉维夫证券交易所已下跌了68%。

梯瓦制药在提交给特拉维夫证券交易所的声明中表示,舒尔茨与梯瓦的合作协议期限为五年,之后合同将自动延期一年。根据协议,舒尔茨每年基本工资为200万美元,股权激励和绩效奖金将视业绩而定,数额可达其基本工资的140%。他还将收到2000万美元的聘用现金奖励、股票及期权。

花旗分析人士亚伯拉罕称,梯瓦制药此次的聘用价格不菲。

“这对股市将是短期利好,因为大多数以色列机构都在减持股票,所以他们会购买(梯瓦)股票。”耶路撒冷银行销售交易员萨尔·戈兰(Saar Golan)表示,并称舒尔茨“面临着处理大额债务、剥离资产、为公司制定新战略等许多中期和长期挑战”。

————————

相关阅读:

Teva偏头痛药物实验效果显著 股价随之回升

以色列梯瓦制药或在全球裁员6000人

梯瓦制药CEO宣布卸任 “国民股票”巨头转型能否成功?

收购失利遇市场波动 巨头梯瓦制药能否走出寒冬?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