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已正式通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称将退出。这一表态距以色列宣布效仿美国退出UNESCO的做法已时隔两个月。

UNESCO总干事奥德丽·阿佐雷(Audrey Azoulay)发表声明称,她已于本周五正式被告知:以色列将于2018年12月31日退出该组织。

“我对此深表遗憾,因为我相信只有在UNESCO内部,各国才能尽最大努力克服组织的能力差异。”她说道。

在阿佐雷宣布该消息前,以色列于最后一刻提交了必要文件,无须在UNESCO内再多参与一年。

以色列驻UNESCO代表卡梅尔·沙马-哈科恩(Carmel Shama-Hacohen)本周四发表声明称,他已于最后时刻提交了一封正式信函,宣布以色列将离开该组织的意向。该信函连同一盒巧克力和相关文件一同被送至UNESCO巴黎办公室的门前,但由于彼时正值年终假期,办公室并无可签收的人。

2017年12月28日,以色列驻UNESCO代表卡梅尔·沙马-哈科恩递交官方文件,宣布以色列正式退出UNESCO。(图片来源:供图)

但阿佐雷最终还是收到了以色列的通知。

一周前,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称以色列将退出UNESCO,部分原因为该组织对以色列抱有偏见。而两个月前,美国已正式宣布退出UNESCO。

为了与美国同时于2018年底退出该组织,以色列须至少提前一年向阿佐雷正式提交意向书。

“今天我们正式提交了退出意向书,结束了以色列的UNESCO成员身份。”沙马-哈科恩本周四说道,“我今天和助理一起去办公室,首先给了警卫一盒巧克力作为新年礼物,请他们原谅我们的叨扰。”

沙马-哈科恩称,他向警卫解释了情况,但警卫称他们不得签收任何信件,也不得接收任何官方文件。

2017年10月13日,UNESCO新任总干事奥德丽·阿佐雷在巴黎UNESCO总部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图片来源:法新社/Thomas Samson)

沙马-哈科恩称他最终进入了UNESCO办公室,并“和警卫达成协议,允许我们在信上注明:我们曾试图将信交给警卫,但遭到了拒绝”。

他表示,自己随后将信函邮寄给了UNESCO总干事阿佐雷,后者亦同意将该信视为以色列退出UNESCO的正式通知。

沙马-哈科恩称,以色列与10月刚上任的总干事阿佐雷之间关系友好,还表示希望阿佐雷可以成功摆脱该组织的政治议题,“将其重新转变成为专业组织”。

UNESCO以其保护文化遗址和传统的世界遗产项目而闻名,同时致力于打击暴力极端主义,改善女童教育,推进大屠杀理解,捍卫媒体自由并鼓励科学界应对气候变化。

近几年,该组织的一些决议称以色列与其国土所在地无历史联系,并将一些遗址归为巴勒斯坦文化遗址,激起了以色列的愤怒情绪。

同时相关报道称,以色列的退出文件中包含一项条款,即若UNESCO在明年年底前进行改革并改变对以色列的态度,以色列将考虑撤回退出决定。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