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数据显示,以色列超正统犹太劳动力的数量在几年的增长后出现了下降趋势。

以色列民主研究所(Israel Democracy Institute)本周一援引官方数据称,以色列超正统犹太男性的就业率从2016年的51.7%降至2017年的50.3%,改变了此前几年以来的稳定增长态势。

以色列央行早些时候发布的数据显示,2001年,以色列超正统犹太男性的这一比率低于40%。尽管近年来该群体的就业率有所增加,但仍远低于经合组织平均80%以上的男性就业率。相比之下,超正统犹太女性对世俗生活的融入度更高,就业率在2001年到2016年之间从不足50%增长至近70%,高于经合组织60%的平均值。

专门研究该群体的吉拉德·马拉赫(Gilad Malach)表示,政府继续为超正统犹太教神学院学生提供补贴是导致上述现象的主要原因。

数十年来,超正统犹太教人士借其政治影响力来维持与世俗世界隔绝的生活方式。他们有独立的教育系统,无需服义务兵役,并以纳税人交纳的钱养活庞大的家庭。

超正统犹太领导人坚称,他们的年轻人通过祈祷和学习宗教为国家服务,加入军队或做世俗工作将破坏其生活方式。

超正统犹太群体的出生率和失业率较高,为以色列最贫困的群体之一。以色列政府此前已推出项目和群体内部的改革措施,逐步提高该群体的社会融入度。

2016年,以色列陶布政策研究中心(Taub Center)的国家报告显示,2008年至2014年,进入学术机构学习的超正统犹太人数从1222人增至3227人,增加了近三倍。2014年,超正统犹太群体中有约1600名女性和450名男性获得学位,而2012年这一数字仅分别为约650人和200人。

以色列央行警告称,极低的超正统犹太男性和阿拉伯女性就业率阻碍了以色列的长期发展。以色列有800余万人口,其中约有20%为阿拉伯人,10%为超正统犹太人。这些群体规模的发展速度位居所有人群前列。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