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来语媒体本周二报道称,前以色列内阁秘书兼总理办公室副总司长茨维·豪瑟(Zvi Hauser)就数十亿美元潜艇腐败案向警方提供了证词。当天接受警方讯问的还有总理内塔尼亚胡前顾问沙洛姆·施罗莫(Shalom Shlomo)。

豪瑟于2009年被内塔尼亚胡任命为内阁秘书,2013年卸任后加入了Goldfarb Seligman & Co.律师事务所。而施罗莫2006年至2009年为时任反对党领袖内塔尼亚胡的顾问,不久后后者便出任总理。

豪瑟和施罗莫目前尚非系列腐败案件的嫌疑人。

2014年9月23日,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登上蒂森-克虏伯潜艇。(图片来源:Kobi Gideon/GPO/Flash90)

2014年9月23日,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登上蒂森-克虏伯潜艇。(图片来源:Kobi Gideon/GPO/Flash90)

早在2016年底,以色列警方便因内塔尼亚胡涉嫌潜艇受贿案而扩大调查范围。此前,内塔尼亚胡曾极力推动以色列国防部门采购德国海军护卫舰,以保护以色列的海上天然气田;而潜艇制造商——德国蒂森-克虏伯(Thyssen Krupp)的代理律师恰为内塔尼亚胡的亲戚兼个人律师戴维·希姆龙(David Shimron)。

以色列总理办公室的两任前总司长均被卷入受贿案中。8月4日,经历了连续两年调查的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前总司长阿里·哈罗(Ari Harow)与以色列警方达成协议,表示愿意成为内塔尼亚胡受贿案的“国家证人”并提供证词。接替阿里·哈罗任总司长的大卫·沙兰(David Sharan)也因涉案而于9月3日被捕。与他一同被捕的还有五人,其中不乏以色列国防军高级官员。

2017年7月21日,德国蒂森-克虏伯以色列代理商米基·加诺出庭。(图片来源:Flash90)

2017年7月21日,德国蒂森-克虏伯以色列代理商米基·加诺出庭。(图片来源:Flash90)

调查扩大的原因为德国蒂森-克虏伯以色列代理商米基·加诺(Miki Ganor)提供的信息。作为此案的重要嫌疑人,加诺已于七月成为了“国家证人”。

调查人士怀疑加诺通过贿赂手段促成了以色列对蒂森-克虏伯三艘潜艇的收购决定,尽管以色列国防部对此持反对态度。

尽管内塔尼亚胡本人非此案嫌疑人,但他的个人律师戴维·希姆龙已接受了警方的多次讯问。

据报道,在以色列出生的好莱坞大亨阿诺恩·米尔坎(Arnon Milchan)上周也因涉嫌向内塔尼亚胡行贿而接受了以色列警方的多次讯问,牵涉案件为“1000号案”。

在“1000号案”中,内塔尼亚胡及妻子萨拉涉嫌非法收受多位富豪的礼物,其中主要为阿诺恩·米尔坎所赠的雪茄、香槟等礼品,价值数十万谢克尔。

以色列《国土报》报道称,警方询问了米尔坎是否曾贿赂内塔尼亚胡,以便让后者协助其在以色列国内外谋取商业利益。而以色列电视台第二频道报道称,米尔坎的证词加深了内塔尼亚胡的嫌疑,而且前者不太可能被提起公诉。

2017年9月3日,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在内阁每周例会上。(图片来源:Marc Israel Sellem/Pool)

2017年9月3日,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在内阁每周例会上。(图片来源:Marc Israel Sellem/Pool)

Ynet新闻显示,内塔尼亚胡身边的消息源表示:“任何试图抹黑总理和阿诺恩·米尔坎之间持久深厚友谊的尝试都是毫无根据的,而且必将失败。”

据报道,米尔坎在之前的证词中向警方确认自己多年前曾向内塔尼亚胡及妻子萨拉赠送价值数十万谢克尔的礼物,但从未期望任何回报。亦有消息称,内塔尼亚胡曾代表米尔坎与美国前任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交涉,为其获得了一张长达十年的美国居留签证。

米尔坎与“2000号案”也有牵连。“2000号案”涉及内塔尼亚胡与以色列《新消息报》(Yedioth Ahronoth)出版商阿尔农·莫泽斯(Arnon Mozes)之间的非法补偿交易,以压制《新消息报》的竞争对手——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旗下的《今日以色列报》(Israel Hayom)。

内塔尼亚胡始终否认自己有任何不当行为,并日益指责媒体火上浇油,过分报道民间抗议活动,以驱逐他下台。

————————

相关阅读:

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前总司长卷入潜艇受贿案被捕

民调称72%以色列人支持继续调查内塔尼亚胡受贿案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