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以色列犹太和阿拉伯社区的紧张关系加剧,两大社区均愈发质疑未来可以双方和平共处的前景。

海法大学社会学教授萨米·斯穆赫(Sammy Smooha)的调研显示,2015年至2017年间,以色列阿拉伯裔对以色列国际及其犹太民族特性的认可度猛降,同时犹太裔对阿拉伯裔作为平等公民的接受程度亦下降。

调研也发现,大多数阿拉伯裔认同以色列的宜居性,未来也不愿搬到巴勒斯坦。调研结论中,斯穆赫强调,尽管两大社区分歧增加,但“犹太裔和阿拉伯裔和平共处的基础仍坚实”。

此次调研名为“2017年阿拉伯裔-犹太裔关系指数”。该调研发现,2017年有58.7%的阿拉伯裔以色利人承认以色列的国家身份,远低于2015年的65.8%。认同以色列为犹太民主国家的阿拉伯裔从53.5%降低至49.1%,而承认以色列为犹太复国主义国家的人口比例从42.7%降至36.2%。

2017年,承认以色列是犹太国家的阿拉伯人口比例从2015年的60.3%降至44.6%。同样,2017年仅49.7%同意希伯来语为以色列的主导语言,而2015年这一比例为63.4%。

阿拉伯人约占以色列人口的21%,犹太人约占75%。

海法大学社会学教授、以色列奖得主萨米·斯穆赫。(图片来源:YouTube)

2017年,仅51.6%的犹太人口接受阿拉伯裔儿童进入其子女所在的学校班级,而2015年这一比例为57.5%。接受阿拉伯裔邻居的犹太人口也有所下降。2015年至2017年,拒绝进入阿拉伯城镇的犹太人口从59.3%增加至63.7%。

1976年,斯穆赫首次进行了此类调研。其结果结果显示,尽管阿拉伯裔以色列人越发质疑以色列的合法性,他们仍不愿离开以色列。2017年,77.4%的阿拉伯裔表示未来他们不愿生活在巴勒斯坦,而2015年这一比例为72.2%。约60%的阿拉伯裔表示相比全球其他国家,他们更愿意生活在以色列,该比例高于2015年的58.8%。

斯穆赫表示:“过去数年犹太和阿拉伯社区的关系急剧恶化。不过这种恶化并不代表会有革命性变革。”

他补充说:“现在,大多数犹太裔和阿拉伯裔人口都同意和平共处的理念,他们都接受1967年第三次阿以战争前的以色列,认为以色列宜居,拥护民主,赞成公民平等是和平共处的基础和国家的重要目标”。

斯穆赫将犹太和阿拉伯人口越发极端的态度归咎于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右翼政府“削弱民主”的行动、巴勒斯坦“青年起义”行动、以巴之间缺和平谈判匮乏和政府对阿拉伯不足社区投资。

为了收集数据,2017年5月至8月期间,斯穆赫及其团队调查询问了七百名阿拉伯裔和七百名犹太裔以色列人。2012年起,海法大学和以色列民主学会联合开展此项研究。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