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24岁的丽卡·格林伯格(Rika Greenberg)离开以色列,回到出生地丹麦。作为一名教师和通信业从业人士的丽卡在孩提时就随家人移民至以色列,因此,她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犹太和以色列身份。丽卡把自己的两个孩子(如今分别为18岁和19岁)白天送去犹太学校和布奈·阿基瓦青年组织(Bnei Akiva youth movement)。对两个孩子成功的犹太复国主义教育,丽卡19岁的女儿最近决定移民以色列,并志愿加入以色列国防军(the Israel Defense Forces)。然而,去年二月丽卡前往哥本哈根的以色列驻丹麦大使馆更新自己的以色列护照,她意外地得知了一个坏消息。

“办事人员看了一眼电脑系统告诉我她不能更新我的护照,因为自1999年,我一直有一张来自Bezeq电话公司的账单未支付,因而不能离开以色列。” 丽卡近日在哥本哈根接受《以色列时报》电话采访时说道。

“如果我现在前往以色列,将无法离开那里,因为我欠Bezeq公司16000新谢克尔(合4500美元)。但是1999年我根本不住在以色列,也从未和Bezeq公司签订过合约。”

2017年丽卡·格林伯格(左)和孩子在哥本哈根的照片(图片来源:供图)

自那以后丽卡开始了持续数月的卡夫卡式的冒险历程,她试图向以色列政府、以色列代理办公室(the Israeli Executor’s Office,负责征收债务的政府机构)和Bezeq公司证明,自己根本不可能欠Bezeq公司16000新谢克尔,因为她从来没有开通过Bezeq的电话线路。

丽卡向这三方寄送文件,表明自1993年起她就住在丹麦。她从以色列内务部获得了自己出入以色列的记录,表明至1999年,也就是发生所谓的账单那一年,她已经离开以色列长达6年了。

有一次,以色列驻丹麦大使馆的一名工作人员把她叫到一边,好心劝她把帐还了,这事就这么算了。

“但是我不想这样做,我没有钱,而且还钱就意味着承认自己犯了罪。”

Bezeq公司商标(图片来源:供图)

有类似遭遇的不止丽卡一人。不论是新移民还是以色列人,和以色列电话公司发生财务纠纷都是很常见的事。在脸书的搜索栏里输入任意一家以色列电信公司的名字,你将会看到一大串用户的抱怨,包括他们被过高收费、乱收费、被骗,甚至因为根本没有的费用问题在机场被拦截。

专家称出现这种情况并非意外,这是以色列商业文化的一部分。这种文化被称为“shitat hamatzliah”(希伯来语“成功之法”),意为“试一试”。许多电话和移动服务商系统性地向客户超额收费:如果成功了,当然很好;如果遭到客户或其律师的强烈抗议,他们往往就放弃了。

Emun Hatzibur研究团队负责人缇玛·内沃(Tamar Nevo)告诉《以色列时报》,这种现象从2014年以来不断增多,其团队不断接到客户投诉,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移动服务商的欺诈。内沃表示,新老移民是最有可能遭遇过度收费的群体。

2015年7月,以色列议会公共请愿特别委员会(the Knesset Special Committee for Public Petitions)举行了名为“关于移动公司在销售设备同时误导用户的公众投诉”的听证会。

在听证会上,数名以色列移动电话公司的客户讲述了自己是如何得到这些本以为是免费,实际上都是收费的设备。

Pelephone公司商标

同一场听证会上,Pelephone公司的发言人埃杜·罗森伯格(Ido Rosenberg)否认其公司有任何不当行为。

“相反,Pelephone并没有让销售代表欺骗客户。需要指出的是,销售代表不仅告诉客户,还和客户签署了合约。这样一来客户就必须遵守合约条款。”

以色列通讯部的一位发言人告诉《以色列时报》,法律禁止电话公司通过口头和书面不一致的言辞来误导客户。任何觉得自己被类似行为误导的消费者应该向通讯部的公共投诉部门投诉。如果投诉内容属实,客户将获得赔偿。如果有大量相似投诉,电话公司会被罚款

  • 债务困境

但消费者抱怨这些保护消费者的法律很少被执行。此外,如果不偿还债务,在政府代理办公室的支持下,电话公司的律师都会严格催账。

阿里·纽曼(Ari Newman)是一位居住在耶路撒冷的美国电影制片人和小说家。去年四月,他原本要出国享受逾越节假期,却在机场被拦下。

飞机起飞前不久,纽曼被告知“护照有问题。”纽曼被送往机场的另一个区域,办事人员告诉他,其护照已被以色列代理办公室扣押,因为他拖欠Pelephone公司(Bezeq旗下的一家移动电话公司)12000新谢克尔(合3500美元),在债务还清之前不能出国。

阿里·纽曼(图片来源:供图)

“三年前我就取消了Pelephone公司的服务,我也从来没有收到过账单或相关的通知。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欠他们钱竟然是在机场。”

纽曼不得不取消了度假计划。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一直索要来自Pelephone公司的账单,却一无所获。他试图与该公司的律师聊了聊,正是这名律师发起了针对纽曼的出行禁令。

“他还是没给我寄账单。我问他,他只是说,‘你要是不还钱,就没法出国。’”

根据以色列执法和债务追索局(the Enforcement and Debt Collection Authority)近期发布的年度报告,七分之一的以色列成人(709000人)在该机构拥有公示的欠债记录。

以色列执法和债务追索局共计有250万件案件,其中47万件涉及银行和保险公司债务,37万件涉及电话和网络供应商。许多债务涉及金额最初较小,但随着欠款时间延长呈指数增长,主要是由于欠费款、欠款利息和调整值。拥有这样的纪录意味着这些人随时可能经历各种追索方式,如冻结银行账户、没收汽车和房屋以及禁止出国。

  • 强者生存

然而如果消费者拥有强大的盟友,比如律师或记者涉入其中,问题通常会很快解决。因此,Keep Olim组织开始在以色列成立一个联盟,向欺负新移民的公司或组织施压。“拥有强大的组织支持将使消费者占据优势。”

提茲威卡·戈维耶(Tzvika Graiver), Keep Oli组织中为新移民服务的法律代表(图片来源:脸书)

似乎是呼应了Keep Olim组织的观点,当《以色列时报》致电Bezeq公司讯问丽卡·格林伯格的事情时,历经数月僵局的问题迎刃而解。

“我太高兴了,” 丽卡说,“Bezeq签署了协议”,取消了针对她的所有指控。“现在问题已经解决了。”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