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通讯社(JTA)——炎炎夏日,人们可能会以为,随着公众对日光照射危害的了解,皮肤癌的发病率会下降。

但事实并非如此。

在过去三十年里,被诊断患黑色素瘤(最致命的皮肤癌种类)的人数剧增,且犹太人患黑色素瘤的几率高于多数人。

2017年7月4日,人们在特拉维夫海滩上享受日光浴。(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2017年7月4日,人们在特拉维夫海滩上享受日光浴。(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皮肤癌的统计数据应该引人深思。大多数黑色素瘤(和约90%的非黑素瘤皮肤癌)的形成都与紫外线照射有关,每年新增皮肤癌病例数量都高于乳腺癌、肺癌和结肠癌的总数。

犹太人的情况更糟。BRCA2基因突变的人患乳腺癌、卵巢癌、前列腺癌和胰腺癌的风险更高,皮肤癌亦是如此。

BRCA1和BRCA2基因产生的蛋白质会参与修复损伤的DNA,有助于抑制细胞过快生长和分裂。但BRCA1和BRCA2基因的突变也会阻碍DNA修复,从而使有潜在破坏性的突变持续存在。随着突变的不断累积,细胞也会不可控地生长和分裂,形成癌症肿瘤

每400个普通人中就有1个BRCA突变基因携带者,但这一数字在犹太人中高达40:1。这也就意味着犹太人患BRCA突变相关癌症的可能性为普通人的10倍。

尽管黑色素瘤占皮肤癌病例的比例不到1%,却是大多数皮肤癌患者死亡的罪魁祸首。2001年的一项研究表明,若一个人曾有五次以上的晒伤,其患黑色素瘤的风险就会加倍。同时,尽管因基因突变而皮肤白皙或有皮肤癌家族史的人最可能患黑色素瘤,但任何人(包括皮肤颜色深的人)都有可能患病。

美国癌症协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表示,早期发现黑色素瘤的患者中有98%可有五年存活时间,但若等到病症蔓延到淋巴结(62%的患者在患病5年后都会达到这一阶段)或者癌细胞转移、扩散到其他器官(18%的患者会出现此类情况)时,其存活率就会急剧下降。

不过好消息是:以色列和美国开展的尖端黑色素瘤研究为皮肤癌患者带来了更多希望。

就在10年前,以色列还是全球黑色素瘤患病率最高的国家之一。随后,以色列就日光照射的危害对民众进行了更好的教育,并对数千名妇女进行了BRCA突变检测,还对患黑色素瘤风险增加的女性给予了及时提醒。这一系列的努力最终使以色列黑色素瘤患病率降至世界第18位。这些活动的资金支持一半源于以色列癌症研究基金会(Israel Cancer Research Fund,简称ICRF)。

耶鲁大学医学肿瘤学家及研究员哈里特·克卢格(Harriet Kluger)博士表示,预防皮肤癌的首要做法就是减少日晒量。同时在研究领域,以色列阿里埃勒大学(Ariel University)研究员加比·格利茨(Gabi Gerlitz)博士正研究黑色素瘤细胞迁移的内在机制,以找到阻止癌细胞转移的方法。

以色列阿里埃勒大学研究员加比·格利茨博士。(图片来源:加比·格利茨供图,犹太通讯社发布)

以色列阿里埃勒大学研究员加比·格利茨博士。(图片来源:加比·格利茨供图,犹太通讯社发布)

格利茨指出,90%的癌症患者并非死于原发性肿瘤,而是因癌细胞转移至重要器官而死亡。关键问题在于,细胞是如何转移的?

格利茨团队从研究转移的黑色素瘤细胞核DNA入手。研究发现,DNA会在细胞开始迁移时收缩,好似要紧紧包裹好去旅行一样。

“我们在观察移动的细胞时发现,被称作细胞骨架的纤维会帮助细胞迁移并重塑细胞核。”他说道,“我们是第一个研究细胞移动过程的团队。其他研究人员后来在白血病、结肠癌和乳腺癌的细胞研究中都发现了这一情况,表明这个过程是普遍现象。”

观察到DNA会收缩并在不同细胞间移动后,格利茨立即开始研究DNA收缩是如何且何时影响基因的。该研究得到了为众多以色列癌症研究机构筹集资金的ICRF的支持。

“只要能完全理解迁移细胞内部发生的变化,我们就可以确定癌症患者的治疗目标。”他说道,“如果能知道某个特定基因对细胞转移的重要性,我们就可以尝试对其进行干扰。”

以色列巴伊兰大学肿瘤免疫和免疫治疗实验室主任西里尔·科恩(Cyrille Cohen)博士正在ICRF的资助下专注于癌症免疫治疗研究,探究如何通过刺激和改善人体免疫系统而预防或治疗癌症。

“癌症免疫治疗领域的基本原理是,人体的免疫系统能在某些情况下识别并杀死癌细胞。” 科恩解释道,“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一直都存在,但有时由于食物或接触到的事物(如阳光或烟雾)等外部压力,人体内会出现更多癌细胞。这些癌细胞能摧毁人体的自然防御系统,连免疫系统也无法对付它们。”

科恩的实验室致力于研究并通过基因手段改变T细胞(对根除病毒和广泛调节免疫反应来说至关重要)的抗肿瘤反应。他的团队已找到了调节T细胞反应的方法,使其在面对癌细胞时更加强大。

这就为抗击癌症提供了个性化疗法。科恩团队对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少数患者进行了临床试验,并使用基因测序法确定每个患者癌细胞突变的数量和种类。之后,他们通过计算机算法预测了T细胞靶向的突变,并模仿黑色素瘤细胞突变制造出合成分子。

在挑出靶向细胞突变的T细胞后,研究人员发现这些细胞在被注射到患者体内后可以对抗肿瘤。如今,科恩的研究旨在加快T细胞预测过程,更好地了解有效癌症免疫反应的要求。

总部位于美国的癌症研究基金会(Cancer Research Institute,简称CRI)正与ICRF合作,共同资助以色列的免疫治疗相关研究。

CRI首席执行官吉尔·奥唐奈-托梅(Jill O’Donnell-Tormey)称,以色列以医学创新而闻名,但难以获得资金支持。

“CRI一直在全球范围内资助出色的科学研究。此次合作既能充分利用CRI在免疫领域的专业知识,又能借力ICRF与以色列其他机构的长期合作关系。”她补充道,“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吸引以色列尖端科学人才专注于免疫治疗研究。”

奥唐奈-托梅还表示,在以色列取得成功的所有研究“最终将影响全球癌症患者的生命”。

————————

相关阅读:

以色列研究称简单药物疗法有助于防止肿瘤转移

研究称大屠杀幸存者患癌率更高

以色列初创企业发现预防肿瘤抵抗化疗新方法

以色列质子疗法使肿瘤治疗设备造价减半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