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研究人员表示,受到创伤后,人源大麻素受体系统可能发挥着保护神经系统的作用。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研究团队发现,受到创伤性脑损伤的老鼠在接受大麻素治疗后,恢复显著加快,这可能为不远的将来进行临床试验打开了新的大门。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埃斯特•索哈米教授表示,大麻素是从大麻中提取的或者人工制造的化合物,能够作用于人体细胞内的特定大麻素受体。最有名的就是大麻中主要的活性精神成分——四氢大麻酚。人体内天然的大麻素受体——内源性大麻素系统分布于大脑以及体内的大多数器官当中,被认为是哺乳动物的神经保护机制。

索哈米表示,当发生中风或遭到创伤时,人体会分泌这些保护大脑的物质。在早前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分析了遭受创伤性脑损伤后小鼠体内的内源性大麻素2-AG。2-AG是在体内自然产生的,不过含量相对较低,还不足以有效保护大脑。

研究人员注意到,经历创伤后,2-AG的含量显著提高,尽管他们尚未明确具体的原因。

索哈米表示:“高含量的2-AG不能说明什么,重要的是它所发挥的作用。”

他们给予脑创伤后的小鼠更多从植物提取出的2-AG,并发现这种物质能够帮助小鼠进行恢复。

索哈米表示:“虽然2-AG是由大脑分泌出来的,但并不足以保护大脑,所以我们需要增大剂量。大脑创建了这种保护机制,我们想要模仿大脑的做法,并且做得更好。”

索哈米表示,小鼠只接受了一次用量,但创伤后的3个月都表现出了积极的恢复效果。2-AG的主要功效就是抗炎。

索哈米表示:“创伤后运动功能、认知功能的恢复效果更好了。所有我们研究的受损因素都会受到2-AG的影响,经过治疗的小鼠的恢复效果要好于没有治疗的。”

问题在于,两种大麻素受体CB1与CB2都参与了反应。CB1负责大麻素的精神活性反应,没有那么稳定,因此不能用来当作药物。而CB2不参与大麻素的精神活性反应。

索哈米表示:“如果能区分两种受体,这款药物对制药公司和医生就更有吸引力,因为这样一来可以大大降低副作用的影响。”

索哈米与她的团队研发了以2-AG为模型的合成分子,能够激活CB2受体但又不会影响CB1受体。研究人员研究了HU-910与HU-914这些分子对闭合性脑损伤的老鼠的作用。他们研究了这些物质对老鼠大脑以及皮质脊髓束的作用,皮质脊髓束是一种大脑中随脊髓延伸的神经通路,负责身体的运动控制。索哈米表示,在此之前还没有人研究过大麻素对皮质脊髓束的作用。

研究人员发现,创伤性脑损伤后的大脑与神经束的恢复有了很大改善,包括运动机能,这是恢复过程中很重要的一项指标。

索哈米表示,目前还没有通过治疗创伤性脑损伤的药物,部分原因是因为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20年间研发这类药物治疗的失败,使得药品公司不愿意认可新的疗法。

索哈米表示:“情况很复杂。治疗设计的机制与时机都要非常谨慎。治疗的时机非常关键,这是很多试验失败的根源。”

药物需要在受伤后的数小时内在特定的治疗窗口以单次用量进行服用。

研究团队并未发布所有的数据,不过他们希望这种疗法能够进展到临床试验的阶段,并最终成为创伤性脑损伤的处方疗法。

参与此次研究的拉斐尔•梅舒朗教授首次发现了四氢大麻酚的结构。他还在上世纪90年代发现了内源性大麻素系统。

6月4日-6日,索哈米将在特拉维夫的Cann10国际医用大麻会议上发表题为《论CB2受体在创伤性脑损伤小鼠恢复中的作用》的研究。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