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六名以色列科学家深入令人生畏、布满陨石坑和岩石的荒野,模拟火星生活。

本周日,他们脱下头盔,呼吸以色列内盖夫沙漠充足的空气。此前,他们在这里度过了四天模拟火星生活。

此次任务是多项火星”探险”计划中的首项任务,任务地点位于崎岖的拉蒙陨石坑Mitzpeh Ramon城镇附近的D-MARS(沙漠火星模拟拉蒙站)。

2018年2月18日,以色列模拟宇航员在D-MARS的太阳能电池板上行走。(图片来源:法新社/ MENAHEM KAHANA)

该实验为全球多处开展的模拟火星任务之一,目的是帮助计划未来的载人火星任务,同时推进以色列刚萌芽的太空计划。目前,该计划由科技知识,大量卫星和许多梦想组成。

该实验项目由以色列航天局与以色列科学技术和空间部赞助。

“D-Mars项目一半是为了研究,另一半是为了延伸太空项目。吸引大众注意力,培养学生对太空的兴趣是该项目的重要目的之一”,项目参与者盖伊·罗恩(Guy Ron)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

项目组织者表示,在模拟任务中,所谓的”拉蒙宇航员”测试了栖息地设计、宇航服、通信基础设施和任务支持中心的工作流程。

另外,他们进行了包括寻找宇宙射线、3D打印项目和心理测试在内的五项科学实验。

2018年2月18日,一名以色列科学家结束模拟生活,准备离开D-MARS空间站。(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在模拟任务中,宇航员以胶囊食物为食,住在封闭的空间,离开住所外出实验时都必须穿戴太空服。

项目组织者表示,拉蒙陨石坑的位置可以模拟火星的地形,该地”在地质、干旱程度和隔离度方面与真正的火星环境有许多相似之处”。

距离约旦一百公里的月亮谷(Wadi Rum)曾是电影《火星救援》等好莱坞电影的拍摄地,如今已成为游客寻求”火星体验”的旅游景点。

营地指挥官、以色列任务的负责人希勒尔·鲁宾斯坦(Hillel Rubinstein)博士称D-Mars项目是”一次特别的、令人激动的经历,亦拥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团队”。他补充道:”即使成年人也可继续憧憬遥远的星星。”

模拟火星基地仅是工具,而非万能药

有人称探索火星这一太空梦想可能很快就能实现。

尽管载人火星任务仍处于未实现的科幻小说阶段,但Space-X公司最近发射的猎鹰重型火箭却给人们带来了许多希望。曾在阿曼沙漠(Omani desert)参与类似火星模拟任务的模拟宇航员卡尔迪克·库尔玛(Kartik Kumar)认为,猎鹰的发射”引领我们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我们可以将火箭投入外太空,也可将其送往火星”。

2018年2月7日,模拟宇航员乔奥·卢萨达(中)递给同事卡尔迪克·库尔玛一架无人机。(图片来源:AP Photo/Sam McNeil)

公共机构和私人企业都开始探索火星,前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和SpaceX的创办人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先后宣布,几十年后人类将能够登上火星。

中国等新的挑战者正加入美国和俄罗斯,雄心勃勃地开始火星探险。

“蓝色起源”(Blue Origin)等太空公司已公布其未来基地、船舶和太空服的示例图。

玛丽·罗琦(Mary Roach)所著的《打包去火星》是许多研究火星的科学家最喜爱的书籍之一,书中提到,佛罗里达海岸水下、南极洲寒冰荒漠以及夏威夷的火山口都建有人造空间站。

2018年2月18日,以色列模拟宇航员开始其在D-MARS的项目。(图片来源:法新社/ MENAHEM KAHANA)

斯科特·哈伯德(Scott Hubbard)说:”陆地模拟项目是太空探索的工具,但不是万能药。”被称为”火星沙皇”的他曾领导美国航天局的火星计划。他说,一些模拟项目已经帮助科学家研发出了相机、火星探测器、太空服和闭环生命支持系统。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在莫哈维沙漠(Mojave Desert)测试即将出发的火星探测器,他们亦发现了人类适应火星的能力。

哈伯德说:”在非结构化环境中,人类的适应能力远好于我们发送到太空中的所有机器人。”他补充说,人类而非机器人是探索火星的关键。

以色列模拟宇航员在D-MARS项目中。(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欧洲空间局”模拟行星”项目试验地点包括智利、秘鲁、南非、纳米比亚、摩洛哥、意大利、加拿大、南极洲、俄罗斯、中国、澳大利亚、印度、德国、挪威、冰岛和美国九个州。

但哈伯德表示,目前仍有许多未知数,模拟环境”在任何方面都无法真正地替代火星环境”。

美联社对此报道亦有贡献。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