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科技公司公开募股的美国投行Aegis以及Zag/S&W国际律师事务所表示,以色列公司在等待IPO最佳时机的同时,正秘密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撰写招股书。

“IPO窗口打开前,(我们)会经历很多痛苦。” Aegi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德(Robert Eide)近期在ZAG/S&W特拉维夫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道。Aegis管理着40亿资产,而艾德也是首次来到以色列。

艾德预计,2017年Aegis将在美国市场完成约8至15家首次与二次股票配售。他表示:“我们已在与一些公司进行洽谈。”

纽约数据公司CB Insights表示,去年全球科技公司的退出总量与2015年相比下降了4%,共3260笔兼并与收购交易,98笔IPO。《安永全球IPO市场调研报告》显示, 2016年全球IPO数量同比下降16%,其原因为,2016年政治与经济的不确定因素动摇了创业者与投资人的信心,搁置了IPO的计划。

2016年2月,Zag/S&W主理合伙人奥代德·哈-以文(左)与Aegi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德合影。(图片来源:供图)

2016年2月,Zag/S&W主理合伙人奥代德·哈-以文(左)与Aegi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德合影。(图片来源:供图)

“2016年是艰难的一年,没人真正知道市场将何去何从,但各公司与银行都想要明晰的结果。”艾德表示。他说道,市场的活跃“对交易也许是好事,但各公司现在很难决定是否该融资、发行债券和股票。情况正变得更有挑战性。”

CB Insights 《2016全球科技退出报告》显示,2016年美国有1600家科技公司,数量排名世界第一;英国、德国、法国、瑞典、荷兰等欧洲国家排在前10位,以色列位居第11位。

以色列风险投资研究中心(IVC Research Center)与Meital Liquornik Geva Leshem Tal律师事务所的数据显示,2016年,以色列科技企业的退出总额(包括并购与IPO在内)达一百万美元,其中93笔位并购,8笔为收购,IPO仅为3笔。同时,IPO交易量低,总额仅为1500万美元,这使得2016年成为以色列过去10年间IPO总量倒数第二低的一年。相比之下,2014年以色列科技IPO总额达21亿美元,完成17笔交易。

CB Insights表示,2016年下半年IPO交易数有所回升:上半年美国科技公司IPO仅有8笔,而下半年达到17笔。

多年来,Aegis与ZAG/S&W律师事务所为多家以色列公司提供着咨询、投资以及投行服务。

Aegis曾帮助多家以色列生命科学与科技公司进入美国资本市场,使其在近5年获得超过1.6亿美元的融资,其中包括Alcobra与BiondVax分别于2013年与2015年在纳斯达克的IPO。

Aegis的风投分支机构SternAegis Ventures投资了被Opko Health以超过5亿美元收购的波洛尔生物科技公司(Prolor Biotech)、2016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三家以色列公司之一的DarioHealth以及最近上市的Motus GI 医疗科技公司。

2017年情势不明

“Aegis致力于成为医药领域与科技行业的领头者。” 艾德表示,“真正了解一家公司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的策略就是与其一同成长,并在其取得里程碑式的成就时给予其帮助。”

特朗普政府或将下调监管与税收,这也将鼓励更多公司在美国证券交易所发行股票。“如果以色列公司确实需要其成长所需的流动性,就需要在美国上市。” 艾德说道。

Zag美国分部主理合伙人奥代德·哈-以文(Oded Har-Even)表示,Zag/S&W是协助DarioHealth 、Nano Dimension 以及Cellect Biotechnology 3家以色列公司去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律所,他说道:“希望2017年IPO市场能够开放。”

CB Insight在《2017科技IPO报告》(2017 Tech IPO Pipeline)中表示,科技企业日渐成熟的过程中会接到越来越多投资者打来的、鼓励其上市的电话,而与此同时,来自共同基金、对冲基金等“财力雄厚的投资人”对处于后期的初创企业的投资有所减少。因此,“2017年将是充满更多压力的一年”。

“老实说,知道2017年会发生什么的唯一办法就是等到2018年。” 艾德表示,“任何可能发生的宏观事件都可能帮助或损害投资环境,而我们对此无法掌控。不过既然美国打算下调监管与税收,我们认为现在的时机是独一无二的。”

——————

相关阅读:

以色列Mobileye公司在汽车技术领域的退出规模最大

报告:以色列科技企业退出收益逼近最高记录

三分之一的以色列上市公司考虑退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