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空军本周日首度任命了一名女性副指挥官指挥战斗机中队,这距罗尼·扎克曼(Roni Zuckerman)成为以色列首名女性战斗机飞行员已过去约16年。

以色列国防军本周一表示,出于安全考虑,这名女性副指挥官的名字无法被公布。她将指挥在以色列中部Tel Nof空军基地外飞行的F-15先锋中队(Spearhead Squadron)。

军方还表示,以色列空军少校阿米坎·诺金(Amikam Norkin)此次还任命了两名女性军人担任无人机中队副指挥官,其姓名因同样原因无法被公布。

女性组织Na’amat负责人加利亚·沃洛奇(Galia Wolloch)盛赞了此举,但同样称“通往平等之路依然漫长”。

周一当天,军方也任命了14名上校和准将,其中仅一人为女性:特兹普拉·埃雷兹-萨巴蒂(Tzipora Erez-Sabati)中校将被提拔为以色列国防军后方司令部规划与准则部门(Planning and Doctrine Department)负责人。这似乎也印证了沃洛奇的观点。

尽管1948年以色列独立战争和1956年第二次中东战争中均曾有女性驾驶战斗机,但她们在战争结束后即卸任(同时也离开了以色列国防军的其他战斗岗位)。

1993年,爱丽丝·米勒(Alice Miller)曾要求参加以色列空军飞行员课程的选拔,但遭断然拒绝。此后她向高等法院起诉,并被裁决允许参加该项目。然而,米勒最终因体检不合格而退出课程。

1998年,即米勒申请参加课程五年、以色列出现首位女飞行员50年后,雪莉·拉哈特(Sheri Rahat)从同一飞行员课程结业并成为了F-16战斗机的领航员。但严格意义上看,她并不算飞行员。

三年后,华沙犹太人起义的两名领导人——齐薇拉·莱伯金(Zivia Lubetkin)与伊扎克·扎克曼(Yitzhak Zuckerman)的孙女罗尼·扎克曼(Roni Zuckerman)毕业,成为以色列首名战斗机飞行员。

尽管如此,男性依然由于体力优势占据以色列空军飞行员的绝大多数。此外,落选飞行员课程的学员往往会成为无人机驾驶员,但后者中的大多数仍是男性。

有媒体报道称,在以色列空军宣布此次新任命前数小时,犹太复国主义群体和以色列国防军曾就男女性服兵役的政策问题产生分歧。

上周日,数名正统犹太拉比决定将在本周二向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长加迪·埃森科特(Gadi Eisenkot)下达最后通牒,要求对方大力改革以色列国防军男女同服兵役的做法,否则他们将鼓励学生共同抵制以色列国防军的军官培训课程。

沃洛奇对此发表声明,影射拉比威胁一事称:“在空军中的女性打破限制、证明天空并非专属于男性时,仍有人试图阻止女性加入以色列军队。”

————————

相关阅读:

以色列国防军中宗教女性服役人数翻番

女兵开坦克:以军装甲兵团首次培训女兵

以军作战部队女兵数量增加成趋势

调查称约六分之一以军女兵服役时曾遭性骚扰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