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二,能源部预测,十二年内以色列将完全依赖天然气和替代能源来进行电力生产和运输。

能源部长尤瓦尔·斯坦尼兹(Yuval Steinitz)在特拉维夫一场能源会议中表示:”我们计划实现以色列工业以天然气为依托的目标。更重要的是,未来以色列的交通也将依赖于天然气或电力。从2030年起,以色列将创造替代能源,不再进口汽油和柴油汽车”。

斯塔尼兹表示,他将向政府提交一份总体规划。

斯坦尼兹表示,2017年,煤炭和天然气各生产了一半的以色列电力。政府的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电力生产中:83%来自天然气,17%来自可再生能源,实现”零污染”。

2015年9月2日,地中海内的以色列天然气钻塔。(图片来源:Flash90)

今年,电力生产来源将有71%来自天然气,25%-27%来自煤炭以及2%来自可再生能源。2030年,煤炭在经济中将仅作应急和后备之用。

斯坦尼兹说:”我们已经废除了能源多样化的战略。”他指出,此前以色列认为使用煤炭和天然气等多样能源对能源安全至关重要。但如今,他补充说:”我们认识到不需要多样化,我们依然可以实现能源安全。”

他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机会。以色列可以成为首个能源生产零污染、零危害的西方国家。”

斯坦尼兹表示,经合组织的数据显示,以色列每年约2500人死于空气污染。他补充说,两年前通过的存在争议的天然气立法已取得”巨大成功”。通过该法,以色列最大的天然气田利维坦(Leviathan)得以开发,预计将于明年上线。天然气法规审批中延误的一年半里,该天然气田导致以色列约损失200亿美元。

他说,天然气领域的发展使得以色列和邻国埃及及约旦自签署和平协议之后,再次签署了”最重要的出口协议”。

本月早些时候,塔玛尔(Tamar)和利维坦海上天然气田的合作伙伴表示,他们签署了几项协议,将在未来十年内向埃及的Dolphinus公司出口640万亿立方米天然气。2016年9月,约旦与以色列达成一项约100亿美元的协议,未来十五年内将每天从以色列购买850万立方米天然气。

斯坦尼兹说:”(签署协议)增强了中东和平。天然气的协议实现了一次地缘政治胜利。

一直以来,以色列是个缺乏天然气的国家。直到近海天然气田的发现,以色列才实现能源独立,并成为天然气出口国。塔玛尔气田于2009年被发现,并于2013年开始生产。利维坦气田则是过去十年间全球发现的最大的深水气田。该气田发现于2010年,计划于2019年开始生产。

斯坦尼兹在以色列能源与环境研究所组织的一次会议中发表里上述讲话。该研究所旨在解决以色列天然气行业面临的潜在挑战。

一个反对利维坦钻井计划的组织质问斯坦尼兹和其他演讲者。该组织称利维坦钻井将建在海岸以北十千米处,造成环境污染和数十亿美元的环境损害。

2018年2月27日,示威者在特拉维夫能源会议场地外抗议以色列海岸十千米处的天然气钻井。(图片来源:索珊娜·所罗门/以色列时报)

示威领导人尤尼·萨丕尔(Yoni Sapir)说:”天然气公司不应该建钻井,而是在钻井上安装漂浮的生产和卸载设施,并远离多尔海滩(Dor Beach)海岸”。

参加抗议的毒理学家伊莱·巴德曼(Eli Budman)表示,在陆上修建天然气处理厂会污染当地的水资源。

斯坦尼兹称抗议者为不了解情况的”不相关者”。 他表示:”我们不会屈服于任何人的压力。我们确信我们在为以色列的未来做正确的规划。”

2018年2月27日,一名环保人士在特拉维夫能源会议中打断能源部长的讲话并进行质问。(图片来源:索珊娜·所罗门/以色列时报)

环境部长齐夫·埃尔金(Ze’ev Elkin)回应示威者时表示,以色列不能只削减煤炭的使用,不发展天然气行业。他解释说:”我们无法两者兼顾。”

埃尔金表示,环境部的首要任务是减少污染,天然气可以尽快达成这一目标。他补充道:”以色列面临的第一大环境问题是污染,而利维坦项目对改善以色列环境有益”。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