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以色列经历了90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彼时以色列水务管理局(Israel Water Authority)开展了公众意识推广活动,以期减少水资源消耗。当时有人认为,这或许将是水务管理局的最后一次此类行动。

过去十年内,以色列兴建了五家规模庞大的海水淡化工厂,每年可将海水转化成六亿立方米饮用水,足以供应以色列70%的城市和家庭用水量。这些无处不在的“珍惜每一滴水”的政府宣传语似乎已成为过去式。

“(海水淡化工厂)的兴建速度如此之快让人十分意外。”以色列水务管理局发言人乌里·肖尔(Uri Schor)表示,“世界其他地方迄今还跟不上(以色列的)脚步。”

哈代拉市附近海水淡化工厂内的参观者正排队接取饮用水。(图片来源:Shay Levy/Flash90)

哈代拉市附近海水淡化工厂内的参观者正排队接取饮用水。(图片来源:Shay Levy/Flash90)

“不过这也带来了一个小问题。”肖尔补充道。他正在设计2018年初水务管理局的大型公众意识活动,鼓励人们节约家庭用水。

“由于家庭用水并不缺乏,人们不会意识到外面发生了什么。我们如今正面临着十分严重的干旱,已经严重影响到自然水资源。”他说道。

水务管理局本月早些时候便警告称,加利利湖水平面如今已非常低,可能达到“有记录以来最低水平”。对比过去没有干旱的几年来看,以色列北方的缺水量目前已为25亿立方升,相当于100万个奥林匹格规格游泳池的水量。这些水资源通常是通过溪流和地下水汇入加利利湖和其他蓄水地的。

2013年7月15日,下加利利地区Jezreel Valley俯瞰图。(图片来源:Yaakov Naumi/Flash90)

2013年7月15日,下加利利地区Jezreel Valley俯瞰图。(图片来源:Yaakov Naumi/Flash90)

肖尔称,以色列北方今年冬季必须获得至少85%的冬季平均降水量,否则包括戈兰高地巴尼亚斯河(Banias River)在内的以色列主要溪流和水源可能会干涸,而这一情况在本地区100多年内的气象记录中从未出现过。去年,以色列北部只获得了冬季平均降水量的10%。。

他表示,气象工作者预测以色列北方明年冬季可能再次遭遇严重干旱。以色列水务管理局加利利湖部门负责人多伦·马克尔(Doron Markel)警告称,这意味着“气候变化将是长期性问题”,以色列需要做出适当调整。

农民是受打击最严重的群体,他们因明年只能分配到特定数量的水资源,所以必须根据水量多少来做出种植规划。过去数周,许多农民已因持续干旱可能带来的水资源分配问题进行了抗议。

以色列水务管理局发言人乌里·肖尔。(图片来源:供图)因此,以色列水务管理局将再次利用电视广告和社交媒体提醒民众:海水淡化并没有让水资源问题消失。

“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高效用水,避免浪费,即使你的家里并不缺水。”肖尔表示,“我们浪费的越少,我们生产的水量就越少,从而可以节约水资源成本。”

肖尔表示,以色列公众很难将这种观点内化,因为此前部分专家曾鼓吹海水淡化已解决了以色列水资源危机,且水资源成本也在过去十年内减少了35%。

以色列水务管理局建议各家庭使用将空气与龙头水混合的取水设备。这可以减少用水量,却仍会让人们认为现有水资源依然丰富。

2009年,以色列名模芭儿·拉法莉代言以色列水务管理局的节水宣传活动。(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2009年,以色列名模芭儿·拉法莉代言以色列水务管理局的节水宣传活动。(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此前的水资源节约宣传活动包括由芭儿·拉法莉(Bar Refaeli)和妮奈特·塔耶布(Ninet Tayeb)等以色列热门明星代言的电视广告,造价500万新谢克尔。这已经帮助减少了18%的家庭用水量。

各市政府也替换了那些漏水的管道,从而让城市的水资源浪费减少了9%。

尽管这些做法取得了成效,但肖尔也希望能确保以色列公众一直具备关心用水量的意识。

“我们不可能只解决当前的用水状况。”肖尔表示,“这应该是我们永远的生活方式。我们必须重视水资源。”

————————

相关阅读:

干旱加剧 加利利湖水位降至历史最低

最干旱的二月:加利利湖水位百年来最低

以色列海洋生态环境存在哪些挑战?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