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议会本周一一致通过了一项法律,将取缔以色列的二元期权行业。十年来,这一规模巨大的骗局已从全世界数百万名受害者手中骗取了数万亿美元。

该法律将于三个月后生效,在此期间所有的二元期权企业必须停止运营,否则此后任何相关个人或团体可被判处最多两年的监禁。53名议会议员全部对此投下了赞成票,无人投反对票。

2017年10月23日,以色列议会立法人员就二院期权取缔法案进行投票。(图片来源:西蒙娜·维恩格拉斯/以色列时报)

2017年10月23日,以色列议会立法人员就二院期权取缔法案进行投票。(图片来源:西蒙娜·维恩格拉斯/以色列时报)

《以色列时报》对二元期权的调查报道直接促成了该法律的出台。调查始于2016年3月的一篇题为《特拉维夫之狼:二元期权诈骗案曝光》的文章,揭露了二元期权的行业操作内幕。

自2007年以来,以色利本土的二元期权企业因几乎未受执法机关干预而发展飞快。最近几个月以来,一些二元期权企业已因议会的逐渐介入而关闭。

李·艾尔贝兹照片。(图片来源:LinkdedIn)

李·艾尔贝兹照片。(图片来源:LinkdedIn)

此前已有不足二十名以色列人因涉嫌二元期权骗局而被逮捕,但尚无人被起诉。今年九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在肯尼迪机场逮捕了以色列二元期权企业首席执行官李·埃勒巴兹(Lee Elbaz),表明国际执法机关机构打击二元期权犯罪的力度加大。

“我们担心BDS运动(即“抵制、撤资、制裁以色列”运动,意在向以色列施压,反对以色列占领行为)。”议员瑞秋·阿扎里亚(Rachel Azaria)在介绍此次通过的新法律时表示,“这一行业极大地影响了全世界对以色列的看法。我们政府官员参加国际会议,其他国家的与会者都因该行业而竖起眉毛表示不满。”

以色列议会议员瑞秋·阿扎里亚。(图片来源:Hadas Parush/Flash90)

以色列议会议员瑞秋·阿扎里亚。(图片来源:Hadas Parush/Flash90)

以色列证券管理局(Israel Securities Authority)主席什穆埃尔·豪泽(Shmuel Hauser)此前在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曾警告称,这些骗局规模巨大,并在2016年8月时承诺将采取必要措施阻止行骗者。之后这项取缔该行业的法律便逐渐成型。去年8月,犹太事务局局长纳坦·夏兰斯基(Natan Sharansky)亦敦促政府取缔这一“无良无道德”的行业,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去年秋天也发布声明倡导取缔一事。

为回应《以色列时报》的报道,由未来党卡琳·埃拉雅(Karin Elharar)领导的以色列议会国家控制委员会(State Control Committee)今年早些时候召开一系列会议,讨论如何处理此类骗局。豪泽的法案一经起草便获得了议会部长级会议的首肯,阿扎里亚领导的议会改革委员会则将该法案于本周一递送至议会,以申请最终批准。此举受到了二元期权行业主要参与者及其游说人士的强烈反对。

2017年3月15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官方网站主页上显示的二元期权案件信息。(图片来源:美国联邦调查局网站截图)

2017年3月15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官方网站主页上显示的二元期权案件信息。(图片来源:美国联邦调查局网站截图)

以色列警方总负责人加比·比顿(Gabi Biton)今年八月曾在议会改革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中做出爆炸性演讲。他表示,以色列的犯罪头目就在二元期权行业中,而由于执法机关多年来未意识到问题的规模之大,导致以色列国内的有组织犯罪数量增多,程度加强。

2017年8月2日,以色列警方负责人Gabi Biton(左)在议会二元期权法案讨论现场。(图片来源:西蒙娜·维恩格拉斯/以色列时报)

2017年8月2日,以色列警方负责人Gabi Biton(左)在议会二元期权法案讨论现场。(图片来源:西蒙娜·维恩格拉斯/以色列时报)

“我们已经见识到了这些骗局。”比顿说道。致力于调查金融诈骗和洗钱交易的他补充称:“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大型的有组织犯罪行业。我们所指的是犯罪组织中不同层级的罪犯,从最底层直到最高层。”

“我们将利用所有可用的资源来根除这一现象。”他发誓道。

《以色列时报》安排了多位受害者向改革委员会作证,其中便包括弗雷德·特巴德(Fred Turbide)一家。弗雷德为加拿大人,育有四个孩子,他本人则在去年12月因被一家以色列二元期权企业骗取毕生积蓄而自杀身亡

弗雷德里克·特巴德(右)与妻子玛利亚。(图片来源:供图)

弗雷德里克·特巴德(右)与妻子玛利亚。(图片来源:供图)

二元期权业在最猖獗时年收益达50亿至100亿美元。曾在以色列运营的二元期权企业已达数百家,它们雇用着数千名以色列人,在全球范围内欺骗客户。

不正当的以色列二元期权企业表面上为全球顾客提供了看似有利可图的短期投资。但实际上,各企业均通过操纵交易平台等手段拒绝兑现投资投资,并逐渐从大量客户手中骗取对方大部分甚至所有积蓄。该行业的销售人员通常隐瞒其所在地,谎报其销售产品,更使用着虚假身份。

2017年1月2日,以色列议会国家控制委员会主席、议员卡琳·埃拉雅(右)、以色列证券管理局主席什穆埃尔·豪泽(右三)等官员参加议会二元期权会议。(图片来源:卢克·特雷斯/以色列时报)

2017年1月2日,以色列议会国家控制委员会主席、议员卡琳·埃拉雅(右)、以色列证券管理局主席什穆埃尔·豪泽(右三)等官员参加议会二元期权会议。(图片来源:卢克·特雷斯/以色列时报)

本周一通过的法律为今年早些时候推出的法律草案的精减版。原始草案不仅要求取缔整个二元期权行业,还要求取缔在以色列无证运营外汇和差价合约的非以色列公司;而最终出台的法律只适用于二元期权行业。评论人士认为,新法律为非法运营者提供了法律漏洞,二元期权企业有机会调整其产品然后继续行骗。

一些曾从事二元期权行业的人员已开始寻求从钻石销售、加密数字货币、首次代币发行(ICO)和掠夺性商业贷款中寻求盈利机会,另有一些运营者则将其活动转向乌克兰、塞浦路斯等国家。

————————

相关阅读:

以色列二元期权企业首席执行官美国被捕

内阁部长会议通过法案 以色列二元期权产业有望被取缔

陷以色列二元期权骗局 加拿大男子开枪自尽

特拉维夫之狼:二元期权诈骗案曝光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