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急救服务部门本周三宣布将推出“双重检测”制度,即男性同性恋和男性双性恋者将被允许通过红大卫盾(Magen David Adom)急救组织献血,并需经过两次血液筛查。这就使此类人群有机会如其他人一样捐献血液。

以色列卫生部1月6日宣布,男性同性恋者在12个月内未发生性行为的情况下可以献血。

但包括以色列艾滋病特别工作组与Agudah LGBT特别工作组在内的同性恋权益团体、红大卫盾及议员梅拉夫·本-阿里(Merav Ben-Ari)均对这一决定提出了质疑,称其要求是“不相关和不切实际的”。

红大卫盾在声明中表示,其血液服务部门负责人埃拉特·施纳尔(Eilat Shinar)博士为此制定了一个特殊程序,将在上述群体成员献血后对其血液进行检测,并在血液注入接受者体内前进行第二次检测。在此期间,血液将被冻结在特殊的冰箱内达四个月。

本周三,以色列卫生部同意对这一双重检验程序开展为期两年的试验。这就意味着男性同性恋和男性双性恋者将不再需要等待12个月。

2016年11月16日,红大卫盾血液服务部门负责人埃拉特·施纳尔博士(右)在该组织的一次捐赠活动上。(图片来源:红大卫盾)

近年来,各国已经开始改变对同性恋献血者的要求。但因担心艾滋病传播,以色列此前仍禁止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献血。

1985年至2015年,美国的同性恋男子被禁止献血,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则同意让已经独身12个月的同性恋男性献血。

英国亦有类似的政策,然而2017年夏天,相关部门将12个月的要求降至三个月。

活动人士称,这些要求源自对艾滋病的过度歇斯底里,且献血者应该通过患病风险而非性取向被判定。相关要求亦显示,献血前短期内曾进行纹身和身体穿孔、与妓女同睡、从埃博拉病毒和寨卡病毒风险高的地区返回之人也被禁止献血。

以色列议会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团体主席本-阿里称,这一决定是“向同性恋群体获得平等而迈出的重要和历史性的一步”。

Aguda-LGBTQ特别工作组主席赫恩·艾瑞里(Chen Ariely)表示:“不断拒绝接受LGBT男性成员血液捐赠的做法及他们撒谎的要求是一种侮辱,但这已经走到了尽头。”

“在不久的将来,所有的人都可以参与献血拯救生命,无论其性取向如何。” 红大卫盾负责人艾里·比因(Eli Bin)说道,“献血是以色列全体公民共同的权利和义务。”

2017年,共有约30万人通过红大卫盾进行了血液捐赠。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