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四,数百名超正统犹太人因一名超正统派成员逃兵役而被捕一事发起大型抗议,且抗议者在过去一周时间内堵塞公共交通,并屡次与警方发生冲突。

数十名超正统犹太抗议者本周四下午封堵了通往耶路撒冷几个超正统犹太社区的耶路撒冷安息日广场(Shabbat Square)。警方称抗议者在广场燃烧垃圾,然后将垃圾堆到街道。

第二次抗议发生在临近耶路撒冷中央汽车站的雅法路(Jaffa)和莎莉以色列(Sarei Yisrael)路交叉口,抗议者在轻轨轨道上设置了路障。

短时间内,通往耶路撒冷的主要道路都被堵塞。

抗议者在示威时高呼“宁可服刑也不加入复国主义军队”(we’d rather die than be drafted)。

2017年10月19日,耶路撒冷一名超正统犹太人手举示威标语。(图片来源:法新社/Thomas Coex)

2017年10月19日,耶路撒冷一名超正统犹太人手举示威标语。(图片来源:法新社/Thomas Coex)

警方称40名抗议者因在示威中堵塞街道和轻轨、违反警方命令而被逮捕。

当天上午,示威者堵在靠近Modiin的希拉特交叉枢纽(the Shilat Junction)附近的443号公路,之后被警方驱散。

本内巴拉克(Bnei Brak)、阿什杜德(Ashdod)和贝特谢梅什(Beit Shemesh)地区随后也出现同类示威活动,这些活动均为其“愤怒日”活动的一部分。

在同样的示威中,开车的以色列世俗人士从车里走出,试图将示威者拖出道路。“这些人都是垃圾。”一名愤怒的司机在离一群示威者不远处接受以色列电视台第二频道采访时表示,“我儿子在服兵役,他们就可以不服兵役吗?”

2017年10月19日,警察与超正统犹太示威者在耶路撒冷对峙。(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2017年10月19日,警察与超正统犹太示威者在耶路撒冷对峙。(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已进行到第四天的示威活动的导火索为两名犹太宗教学校学生因未赴以色列国防军兵役办公室报到而被捕。

此次示威并未得到整个超正统犹太群体的支持,其主要参与者为极端派人士。

报道称,知情人士表示,抗议者计划围堵关押被捕抗议者的监房,并要求参加示威的人带上晨祷时用的的经匣和祷告披肩,计划在监房外过夜。

本周警方已逮捕了数十名抗议者。示威组织者Jerusalem Faction表示,他们决心反对所谓的“警方镇压”。

“反对我们的力度大幅加强,对此我们将以牙还牙。”示威者在支持超正统犹太群体的希伯来语媒体“安息日广场”(Kikar Shabbat)网站上写道。

由于警方试图驱散堵塞道路的抗议者,因而抗议者在示威中不时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本周一晚发布的一个网络视频显示,一名女兵于耶路撒冷开车在人群中缓慢前行时遭到了一群超正统犹太抗议者的袭击。

今年早些时候,以色列高等法院废除了参与宗教学习的超正统犹太男性免服兵役的法律,且法院称这项法律破坏了平等原则。该决定增加了超正统犹太人服义务兵役的可能性,且具有极高的政治意味。

然而,法院将该决定延迟了一年,为制定新安排留出准备时间,也为政府提供了通过新法律的机会。

超正统派犹太政党在现有执政联盟中掌握要职,他们可能将起草新法案以推翻法院决议,继续执行免服兵役的法律。

以色列社会几十年来一直就在犹太宗教学校学习的超正统年轻男性是否应强制服兵役的问题争论不休。在以色列,年满18岁的男性必须在军队服役32个月,女性则服役24个月。

超正统犹太群体以各种原因反对服兵役。其中最极端的人士认为,在以色列救世主弥赛亚(Messiah)来临之前,以色列不应允许超正统派服兵役。另有人认为,对于以色列而言,学习宗教文本和服兵役一样重要,否则超正统派士兵将出现反宗教行为。

————————

相关阅读:

数千名超正统犹太人游行抗议以色列征兵法令

报告称以色列超正统犹太男性就业增长停滞

以色列国防军中宗教女性服役人数翻番

以色列犹太学校资金预算创历史新高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