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以色列前总统西蒙•佩雷斯的家人和佩雷斯和平中心的团队都在为纪念以色列第69个独立日做准备,这是没有西蒙•佩雷斯参加的第一个独立日。他的一生见证了以色列的国家发展历史,他可能也是以色列最大的梦想家。

西蒙•佩雷斯曾说:“对我而言,梦想就是务实”,也曾说过“你和你的事业一样伟大,和你的梦想一样年轻”。在他晚年,他常遗憾地说起没有敢于追求更伟大的梦想。

他58岁的儿子切米•佩雷斯(Chemi Peres)上周在采访中说:“这将是以色列第一个没有西蒙•佩雷斯参加的独立日。我们失去了他,但实际上,一切都没变。我们决定秉承他的愿景,就像他还在的时候一样继续努力。”

佩雷斯于去年9月去世,他于1959年至2007年在议会供职近50年,几乎担任过所有部长级的职务。1994年,他与时任总理伊扎克•拉宾以及巴勒斯坦领导人亚西尔•阿拉法特因促成《奥斯陆协议》而获诺贝尔和平奖。1996年,西蒙•佩雷斯创建了佩雷斯和平中心,以推动实现巴以和平的美好愿景。2007年,他当选总统,并任职7年。在他2014年退休时,他是世界上年纪最大的国家元首。

西蒙•佩雷斯不是避重就轻的人,他总在寻找新的解决办法——不论是为和平而战还是推动新技术的发展。他最后的项目之一国家创新中心,启动于2016年7月,将位于雅法的佩雷斯和平中心变成了佩雷斯和平与创新中心。

他的儿子切米•佩雷斯是以色列最大的风险投资基金Pitango的联合创始人,管理超过18亿美元的资金。他还是目前佩雷斯中心的主席,他在父亲佩雷斯担任总统时就任该职位。如果你不是像他那样的梦想家,但要延续他的传统不是很难吗?

切米•佩雷斯(图:Niv Kantor)

切米•佩雷斯(图:Niv Kantor)

切米•佩雷斯在说到他父亲时表示:“我们就像一艘船,船帆充满了他的精神,他还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指南针。他给我们留下了所有的工具和方向,现在我们一同来打造这艘船,继续按既定方向航行。”

切米•佩雷斯表示:“为了梦想而打造船只,按照道德标准来导航启航。推动前进的风是创新、技术与科学。不止在以色列,还要努力营造积极的全球影响。这就是父亲佩雷斯留下的宝贵财富。”

西蒙•佩雷斯的自传“No room for Small Dreams”将在9月由哈珀柯林斯出版。出版社表示,这是佩雷斯的遗作,成书于去世前几周。

切米•佩雷斯表示:“他这本书讲述了总有更大的梦想,我们要敢于拥有更大的梦想。”

佩雷斯中心现在正在为创新项目融资,致力于从世界各地吸引客人来了解以色列的高科技成就,并培养犹太与阿拉伯以色列年轻人以及其它国家之间更紧密的联系。

切米•佩雷斯表示,父亲去世后进行融资“当然有所不同”。佩雷斯中心已筹得所需的一半资金,目标是在2018年中以前开展该项目。佩雷斯中心也在与非洲政府以及中国的公共部门以及私营企业探讨在当地设立类似的创新中心。

切米•佩雷斯表示:“我们将创立创新事务,而非外交事务。”他表示,国际中心将展示当地的技术以及它们自己的技术生态系统,不过它们将与以色列的佩雷斯中心合作推动知识、教育与合作项目。

切米解释说,父亲西蒙•佩雷斯认为,历史上很多国家通过战争从邻国来攫取资源和廉价劳动力从而变得更强大,但现代国家可以通过使用能够替代劳动力和创造资源的技术让自己强大,比如从空气中取水或用太阳能发电。

切米•佩雷斯表示,以色列已有6000家科技公司,每年还将成立1500家新的初创企业,成熟的风投行业将在新时代中发挥关键的作用。唯一的限制就是人才短缺,以色列必须解决这个问题才能最大化发挥潜能。

以色列的高科技领域一直以来是经济的增长引擎,但目前由于学生们不选择计算机科学、数学与统计学专业而面临严重的工程师短缺问题。

切米•佩雷斯表示:“唯一的阻碍就是人才短缺。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才,培养他们的速度还不够快,我们也没能最大程度地发挥少数族群、正统犹太教、不同性别与不同年龄层、边缘地带和中心内外人群以及邻国人才的潜力。”

佩雷斯表示,以色列的创业基金自20年前以色列科技行业创立之初以来取得了很大进展。

他表示:“风险投资基金合伙人经验更加丰富,更加成熟,他们的眼界更加开阔,也经历过很多发展周期。”相比20年前,以色列的高科技生态系统更加成熟了。切米表示,不同发展阶段的公司更多了,还有很多二次、三次连续创业者正在创立“计划得更好、执行得更好的”公司。他们也更为大胆,相比行业初期时的眼光更为长远。他补充说:“他们也将让公司走得更远。”

他表示,因此当投资人对以色列技术市场进行评估时,他们不应该只看过去的发展,因为这不是以色列技术市场真正的深度;与有60年发展历史的硅谷相比,它还是相对年轻的行业。

切米表示,投资人“应该向前看”,去看未来发展趋势,看学习曲线,看发生了什么变化,而不应该只看10到15年前的情况。因为市场是在不断发展的。切米表示:“我们的未来比过去更加光明。”他的声音、乐观与热情透露出与他父亲一样的热情与坚定。

切米表示,以色列风险投资与技术市场的成熟,加上金融、建筑、交通、保险等传统行业,都在寻求创新,物联网的范围不断扩大,世界的联系也更加紧密,变得更为自动化,这一切以色列身处特殊的地位。

切米表示:“世界正处于需要更多稳健创新的拐点,而以色列正是稳健创新的国度。世界正在经历技术的颠覆。我认为,在未来10到20年,以机会数量来看,以色列是足够成熟,可以进行探索的。但你看到的还只是冰山一角。”

————

相关阅读:

佩雷斯:让我们走和平创新之路

以色列历史上鲜为人知的十件事

以色列设立创新中心展示高科技成就

以色列迪莫纳核设施将以西蒙·佩雷斯命名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