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感到头痛、颈痛、背痛、心跳加速或睡眠不佳,很有可能是压力过大造成的。你的情况并非个例,因为多数西方人都会经历这种情绪压力。

因此,我们会尝试通过跑步、瑜伽与冥想来减压,尝试在忙得不可开交的日子里找到一丝平和。但问题在于,这些有益身心的活动都需要花费时间。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如此浪费精力。

如今,拥有5000万美元资金的以色列-日本合资风投基金Joy Ventures希望为我们找到简易方法,让我们用智能手机或其它移动设备便能冷静下来。

示意图:沙漠中的瑜伽练习。(图片来源:Michal Shmulovich)

示意图:沙漠中的瑜伽练习。(图片来源:Michal Shmulovich)

“即便是在社会繁荣时期和高品质生活条件下,现代西方人仍然受到大量压力的困扰。”Joy Ventures首席执行官阿维·亚龙(Avi Yaron)表示,“不幸的是,高品质的生活并不一定能带来健康,而Joy Ventures瞄准的正是这一有利可图的市场。”

他表示,Joy Ventures意在以神经健康产品提高个人的适应能力。

“人们不一定能照顾自己。他们睡眠不足,所食用的也不是最健康的食品。我们很难去阻止或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我们想要通过神经健康而非药物方式来帮助他们。”他说道,“Joy Ventures想以简单有趣的方式让人们支持对生活方式的转变,通过脑科学的先进知识来减少压力,提振心情并且提升健康感。”

Joy Ventures为由投资于以色列高科技企业的Corundum Open Innovation基金所创立的私营投资公司,亦受到了日本公司的支持,在以色列赫兹利亚与日本均有办公室。

Joy Ventures创立之时,Corundum的部分日本投资人表示,他们渴望投资于能够改善人类健康的技术。

Corundum的主理合伙人吉拉德·佩雷格-罗伯贝姆。(图片来源:Naor Swartz)

Corundum的主理合伙人吉拉德·佩雷格-罗伯贝姆。(图片来源:Naor Swartz)

Corundum的主理合伙人吉拉德·佩雷格-罗伯贝姆(Gilad Peleg- Lorberbaum)表示:“我们的投资人曾经想关注脑产品与消费品。因此我们决定要创建一个完全不同的崭新框架,从而使我们能够培育此类公司,并在以色列建立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因为这是一个还很新的领域。”

投资人意在投资于可得到科学证实的消费品,使用户减轻压力,改善心情。产品范围包括可穿戴设备、APP及其它能够帮助人们减压的创新型消费技术产品。而此次的这笔由Corundum筹集、国际投资人支持的5000万美元初始资金的目标便是打造一个本土生态系统,提高该领域意识,培养技术、公司与学术研究。

“这是一项长期战略,需要10至20年的努力。”Joy Ventures首席运营官伊丹·卡茨(Idan Katz)表示,“我们现在还只是在搭建基础设施而已。”

部分创始人表示,目前的多数脑研究均服务于医疗发展与制药领域。Joy Ventures则想要将现有脑研究引向神经健康消费品应用。

“以色列的脑研究能力很强,但大部分都被用于脑神经退行性疾病研究。我们想研究健康人群,知道:什么能让人变得开心?” 亚龙说道。

全球市场已有一些神经健康类的产品。Muse官网表示,该公司研发了一款可被用作“个人冥想助手”的大脑感应发带,可帮助用户冷静下来。

“那是脑技术在消费品应用中的经典产品。” 佩雷格-罗伯贝姆表示,“我们想要在以色列打造完整的产业与生态系统,旨在提高用户的健康水平。”

压力示意图。(图片来源:Lior Zaltzman/犹太通讯社)

压力示意图。(图片来源:Lior Zaltzman/犹太通讯社)

亚龙表示,除通过黑客马拉松以及导师制来帮助创业者制定产品战略、提高意识以外,Joy Ventures还计划提高学术界意识,鼓励研究者“研究健康人的大脑”。

为实现这一目标,今年初Joy Ventures宣布,每年将设立100万美金的奖金,鼓励神经健康方面的研究。今年的获奖项目之一便是可测量环境变化下人体压力水平的虚拟现实实验室,其结果可被用来为密集的城市环境制定建筑设计指南,从而为人们减压;另一个获奖项目则使用人工智能技术来研究可造成个体压力水平上升的情况,并运用虚拟现实与神经反馈工具为其减压。

Joy Ventures亦对对初创企业Brain1 Innovations进行了80万美元的首笔投资。Brain1 Innovations将研发一款耳机,尽管外形与常规耳机类似,但其中的硬件可感受大脑的情绪状态,了解能使用户冷静下来的声音种类,并播放相应的音乐。

毕业于以色列国防军精英8200部队的电子工程师亚龙表示:“(人们)亟需降低压力水平的有效解决方案。我的个人经历可以引发许多人的共鸣,因为每个人都感受到了现代生活的情绪警钟。”

亚龙于1993年被诊断患有脑瘤,在六年里时间里经历了四次手术。“我本应活不过26岁。”他说道。这些遭遇迫使他学习神经学,利用身心之间的联系找到了改善健康的方式。

“我决定,我们的目标不是修复损坏的部位,而是保护整体的健康。” 他说道。

————————

相关阅读:

以色列研究称强迫症与高智商并无关联

以色列“心理急救法”使普通人帮助袭击受害者走出创伤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