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梯瓦制药工业有限公司(Teva)本周四表示,该公司计划于未来两年内在全球裁员1.4万人,这一人数占员工总量的25%以上。

以色列Histadrut工会周四称,此次裁员将波及1750名以色列员工,但Teva称这一数字实际为1200人左右。

于今年11月1日起执掌Teva的首席执行官卡尔·舒尔茨周四公布了一项重组计划,旨在引导梯瓦实现复苏。此前,该公司一直遭受着仿制药业务降价的打击,且面临着在其多发性硬化症旗舰药品Copaxone相关领域的竞争。

Teva称,涉及1.4万人的裁员行动不会对未来资产剥离产生任何影响。当天下午3点53分,Teva股价上涨了18%。

Teva现任首席执行官卡尔·舒尔茨。(图片来源:供图)

“两周前,我们宣布了新的组织结构和执行管理团队。今天,我们启动了一个全面的重组计划,这对于恢复我们的财务安全、稳定我们的业务来说至关重要。我们正在采取直接和果断行动,以降低全球业务的成本基础,成为更高效、盈利程度更高的企业。”舒尔茨在向特拉维夫证券交易所提交的文件中表示。

周四公布的重组计划为期两年,旨在到2019年底时将Teva的总成本基数减少30亿美元(2017年的成本共约161亿美元)。该公司表示,预计到2018年底,Teva将实现一半以上的成本削减。

预计大部分裁员工作将于2018年进行,多数受影响的员工将在未来90天内得到通知,重组工作也将按照当地适用的要求进行。Teva表示,与相关员工代表的磋商将于近期开始。

截至今年11月底,Teva在以色列拥有约6800名员工,在全球拥有约5.7万名员工,为以色列最大雇主之一。

该公司表示,重组计划的重点是立即开展11月27日宣布的统一简化组织架构。

2010年3月15日,耶路撒冷Har Hotzvim的Teva制药厂生产的药品示意图。(图片来源:Nati Shohat/Flash90)

声明显示,该计划将通过减少管理层级,简化其全球运营的业务结构和流程,降低成本,并提高内部效率。

Teva还表示,重组计划还设想以价格调整或产品中断的方式,在全球尤其是美国的仿制药活动领域促成改变。该公司表示,这些措施将包括在美国、欧洲、以色列和其他市场关闭或出售“大量制造工厂”。

Teva称,该计划还设想“关闭或撤销大量研发设施、总部和所有区域的其他办公地点”,以获得较高的“效率并大幅节约成本”。

该公司还表示,他们也将对“整个公司的仿制药和专用药等所有研发项目进行全面审查,优先考虑核心项目,并立即终止其他项目”。

除重组计划外,Teva还表示将立即暂停其普通股和ADS的股息支付;此外,“由于公司的财务业绩明显低于我们原来的年度指标”,Teva将冻结其2017年的年度分红,并将“继续审查非核心资产进行额外剥离的可能性”。

以变现为重点实现短期盈利

Teva表示将在二月份发布其2018年全面指导方针,并将在2018年晚些时候为公司给出进一步的长期战略方向。

“较长期的战略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出台,但近期内我们必须将重点放在现金流生产、短期收入获取和债务偿还上。”舒尔茨在致梯瓦员工的一封信中写道, “我们必须保持业务连续性并执行重组,同时坚持最高标准的道德和承诺。最后,我们必须实现我们的计划,重新赢得信任和信心。”

“这些决定并不是我轻易做出的,但对于确保Teva未来的发展是必要的。”他在声明中亦表示,“我们将以公平和对全世界同事最高的尊重来实施这些变革。今天宣布的内容为Teva定位了一个可持续的未来,我们也将以人才来实现(这些规划)。”

工程师正看管Teva耶路撒冷工厂的生产线。(图片来源:Olivier Fitoussi/Flash90)

此前,Teva一直是民族自豪感和当地投资计划的源泉,有“人民的股票”之誉。过去12个月内,该公司的股价下跌了56%在,且其负债水平也因一系列决策失误而大幅增加。

舒尔茨并没有为Teva的发展制定宏伟计划,而是为确保公司生存而狠狠地甩出了一套治疗方案,以期在未来12个月内偿还约100亿美元的债务。

Teva在前首席执行官埃雷兹·维格德曼(Erez Vigodman)执掌期间以约400亿美元收购了制药企业Actavis Generics,此后其债务水平便如气球般激增。由于仿制药品市场因竞争激烈而价格下滑,此次收购也让Teva付出了高昂的学费。同时,在超出预期的高竞争下,Teva亦未能找到其多发性硬化症旗舰产品——40毫克Copaxone的替代品。

对Actavis Generics的失败收购最终导致了维格德曼于今年二月辞职。 11月1日,舒尔茨开始掌舵。

该计划的细节在过去一个内由媒体进行了披露,为此,重组计划目前已遭到了以色列政界人士的激烈反对,强大的工会组织Histadrut也已号召全国范围内在下周日上午进行总罢工。后者表示,Teva多年来从政府手中获得了税收优惠。工会主席阿维·尼森科恩(Avi Nissenkorn)周三称,Teva自2006年以来共获得了220亿新谢克尔(约62亿美元)。

Teva工会称这一天为“以色列经济和Teva的黑暗一天”。

以色列财经媒体《Calcalist》周四报道称,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已与舒尔茨通话,要求后者尽可能减少对以色列工人的伤害,并确保Teva保留其以色列特性。《Calcalist》称,舒尔茨承诺将尽最大努力。

耶路撒冷银行(Bank of Jerusalem)股票交易商萨兰·戈兰(Saar Golan)通过电子邮件表示:“显然,这是企业生存和股东选择的必要步骤,且债券持有人肯定会喜欢,但我们需要在过程中经历一些波折。”

“像往常一样,(这是)资本主义不太具有吸引力的方面——工人们为管理失误和不良投资买单、失败的管理者则借金色降落伞浮出水面。” 戈兰在周四给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写道,“Teva也不例外。”

————————

相关阅读:

惠誉将以色列梯瓦制药评级降为垃圾级

迈兰Copaxone替代药获美欧许可 梯瓦制药股价大跌

梯瓦制药13.8亿美元出售女性健康业务剩余资产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