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世俗犹太人有着自己的安息日消遣方法——去海边。可那时,全国的公共交通基本都停止运行了。

诺亚-特努阿(Noa Tnua)是特拉维夫的一家小型公交公司。他们的独特之处在于,目前已通过众筹获得了几十万谢克尔的资金,并将其用于大规模扩大安息日往返海边的服务。该项目如今已吸引了约2600名以色列人在线捐赠,并在众筹网站Headstart上创下了今年的纪录。

“这一项目的成功表明了人们对安息日现状有多么不满。”诺亚-特努阿创始人兼董事长罗伊·施瓦茨·蒂康(Roy Schwartz Tichon)评价道,“那些没有私家车的人安息日就只能窝在家里。”

正是由于人们对安息日公交禁运的广泛沮丧,该项目平台自3月15日以来共涌入了超过31.3万谢克尔(约8.7万美元),达原目标的近两倍。然而,被超正统犹太政界人士保护的以色列宗教“现状”支持者将这一项目称为对以色列国犹太性的威胁。

诺亚-特努阿希伯来语意为“向前发展”,意在借众筹力量于今年夏天开辟两条新的公交线路,其中一条沿18号公路从特拉维夫经雅法延伸至巴特-亚姆(Bat Yam),另一条则从内盖夫沙漠里的城市贝尔谢巴抵达沿海的阿什卡隆。今年6月,该公司还将进行一项民意调查,以决定第三条线路的选址。

该组织还表示将于年底前在18号公路附近线路途中免费搭载士兵,并向弱势人群提供价值至少18万谢克尔(约5万美元)的乘车量。这一众筹活动已于星期日结束。

就读于以色列开放大学的24岁学生施瓦茨·蒂康与25岁的诺阿姆·特尔-维莱姆(Noam Tel-Verem)和32岁的利奥尔·塔沃里(Lior Tavori)于2015年6月开设了诺亚-特努阿的第一条公交线路,位置在特拉维夫及其郊区拉马特甘与吉瓦他伊姆间繁忙的63号公路上。而这一非营利项目的启动资金则是施瓦茨·蒂康在义务兵役期间攒下的积蓄。

2016年,艾丽娅·哈尔彭与儿子乘诺亚-特努阿的巴士前往特拉维夫。(图片来源:哈尔彭供图)

2016年,艾丽娅·哈尔彭与儿子乘诺亚-特努阿的巴士前往特拉维夫。(图片来源:哈尔彭供图)

每个周六,一量租来的53座旅游巴士会在这条路线中穿梭五次,服务时间约在上午9点至下午6点间。目前已有2000人接受了这一服务,其中在夏天的周末参与的人数为数百人。

46岁的艾丽娅·哈尔彭(Elia Halpern)是拉马特甘的一名法庭速记员和单身妈妈,她从一开始就是一名诺亚-特努阿用户。她评价道,乘坐这一巴士就像“从监狱里被释放”,因为在此之前,她周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家里,因为她买不起车或乘出租车去附近的特拉维夫。

“现在我们可以去特拉维夫看电影或见家人。”哈尔彭说道,“最近,我第一次在周六把儿子带到了沙滩上,他很兴奋。罗伊真的为我和这片地区的其他人做了惊人的好事。”

2015年7月25日,数千名以色列人与游客聚集在海边。(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2015年7月25日,数千名以色列人与游客聚集在海边。(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1947年,时任总理大卫·本-古里安和正统犹太政党Agudath Yisrael达成协议,此后以色列便禁止大多数公交于安息日期间运行。而那一次达成的协议内容已成为以色列宗教领域事宜的基础,规范着饮食、婚姻及教育等行为。

1991年以色列交通部法规中提供的津贴和法规漏洞使得有限数量的公交线路在安息日期间仍可运行,而拥有大量非犹太人口的海法埃拉特则被允许提供安息日巴士服务;被称为“Sherut”的黄色小巴士也依然在安息日期间在不同城市间穿梭,以解决重要的交通需求。

耶路撒冷,名为“Shabus”的私人巴士服务自2015年起开始运行。通过集体参与,该项目规避了政府所需的许可要求。诺亚-特努阿的结构也类似:会员可以在线免费注册,每次通过名为“HopOp”的手机应用支付9谢克尔的车费,且该应用将在安息日之后处理车费的支付流程。

以色列人尽管对犹太会堂、国内问题等各领域有着复杂且多样的观点,却对恢复安息日的公共交通有着广泛的支持。去年,促进宗教多元化的Hiddush组织曾进行调查,发现72%的受访者支持在星期五下午至星期六晚间至少保留一些巴士和城际班车。

诺亚-特努阿创始人施瓦茨·蒂康。(图片来源:Avihai Levy)

诺亚-特努阿创始人施瓦茨·蒂康。(图片来源:Avihai Levy)

数百名捐助者在诺亚-特努阿的众筹页面上对给出了支持的评论,许多人也对现状表示了抱怨。有人写道:“这是个成功的项目。当有宗教压力时,有兴趣维持国家自由的人都必须团结一致。”还有人写道:“在这个国家重新恢复理智、全民都享受到完整的公共交通前,这将是最受欢迎的举措。”

在海法长大的施瓦茨·蒂康对安息日期间的巴士运营习以为常。他表示,正统宗教人士不应该左右整个国家的人如何度过周末,且这一做法对贫穷之人的影响最大。施瓦茨·蒂康称自己的最终目标是将安息日公交变成政府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如果四分之三的以色列人都想这么做,那么我们最终一定会这么做。”他补充道,“我们是‘创业的国度’,我们知道该怎么对事情做出改变。”不过,以色列议会中仍有许多哈瑞迪派正统犹太成员对此极力反对。

哈尔彭向诺亚-特努阿捐赠了50谢客,并呼吁以色列社会形成更“活跃、更适宜人生活”的态度。

“我们不应该强制宗教人士的住所附近有公交,不过他们也不应该强制我们按他们的方法做。”她说道。

本文为《以色列时报》翻译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

相关阅读:

耶路撒冷团队启动安息日巴士服务

高等法院裁定特拉维夫部分小型市场安息日可营业

耶路撒冷大型影院开业 安息日照常运营

苹果手表唯一犹太应用上线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